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用金兰湾平衡美中?越南亲美亡党亲华亡国?


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发表讲话。(2016年6月5日)

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发表讲话。(2016年6月5日)

越南军方领导人日前再次邀请中国军舰访问越南的重要国际港口金兰湾 (Cam Ranh Bay),而美军能否进入金兰湾也是美越关系的关键话题。有分析称,金兰湾是越南用来制衡中国的重要筹码,越南借此将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争议国际化,但是也有人说,越南对包括中国和美国的所有国家开放金兰湾,显示越南并不想激怒中国,这是越南在改善对美关系的同时也向中国示好。

越南再邀中国军舰访问金兰湾

6月3日,中越军方的高级代表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会晤,越南人民军上将、主管军事情报和外交事务的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Nguyen Chi Vinh)向中国再次发出中国军舰访问金兰湾国际新港的邀请。

金兰湾地处要冲,一方面位于南中国海的咽喉要道,一方面也位于从太平洋西侧进入印度洋的重要水路上。自今年3月,越南开放金兰湾以来,已经邀请了新加坡、法国、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军舰访问。

阮志咏说:“我们向中国解放军发出邀请,希望中国军舰访问越南的国际港口,包括金兰湾。金兰湾将向到访的军舰提供技术上的服务,金兰湾未来将更多地从事经济发展活动,并促进越南军事外交的开展,加强越南海军与其他国家海军的交流。”

越南向中国示好?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公共与国际关系事务学院教授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越南这么做是不希望激怒中国。

他说:“他们基本上就是想确保它对所有人开放,包括中国,可能也包括美国,这样越南就可以兑现自己的三个‘不’的承诺:没有军事同盟,没有外国军事基地,也不站在任何一方反对另外一方。”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研究员傅珊珊(Sandy Pho)说, 这是越南向中国示好的一个姿态, 而且这已经是越南与中国交往的一个模式。

她说:“任何时候只要有美国高级官员与越南官员会晤,越南总是安排与中国相应的官员会晤,他们试图做出平衡,让中国觉得他们并没有忘记中国。这都是因为越南无法摆脱中国。”

她说, 越南在奥巴马总统访越前就已经向中国方面发出中国军舰访问金兰湾的邀请。

不过,中国媒体说,越南对所有国家开放金兰湾是希望把中国与越南在南中国海的争议国际化。环球网就感叹,“越南真的要把金兰湾用到极致?”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孙韵解释说:“中国说,越南要把金兰湾用到极致,它的意思是说,越南在国际关系中一贯把金兰湾作为筹码,去拉拢与俄国和美国的关系,现在又把中国拉进来,实际上是要把金兰湾的战略效应发挥到最大化。”

乔治·梅森大学的阮孟雄说,越南已经被中国“逼到了墙角”,越南希望保持自己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但是同时又不希望激怒中国,因此只好开放金兰湾,将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

金兰湾也是美越关系关键内容

美军能否重返金兰湾也是美越关系的关键内容。 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3日访问越南时宣布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纽约时报》的文章说,越南也希望向美军开放金兰湾作为回报,并以此制约中国。

不过,到目前为止,越南还没有正式向美军发出邀请,虽然美军曾到达过越南的其他港口。越南已经清楚的表明,不会授予美国单独使用越南该处设施的权利, 但会允许美国与其他国家共享。

美军与金兰湾的渊源可以追溯到40年多年前,金兰湾曾是美军的庞大基地。它曾经供海军陆战队登陆,为B-52轰炸机装载弹药,向受伤的美军士兵提供救治。

有专家指出,如果美国能够取得经常性进入金兰湾的权利的话,将对其在该地区制衡中国提供巨大的优势。

美越之间因中国走近

不过,美越关系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 2013年,美越两国从曾经的敌人转变成了“全面伙伴关系”。美国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使得美越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

乔治·梅森大学的阮孟雄教授说,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越来越强势的做法,迫使越南向美国倾斜。他说,因为地缘上的接近和意识形态的类似,越南最先是与中国更亲近一些。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公共政策学者漫威·奥特(Marvin Ott)说,美越加强关系是建立在“现实政治(”Realpolitik)的基础上。

他说:“从奥巴马总统的这次访问看来,美国和越南都做出了一个决定,将现实政治和国家安全放在了价值观和政治意识形态的前面。从越南的角度来说,他们提升了国家利益的考虑,降低了对意识形态的担心以及跟中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联系。从美国的角度来说, 美国是提升了对国家利益的考虑,而降低了人权方面的重要性。”

越南面临艰难的战略平衡

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说,美越现在的关系只是正常化发展而已,要结成共同对付中国的盟友关系还很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她解释说,越南希望保持外交政策的灵活性,不希望将自己拴在任何一个国家一边,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她说,越南的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的目标是有矛盾的。

她说:“如果说越南觉得中国是它的最大威胁,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远交近攻,它应该与美国拉近关系,但是在越南与美国改善关系的同时, 它又意识到美国是希望在越南搞民主化的, 所以只要越共不希望搞民主化,搞和平演变或是颜色革命,那么它与美国的关系就始终隔了一层。”

乔治·梅森大学的阮孟雄指出,另外,越南也担心沦为美中两个大国之间的棋子,这让美越之间缺乏战略互信。

亲美亡党,亲华亡国?

而越南对中国却有很多的依赖,无论是在经济领域、意识形态还是国内政治上。

用孙韵的话说,越南现在的心态就是“亲美亡党, 亲华亡国。”

她解释说,如果要是和美国太接近的话,越南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就会有问题;如果和中国太接近,那么国家独立和主权完整也会受到一定的威胁。

相关视频: VOA连线(艾小磊):美越加强军事合作 美中南中国海角力备受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