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议员仍对美中核能协议存疑


《华盛顿邮报》周日(5月10日)报道说,美国总统奥巴马低调推进中美核能合作协议的签署,原因是担心激起国会议员们对中国日益强盛的军事力量以及对核能不当利用的担心。

4月21日,奥巴马将一份为期30年的中美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议的文本提交给国会审议,并敦促国会予以批准。这项协议将允许中美之间进行与核能研究和发电有关的核原料、设备、部件、信息和技术的转移。

报道援引奥巴马政府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如果我们不完成这项协议或者如果过多的限制它,那么我们之前意图将中国拉入主流并让中国了解他们正在寻求的项目的努力都白费了。同时,我们的商业利益也会受损。”

然而,《华盛顿邮报》记者马棣文(Steven Mufson)撰写的报道说,国会目前仍没有信服。报道说,一些议员认为,必须确保这项协议不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以及防止核扩散的目标。反对者提到,美国的一些民用核技术和设备可能被中国用来制造核武器或改进海军核潜艇的静音性能,一些人士还担心中国向第三方扩散核技术。

李彬:反核能协议的议员不为选民着想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李彬5月11日在位于华盛顿的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举办的“中国核武器思考”研讨会上谈到,中美核能合作协议的签署对美国的好处比对中国更大。

他说,“如果中国能够从美国学习新的核能技术,也许能够使得中国的核能技术进步更快。但是如果没有,中国自己也能把它做出来。但是如果美国没有这个合作机会,美国的核能工业就会死掉,美国的这些核工程师就会提前退休,美国的这些大学生就找不到工作。对美国是至关重要的。美国的这些意识形态的疯子还不能从目前美国遇到的困难里头醒过来,这对美国人民而言是非常悲哀的。美国人民选了这些议员,居然不替他们着想。”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吴日强在会议现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如果这项协议最终无法通过美国国会的批准,中国也不会担心会影响核能研发。

“实际上,其实我现在并不是特别担心中美之间,美国不乐意向中国转移技术。我反而对这个事情是很高兴的态度,因为美国切断对中国的技术交流意味着中国必须开发自己的技术。实际上,逐渐的美国人会看到,在所有美国人不愿意跟中国交流的领域,中国都发展出了自己完整的技术体系。实际上这对中国从长远来看,对中国是一个好事。” 他说。

核透明度实际上是一个互信的问题

这份为期30年的核能合作协议的前身是中美于1985年签署的核能合作协议,而那份协议将于今年12月失效。

与1985年协议内容不同的一点是,在新的协议下,中国将获准对美国在华建造的核反应堆中的燃料进行再处理,并将分离出的原料用于民用核项目。因此,一些美国议员和法律人士担心中国会将这些分离出的原料用于研发核武器。

实际上,美国对大多数与其合作的国家如欧盟、韩国、俄罗斯等都会进行原料追踪,来保证美国提供的所有原料循环用于民用核燃料。但是,在中美1985年协议中并不包括这一项。

吴日强在采访中表示,美国国会议员对于中国可能会将民用核能用于核武器研发的担忧“完全是过虑”。他说,中美现在的问题是缺乏战略互信。

“在对中美来说,核透明度其实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美的战略互信。其实一个反面的例子就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李彬老师刚才提到一点就是,中美之间的核武器试验室有过非常好的交流。在那个阶段,中国向美国展示了非常高的透明度。就是美国人去了,可以参观所有的核武器试验室,可以参观核武器试验场。就是只要有战略互信,核透明度完全不是一个问题。所以现在呢,核透明度是一个问题,是因为中美之间缺乏战略互信。”他说。

30年期协议或许时间跨度太长?

中国领导层不断变化的对内对外政策着实让其他各国在制定对外战略时感到头疼。美籍华人律师、康乃尔大学法律博士章家敦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现在中美关系的走向尚不明朗,这项为期30年的合作协议或许时间跨度过于长了。

他说,“我认为这个协议的时限太长了。我们看到中国最近在对外政策上做出的一些变动非常难搞,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作出一个为期30年的承诺。所以,即便这项协议有一些很好的内容,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考虑缩短它的期限。”

和一些国会议员所持的观点相同,他表示,这项协议的内容“的确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

事实上,尽管国会可以投票冻结这项协议,如果国会在90天审议期内没有做出决定的话,这项协议将会生效。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