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无人机操作员:险境之外的风险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政府会减少对无人机的依赖。使用这种远程操纵的飞机是奥巴马政府防务政策的核心组成部分,美国空军现在培训的无人机操作员数量超过传统飞行员。记者在新墨西哥州霍洛曼空军基地无人机操作员培训中心看到,无人机不需要人来驾驶,但在它们背后的是这些操作员。

耶利米亚是一位参谋军士。他说:“我是传感器操作员,控制MQ9无人机上所有的摄像头,还要观察地面目标。“

美国空军参谋军士耶利米亚负责操作他这架无人机上摄像头的角度,确保摄像头对准正确的目标。

这些东西看上去像是电子游戏屏幕上的图像,但这是真实的景象,真实的人。操作员长时间坐在这样一个控制台上,即使在准备开火时,也必须提醒自己他们的目标是人。

耶利米亚说:“我们能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到他们去杂货店买东西,在外面洗衣服。我们看着他们早上起床。这么日复一日地看着,几个星期、几个月过去,我们都能准确地知道他们每天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会离开那个院子。”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持久战争之后,美国宣称,无人机项目使美国能够消灭恐怖分子,而美国军人却无需身临险境。

在地面上,在巴基斯坦或也门,无人机的战果一目了然:目标被摧毁,人被炸死。

乔治·梅森大学的克罗宁说,五角大楼正在更多地了解这对无人机操作员会有什么影响:“从某些方面来说,和在几千米高空驾驶飞机的飞行员相比,参与这种定点消灭的无人机操作员承受的压力更大。”

美国军方新的研究显示,在无人机操作员中,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酗酒的发生率很高。

奥托是武装部队健康调查中心一位心理学家,最近与人共同撰写了一份报告,比较美国空军无人机操作员和传统战斗机驾驶员的心理健康状况。她说:“人们可能会想,无人机操作员没有亲临战场,没有生命危险,所以他们的心理健康风险应当比战斗机飞行员要小。但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发现,在这两组人当中,心理健康问题的发生率没有任何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别。”

去年,国防部长哈格尔在退伍军人组织和其他人的压力下取消了授予无人机操作员的荣誉勋章,导致无人机操作员士气低落。

对参谋军士耶利米亚来说,坐在屏幕前,了解他的目标,然后发动打击,这是一种挑战:“这是我们工作中最困难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非常依赖我们的训练,我们知道现在做的是正确的事。”

美国的伙伴国和国内活动人士向奥巴马政府施压,要求美国减少无人机袭击。但与传统战斗机飞行员相比,空军正在训练更多无人机操作员,所以一切迹象都显示,无人机将继续存在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