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政经学者:对华采取强势政策


面对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和来自中国的制裁威胁,美国学者认为,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金融力量转化为政治优势的范围非常有限,美国决策者处理美中双边关系的时候应当更加自信,更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

*美国债务攀升,中国债权猛增*

过去十年来,美中经贸关系融合程度大大深化,但是美国债务的增加和中国债权的扩张让人们普遍感到,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已经超过中国对美国的依赖。

2010年,美国的政府赤字已经高达1.6万亿美元,而今后10年中,这个数字将会增加到九万亿美元。庞大的赤字就意味着美国对外国资本,特别是拥有巨大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的中国资本的依赖。

2000年的时候,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只有840亿美元,但是到了2009年,就飙升到2270亿美元,约占美国外贸赤字总额的2/3。美国为了解决自己的赤字问题发行了大量的公债。截止到去年年底,公债总额约为八万亿美元,其中中国一家的持有量达1/10。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一些学者表示,不能继续容忍美国对台军售等不友好的行为,要动用中国所掌握的金融武器对美国还以颜色。其具体做法是抛售美国国债,削弱美元地位,给美国制造更大的困难。

*美国和中国,谁更依赖谁?*

但是,美国的部分学者认为,在近期和中期来看,中国的这种金融力量还不能够强大到足以迫使美国改变政策的程度。美国康奈尔大学资深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a)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的经济增长结构。

他说:“去年,中国经济在走出这场衰退中表现相当突出。这主要得益于将近六千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但或许更重要的是银行放出的约1.5万亿美元的贷款。这个放贷势头一直持续到今年1月份。”

普拉萨德曾经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金融项目负责人,也是美国知名的中国经济学者。他表示,经济刺激措施加重了中国经济原本已经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也就是对出口和投资的严重依赖。刺激措施的实施导致产能过剩问题更加严重,在国内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中国还是要走增加出口的老路。这样贸易顺差将继续扩大,外汇储备将继续快速增加。而吸纳中国四分之一出口商品的美国市场在中国领导人心目中仍将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市场。

普拉萨德说,去年在世界经济衰退期间,中国的外汇储备依然增加了四千多亿美元。这样巨额的储备,在世界上除了美元和美元资产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安全的投资对象。因此,普拉萨德相信,从根本上说,中国对美国的依赖程度要大于美国对中国的依赖。

*德累泽纳:金融力量换取政治利益范围有限*

美国塔夫特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德累泽纳(Daniel Drezner)在出席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听证会的时候坦承,随着中国金融力量的加强,中国拥有的国际影响力也在提升。

他说:“我必须说,中国作为一个资本输出国的地位已经提高了,特别是表现在对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和一些小国。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封杀了有关要对中国操纵汇率问题展开调查的议案;中国在亚洲开发银行中否决了对印度提供贷款的议案,因为中印之间的领土纠纷。中国还在2007年以数亿美元的贷款换取了哥斯达黎加对北京政府的外交承认,等等。”

但是,德累泽纳指出,这种通过金融力量换取政治利益的例子并不是到处都行得通的。它对那些没有回旋余地的小国有效,但对大国,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不会有什么作用。美国虽然为了发展跟中国的密切的经贸关系而刻意降低了对中国人权问题等方面的批评,甚至推迟了奥巴马和达赖喇嘛的会见日期,但是从根本上来讲,美国并不惧怕中国采取金融报复手段,因为这些手段对中国的伤害可能要大大超过对美国的伤害。

*普拉萨德要求白宫敢于坚持*

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建议美国政府要调整对华政策,不要担心中国的制裁,更不要一味地在经济和政治问题上安抚中国。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使人们觉得美国在美中双边关系上处于守势。普拉萨德提出的第二条建议是,美国要在货币政策和经济政策方面争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和它们一道推动中国增加汇率灵活性的努力。第三条建议是,要继续加强跟中国的经贸高层对话,增加互信,不让一般问题上的分歧影响到两国之间在重大问题上的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