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会64听证会吁奥习会谈人权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涉及人权事务的小组委员会6月3日就24年前的64天安门事件及中国人权等问题举行听证会。听证会上,主持人和作证人士呼吁奥巴马总统在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星期五在加州举行峰会时严肃提出人权问题。

在64事件24周年前夕举行的听证会吸引了一百多名听众和多家媒体与会。主持听证会的克里斯.史密斯众议员是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关注全球人权事务的小组委员会主席和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

*纪念6.4 促奥习讨论人权问题*

他在听证会上致辞时说:“今天和这个星期,世界在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这次抗议当时是个梦想,现在还是梦想,世界向一群非常勇敢的中国妇女和男人所作的牺牲深表敬意,他们敢于为所有中国人要求基本人权。”

史密斯众议员还呼吁奥巴马在会晤习近平时严肃提出中国人权问题,以及仍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和他妻子刘霞被剥夺自由等多项违反普世价值的问题。

老资格中国民运领袖魏京生、前北京天安门学生运动总指挥柴玲、天安门学运参加者和幸存者、民权团体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时代杂志驻北京分社前社长戴维.艾克曼和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出席听证会作证。这些证人重点就天安门民主运动24年后的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现状、未来走向和64事件的最终解决以及美中关系等相关问题做了陈述和分析,并发表看法。

*魏京生:国际压力可助中国人权改善*

魏京生表示,10多年前,美国的人权外交给美国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形象,但是在中国被授予贸易最惠国待遇后,那里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他认为,北京政权用机枪坦克镇压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24年后,六四事件仍然是现实问题,不是历史问题。

称自己仍是中国正式公民的魏京生注意到,很多人认为64事件已经不是平反的问题,而是要追究屠杀罪责的问题,当政者要求被认罪,因此64事件的遗留问题不解决,中共政权就不具有执政的合法性。

魏京生表示希望奥巴马总统对习近平提出中国人权问题。他说,国际舆论压力会有助于这位新领导人推动政治改革。

魏京生说:“我觉得,他(奥巴马)如果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用强烈的态度,对习近平来说,不是一个难,可能不是一个坏事。可能习近平还很高兴,因为有国际社会的压力,他才有可能在中国稍稍改变人权(政策)。”

*柴玲:宽恕为怀 期盼和解*

当年遭到中国当局列为首要通缉犯的柴玲女士辗转逃到美国后已经皈依基督教。一年多前,她曾提出对实行血腥镇压的中共当局予以原谅,引起争议。她表示希望以南非宗教和政治领袖推崇的宽恕精神推动中国社会和解。

柴玲说:“我现在还是这样看。我们都是有罪之人。基督原谅了我们。所以,他要求我们信他的,跟随他的,原谅别人的过失。这是我的一个选择。刚才戴维.艾克曼博士他讲中国最好的模式像南非那样,要真相与和解。那么真相和解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图图大主教不断地教导大家基督精神,要我们要原谅。另外,曼德拉坐了40年牢,他出来时第一句话说,我原谅他们。所以,我们只有在这样的精神上才能有和解。”

*杨建利:天安门母亲要真相、追究64责任*

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指出,前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在武力镇压示威民众时曾以北京天安门的残暴镇压作为楷模。他代表被称为“天安门母亲”的64遇难者家属群体吁请奥巴马总统敦促习近平主席平反六四事件。他表示,奥巴马总统如果在即将举行的奥习峰会上不能提出刘晓波、高智晟和陈克贵等良心犯和政治犯的案子,就意味着对中国新领导层发出了错误信号。

杨建利说:“这个听证会发出一个信号,一个信息,告诉中国新的领导人,就是64事件这样重大的历史问题,如果你不面对它的话,和世界的关系不可能正常化。它永远是个问题,永远摆在那个地方。所以,这一次我们要把信息送过去。另外,这次听证会的时候,丁子霖,就是天安门母亲们有一封信,我在证词里也讲了。她们已经写了30多封公开信给政府,要求真相,要求抚恤,要求(追究)责任,但是没有任何回答。她们甚至连公开自由地悼念她们死去的孩子的权利都没有。所以这种状况,不是说国际人权标准不能接受,我们中国人也不能接受。我们希望奥巴马能在这次会见习近平的时候提出来,希望习近平能够尽快地面对这个历史上遗留的问题,中国才能进步。”

在六四事件24周年来临之际举行的这次听证会上,两位共和党众议员斯托克曼(Steve Stockman)和韦伯(Randy Weber)也都对美国在协助促进中国的表达自由方面的影响表达关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