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倡导民主组织成立30周年,有进展,也有争议


过去30年来,全世界的民主都取得许多进展,部分原因是一些美国机构的协助。包括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其他相关组织都在庆祝他们的组织成立30周年。

今天,全世界大部分地区比1983年国家民主基金会成立时更为民主。

接受国会资金的民间非营利性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协助促成这种改变。该组织会长卡尔·格许曼说: “国会托付我们的工作、责任和使命是要提供协助、伸出援手。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不过驱使我们做这些事的主要力量基本上就是那些国家里的人民。”

国家民主基金会是几个正在庆祝成立30周年的促进民主的相关组织之一。另外2个和美国主要政党有关系的美国全国民主研究所和和国际共和研究所,也有同样的使命。

这些组织与非政府组织、政党、民主活动人士及一些政府合作,协助建立与强化民主体系。国家民主基金会操作方式是提供这些组织资助,而政党支持的组织则在当地成立办公室,在那些国家里操作自己的办公室。全国民主研究所会长肯·沃拉克说:“在大多数的那些国家,我们与执政党合作,也和反对党合作。我们与政府合作,也和公民社会合作。”

不过,在当地操作的组织,有时候在面对所在地政府的反对时会较为无助。

共和党的国际共和研究所和民主党的全国民主研究所去年离开了俄罗斯,因为他们遭到来自普京政府的压力。

梅琳达·哈林曾经负责全国民主研究所的阿塞拜疆项目。她说,以当地作为操作基地的民主援助,应该用于部分自由国家。现在在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担任研究员的梅琳达·哈林说: “当你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或阿塞拜疆这种地方,甚至是俄罗斯,你必须付出代价。你不能施行一些实际上是挑战当地政权的项目。”

不过沃拉克提出许多他的机构曾经参与过的成功案例,包括今年在肯尼亚举行的选举,它比前几次的选举要和平。

沃拉克说: “许多努力都用来促进政党之间的对话、选举当局与政党间的对话,以及在政治进程中建设性地引进年轻人。”

卡尔·格许曼承认,民主往往是比较缓慢扎根,不过它有全球性的需求。

卡尔·格许曼说:“即便在像是沙特阿拉伯或是朝鲜这种困难的国家,那里还是有一些人试图要朝民主迈进一步。经过一段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的确认为这将是不可避免的,这将是不可避免的。”

30年来,这些美国民主机构一直都在取得进展,一次一个国家。

英文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