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韩连潮:外星人会介入美国总统大选吗?


美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右)与主要竞争对手、联邦参议员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的辩论会上交谈。(2015年12月19日)

美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右)与主要竞争对手、联邦参议员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的辩论会上交谈。(2015年12月19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外星人是否会介入本次美国总统大选的问题并非笑言。

如果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委员会主席约翰·珀德斯塔(John Podesta)提出此问题,他的回答多半是外星人至少会间接介入。

这一猜测是事出有因的。前不久,希拉里·克林顿在接受新罕布什尔州一家名为《康威太阳时报》(The Conway Daily Sun)的采访时声称,外星人可能已经造访过地球。希拉里还披露是珀德斯塔说服她承诺一旦上台,一定要将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一事查个水落石出,包括组建一个特别工作队,前往据称是联邦政府藏匿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的51区(Area 51)进行调查。

这是咋回事?难道还嫌本次总统大选的娱乐性不够?或是因为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稳操胜卷让希拉里病急乱投医?

以下是我的解读:

我们知道,珀德斯塔痴迷外星人(ET)和不明飞行物(UFO),并且对上世纪90年代开始播映的《X档案》电视连续剧情有独钟,他的办公室中挂满该剧明星大卫·杜考夫尼(David Duchovny,饰穆德)和姬莲·安德森(Gillian Anderson, 饰史考莉) 的照片,堆满了有关杂志、书籍、光盘等。新一集《X档案》上演时,他会放下手中任何重要工作,盯在电视屏幕,一气看完,边看还边想给哪个政府部门打电话证实剧情的真假。不仅如此,珀德斯塔坚信美国政府存有X档案,所以过去20多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这些有关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文件的解密工作。

珀德斯塔绝非等闲之辈,他曾担任过比尔·克林顿总统的幕僚长,也做过奥巴马总统的特别法律顾问,主持过奥巴马政府过渡接交团队的工作。他2015年从奥巴马政府辞职,回到旧主希拉里身边,受命确保她2017年入主白宫。辞职当天,珀德斯塔发了一条推文,声称其最大的遗憾是未能让奥巴马政府解密X档案,引起轰动。

其实,上世纪90年代时,珀德斯塔利用权重一时的地位,说服了比尔·克林顿签发一道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有关部门解密更多的文件以保持政府的开放性。虽然该行政命令没有直接要求政府对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文件作出说明并解密,但对推动这项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珀德斯塔的背后则是远在怀俄明州牧场遥控的亿万富翁劳伦斯·洛克菲勒。此人曾出资支持以其名字命名的“洛克菲勒项目”,旨在游说政府开放X档案。克林顿上台后,洛克菲勒派出专家对他和主要政府官员作了详细的情况介绍,克林顿一家去过洛克菲勒的牧场,洛氏也曾到白宫作客,两家过从甚密。

然而珀德斯塔的努力似乎未能达到预期目标。据说派出执行调查X档案任务的人,包括安插在司法部的克林顿亲信、担任副部长的哈贝尔(Webster Hudbell)均被封杀,一筹莫展,无法获取信息。军方虽然对新墨西哥州洛斯威尔(Roswell)不明飞行物坠毁事件发布了报告,声称是空军实验的气象气球,但报告仍然不能让UFO追猎粉丝团满意。

小布什政府上台以后,珀德斯塔公开举行新闻发布会,叫板政府,要求立即开放X档案。他在2002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人民对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有知情权,并且有能力接受相关事实真相,披露真相既是正确的,也是法律所要求的。

然而,令珀德斯塔更为沮丧的是,奥巴马政府2011年正式宣布,“美国政府没有证据表明地球外存在任何生命,外星人也没有与人类任何成员建立联系或有过接触。此外,也没有可信信息表明,相关证据被藏匿而不让公众知获。” 这一宣布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美国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对此问题公开表态。

然而,这个官方立场受到前总统克林顿的某种程度的挑战。2014年在作客吉米·坎摩尔直播秀(Jimmy Kimmel Live)时,克林顿虽然表示他上台后的确调查过此事,结论是没有外星人,他也披露51区并没有存放外星人,而是美国绝密的军事技术基地,但他同时也暗示外星人可能存在。这和奥巴马官方立场有所不同。

更有意思的是,2015年奥巴马也应邀参加了这个节目,坎摩尔向他问了同样的问题;奥巴马开始用开玩笑的方式说总统都已被外星人控制起来,避免直接回答问题,但在主持人的追问下,他表示不能透露与此有关的任何信息。显然,这和其官方立场也是矛盾的,因为既然官方立场否认了没有外星人,那就没有什么不能谈论的。为什么奥巴马不继续否认,而选择三缄其口呢?奥巴马不是在讲笑话,他在认真严肃地回答问题。这实在是个很奇怪的现象。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一直持政府公开透明的主张,他在此事上的表现肯定有其难言之处。我猜测他是指不能谈论51区,而不是说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

过去无数次的总统大选中,外星人的问题均被提出。包括老布什在内的不少总统曾承诺搞清外星人的真相,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洛克菲勒支持的一个研究不明飞行物、名为“范式研究集团(Paradigm Research Group)”的游说组织曾企图将外星人问题放置于总统辩论议题之中,也未成功。

在2008年的总统大选中,该组织差点得手。有一名总统候选人名叫丹尼斯·库辛尼奇(Dennis Kucinich),他是美国众议院议员,也曾担任过曾任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长。库辛尼奇和二位同伴于1982年在华盛顿州一座山庄中目睹不明飞行物。在民主党总统辩论时被问及UFO问题时,库辛尼奇只承认他看到空中物体,但无法辨认,后来他含糊其辞,不敢再提及。但库辛尼奇的同伴向媒体讲述了他们见到UFO的过程,该庄园的女主人、库辛尼奇的密友也透露,事后他打电话告诉她称,“他的心已与外星人连在一起,头脑中也听到它们的指令。” 不过,库辛尼奇的总统梦想终因缺乏支持而破灭;看来外星人没有帮他,反而成了其竞选的包袱。

希拉里本次不同寻常的表态,激起许多追猎外星人粉丝的希望和极大兴趣,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突破,因为他们半个世纪以来要求政府解密X档案的努力很可能没有白费。但也有外星人活动人士认为,希拉里一向是保密工作做得很严密的,她本人记录显示缺乏透明度,所以怀疑她会兑现承诺。

据最近电邮采访珀德斯塔的《Vice》杂志记者,这位老外星人迷表示,尽管有众多严肃的科学家、军事领导人,商界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对外星人有兴趣,但政治领袖常常担心提起这个话题时被人嘲讽。他说,“我则相反,因为我所感兴趣的只是让宇宙再度变得恢弘伟大。” 珀德斯塔证实希拉里的确向他本人做出承诺,并对她非常有信心,相信她会信守诺言,也相信美国民众能够接受真相。

我不怀疑珀德斯塔的几近疯狂的真诚以及要求政府在此问题上保持开放与透明立场的正义性。但是,我觉得希拉里在新罕布什尔发表这番言论恐怕还有政治上的考虑。

她的主要竞争对手桑德斯在该州民调中一直领先,而桑德斯并不是民主党建制精英的选择,他的竞选经费来自一般民众而不是大财团,而且支持者多为年轻人,积极性高,忠诚度强;桑德斯和希拉里争夺的是民主党的未来,两人的大政方针上似乎没有大差别,但实际上桑德斯上台很可能会引发革命性变革,改变我们所熟知的美国现行政治、经济制度,将美国进一步推向社会主义。而新罕布什尔初选的结果比爱荷华州的更有预示性,所以希拉里必须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争夺该州选民。

外星人迷在该州人数虽然不多,但非常活跃,原因是50多年前,在新罕布什尔的爱塞特镇(Exeter),也发生过两人先后在不同地点目击巨大的不明飞行物,目击者报了警,两名警员也见证了该不明飞行物。但美国空军的调查报告则称,目击者将在附近举行的军演飞机误当成不明飞行物。军方的说法遭到目击者的反驳,声称他们知道二者的不同。军方的解释并未减少UFO爱好者的热情,反而使该州成为他们追猎UFO的重要地点。现在,爱塞特镇每年还组织UFO节活动,吸引更多的游客和UFO爱好者。

尽管希拉里的表态很得新罕布什尔UFO迷的好感,有助于她拉近与桑德斯的差距,但是这并不是个决定性议题,不能根本性地改善选情。

此事对我们的启示是:

第一,美国的利益团体五花八门,极为多样,哪怕非常边缘、甚至狂热的团体都要发声,找到自己的政治代言人,总统候选人也不能忽视他们,而正是这种多样性使人民有渠道参与和促进民主进程。

第二,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这种不信任的态度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健康和有益的,有利于防止政府的独断专行,黑箱操作。

第三,开放和透明的政府信息有利于政府公信力的提高,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加强人民参政的能力;人民而不是政府是处理信息的最好裁判。正如麦迪生所言,“一个民选政府如果没有广泛的信息或是没有取得这些信息的方法,那么它只能是一场闹剧或悲剧的前奏或者可能二者兼而有之。知识将永远统治无知,因而准备成为他们自己主人的人们一定要用知识赋予的力量武装自己。”虽然麦迪生是针对教育而言,这话实际上有普遍的适用性。

最后,政府信息公开透明和涉及国家安全核心信息之间必须保持平衡,防止再度发生核武技术泄密情况,但即使最绝密的技术及其开发和使用都必须置于国会的严格监管之下,防止总统个人滥用行政权力。美国总统权力恶性膨胀是现行美国政治制度的最大弊端,不加以有效限制势必危及美国民主,甚至世界和平。

无论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结果如何,也不论外星人、不明飞行物信息的真伪,我希望美国人民能借外星人信息解密活动和总统大选,促进政府信息更加公开透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