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越裔菲裔美国选民大选之际关注南中国海


维吉尼亚州福尔斯彻奇越南裔店铺林立的伊甸中心入口。(资料照)

维吉尼亚州福尔斯彻奇越南裔店铺林立的伊甸中心入口。(资料照)

在旧金山市中心地带一处条件艰苦的社区,菲利普·阮(Philip Nguyen)在他的东南亚社区中心的地下室办公室里诉说着一长串他认为像他这样的越南裔美国人最关心的议题。

缺乏好工作。医疗费用不断上涨。房价一路飞升。换句话说,这和选举季节任何美国人关心的问题没什么两样。不过,一提到中国,阮的目光就亮了起来。

“这是我最喜欢的话题,”今年70岁的菲利普·阮说。他在越战期间西贡陷落后来到美国。和很多越南裔美国人一样,他对故国的共产党政府没多少好感。

不过,他对故国仍然充满了自豪感。一谈到他所说的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侵略行为,这种自豪感就油然而生。北京在南中国海与越南等几个东南亚国家有主权纠纷。

“我们越南裔美国人是不是关心南中国海的纠纷?当然关心,”菲利普·阮坚定地说,“我可以几乎百分之百地告诉你,我们这里的人都关心。眼下这是我们社区的头号议题。”

南中国海问题不仅成为160万越南裔美国人的关键选举议题,也是有260万之多的菲律宾裔人关注的话题。菲律宾也与中国有海上主权纠纷。

方式不同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都誓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但两人的方式各有不同。

克林顿在2009年到2013年期间担任国务卿,积累了与中国打交道的充分经验。她一向高调反对中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所采取的咄咄逼人的行动。她是白宫亚洲“再平衡”战略的主要设计师之一。很多人都把亚洲再平衡战略视为企图遏制中国。

“克林顿无疑在亚洲特别是中国有鹰派的名声,”莱斯大学的亚洲事务专家史蒂芬·刘易斯(Steven Lewis)说,“我认为我们可以预期她今后会有同样的名声。”

川普在亚洲的记录更为复杂。他虽然在竞选中常批中国,但这种批评主要侧重在贸易而不是军事问题上。他还威胁要把所有美国军队撤出亚洲,这让一些人怀疑他会不会把影响力让给中国。

虽然川普提起过南中国海,他常把问题夸大。比如今年4月他说,中国正在修建“世界可能从没见过的那种军事堡垒”。

虽然美国政治人物措辞强硬,但北京并不为所动,中国在有争议海域伸张自己的控制权,把珊瑚礁和礁岩变成可以支撑军事设施和跑道的人工岛。

小西贡

越南裔美国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最为高调,有时甚至会在中国驻华盛顿的大使馆或其它地方的领事馆前抗议北京的行动。

加利福尼亚有着美国最大的越南裔人口。很多人住在湾区,包括旧金山。在旧金山,越裔聚居在破旧却充满生机的田德龙区(Tenderloin District)。

这处地段沿坡而建,跨越两个街区,在2004年被正式命名为“小西贡”。这里到处都是越南裔拥有的餐馆、咖啡屋和杂货店。两座传统的越南狮子雕塑守卫着社区的入口。

菲利普·阮说,这里是旧金山剩下不多的还能住得起房的地段了。他是东南亚社区中心的执行主任。中心提供各种服务,包括举办公民课和为低收入移民提供援助。

他说,“我们都是美国人了”,但很多人仍然念念不忘越南。他这样解释社区对南中国海如此关心的原因:“我们理解中国必须要扩张的原因。可是如果他们是以我们为代价而扩张,那我们不能不担心。”

四两拨千斤的选票

总统候选人一般不会花费大力气争取加利福尼亚等州的移民群体。自从1992年以来,加州每次大选都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票。

不过,在佛罗里达、内华达或维吉尼亚州,东南亚族裔的选票有可能发挥关键作用。这些摇摆州在11月的选举中,倒向任何一边的可能性都存在。

兰姆·阮(Lam Nguyen)坐在维吉尼亚州福尔斯彻奇一家越南人拥有的咖啡馆的户外阳台上品尝着冰咖啡。他毫不讳言自己在南中国海纠纷上的情感。

做司机工作的兰姆·阮说:“我不喜欢中国。我希望美国军队在南中国海挡住中国。”

基思·李(Keith Lee)坐在附近。这位当地工会组织者说,他也不喜欢中国对越南采取的咄咄逼人的行动,可是他不觉得有任何国家能挡得住中国。

基思·李哀叹道:“大块头总是要分大块饼。这就是现实世界。”

维吉尼亚有大约15万越南裔和菲律宾裔美国人。和830万的全州人口相比,这可能是很小的比例,但在某些年份,这足以在选举日那天影响选票走向。

对此,来自维吉尼亚州的国会参议员马克·沃纳应该深有体会。他在2014年仅以17000票的优势当选。

沃纳是民主党人。他当时努力去争取亚裔美国人,最后以二比一的比例赢得了亚裔选票。这意味着单凭亚裔选票,他就足以致胜。

十年前,另一位维州民主党籍国会参议员吉姆·韦伯以9千票的优势险胜,部分原因也是他努力争取亚裔美国选民。

倾向性不明确

福尔斯彻奇的伊甸中心(Eden Center)有着很多越南裔店铺。平·郑(Binh Tran)在这处购物中心拥有并经营一家烘烤店。他说:“我认为川普会对中国更强硬,不过我也不能肯定。”

根据一家亚裔美国人倡导组织5月间所做的一次民调,总体而言,亚裔美国人变得越来越倾向自由派,基本上不喜欢川普。

不过,亚裔美国人并不是整齐划一地投票。比如,越南裔美国人传统上倾向共和党,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共和党对共产党政权更强硬。

与此同时,川普把菲律宾列入禁止移民的“恐怖主义国家”,这可能会影响菲律宾裔美国人对他的支持。

最近当选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批评美菲军事关系,被认为正在向中国靠拢,这也使得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深入社区

克林顿和川普都在争取亚裔美国人。

今年1月,希拉里·克林顿的阵营推出了“亚太裔选民支持希拉里”组织。本星期,川普宣布组建“亚太裔美国人顾问委员会”,以支持和加强与亚太裔社区的联系。

不过,两位候选人是否会拿南中国海议题来争取选票,还不清楚。莱斯大学教授刘易斯说,这种策略可能有风险。

他说:“在加强与越南或菲律宾的军事关系问题上,考虑到我们自身与这些国家的复杂历史,克林顿如果谨慎行事,那是明智之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