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周一提案被否后参议员推出两党枪支法案


6月20日,桑迪胡克小学被杀害的校长道恩·霍斯普兰德女儿艾瑞卡·斯梅吉尔斯基(右二)在华盛顿国会聆听有关枪支管控的新闻发布会时抹下眼泪。

6月20日,桑迪胡克小学被杀害的校长道恩·霍斯普兰德女儿艾瑞卡·斯梅吉尔斯基(右二)在华盛顿国会聆听有关枪支管控的新闻发布会时抹下眼泪。

在奥兰多发生夜总会枪击惨案后,一份由两党支持的阻止向恐怖分子嫌疑人出售枪支的议案星期二在参议院推出,此前一天,参议院封杀了一系列限制那些限制购买枪械资格以及拓宽对购枪者背景审查的提案。

周一晚些时候,共和党人阻拦了两份长期存在的提案。仅一周多前,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受到“伊斯兰国”启发的枪手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杀害了49名夜总会里的人,并致53人受伤。案发后,这两份民主党人推动的提案重新焕发活力。

其中一份措施将阻止那些出现在各种联邦恐怖活动监视名单上的人购买枪支,包括那些被禁止飞行的人。另一份提案则将扩大购买枪械的强制背景调查,包括枪支展销会和网络销售。

两份措施都没能得到参议院五分之三成员的支持,未达到参议院将其作为修正案附加到待决法案的要求。

奥巴马总统在推特上表达了他的失望。他发推称:“枪支暴力要求的不只是默哀时刻。它要求我们采取行动。参议院没能通过那项测试,也就令美国人民失望。”

民主党籍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说:“我很羞愧。”上周,他占用了参议院长达15小时滔滔不绝地发言,要求对枪支暴力采取立法行动。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比尔·尼尔森(Bill Nelson)问道:“我要怎么对那49名死难者哀恸的家庭交代呢?可悲的是,我要告诉他们的是全国步枪协会(NRA)又一次赢了。”

共和党人说,任何议案都必须为那些被政府错误地列入恐怖活动监视名单的人提供抗辩程序,否则,他们不能投票支持。共和党人称,民主党人的措施等于是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便剥夺美国人携带枪支的宪法权利。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约翰·康宁(John Cornyn)说:“我们都同意恐怖分子不应能够购买到武器。问题是,我们是否要以符合宪法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康宁补充说:“我们的(民主党)同事想把这个问题当作是枪支管控问题,而我们应该做的是把这个问题当作消灭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斗争,那才是引发奥兰多事件的根本原因。”

与此同时,民主党挫败了两项共和党的提案。一份天将会拒绝向恐怖分子嫌疑人出售枪械,不过前提是联邦政府必须及时向法官阐述此人购买武器将过于危险,而且政府的说法必须令法官满意。另一份提案规定,在某位近年来接受过恐怖主义调查的人购买枪支时,仅仅通知美国执法机关即可。

民主党人说,共和党的两份提案力度都不够,不足以防止致命武器落入为恶者手中。

周一的投票延续了美国在发生高死亡率枪杀暴行后,在枪支管控措施方面立法挫败的格局。2012年在康涅狄格州纽顿发生对20名小学学生的屠杀,以及去年在加州圣贝纳迪诺杀害了14人的恐怖袭击后,参议院也封阻了枪支改革提案。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派特·图米(Pat Toomey)与一小群温和派议员一直致力于一份推出有关枪支管控的折衷法案,希望能够吸引两党的支持。他抱怨说:“我们不应该各说各话,在那些我们知道肯定不会通过的事情上投票。”

图米说,周二推出的这项立法会完成两个目标。

这名共和党参议员说:“首先,恐怖分子不应该能够合法购买枪支。那应该是毫无争议的。不过,一名无辜的美国人因为被误指是恐怖分子而被剥夺他或她购买枪支的权利,那也不应该是存在争议的,他们应该获得机会洗清自己的名誉。”

图米补充说:“政府会犯错。联邦政府一直都在犯错误。”

周一晚些时候,民主党人就再次发生大规模枪击后国会继续不作为而恼怒。并保证要让这个议题成为今年选举的争论中心点。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参议员戴安·费恩斯坦撰写了民主党的恐怖行动监视名单提案,该提案已经被国会两次投票不过。她哀叹道:“又一次错失机会。今天我们甚至不能就阻止已知的恐怖分子嫌疑人购枪而达成一致。”

费恩斯坦补充说:“我们即将进入竞选季,美国先生、美国女士们,你们必须站出来,你们必须说,‘我只会把票投给将会采取行动,堵上(枪支法中的)恐怖缺口的人’。”

墨菲说:“我们的国家正在遭到袭击。今天恐怖分子使用的是攻击型武器,而不是土制炸弹或是飞机来攻击美国人民。”

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指责民主党利用奥兰多惨剧“作为一次机会,来推动党派议程,或是来炮制下一个30秒的竞选广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