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国会听证:要不要给曾犯重罪者投票权?


有重罪前科的耶鲁法学生伊达拉贾在国会作证

有重罪前科的耶鲁法学生伊达拉贾在国会作证

在美国,绝大多数被判犯有重罪的人在狱中服刑期间不能投票,很多人在获释之后仍然被剥夺选举权。在华盛顿,议员们正在考虑提出一项议案,放宽对有重罪前科者的投票限制。这场辩论的一个焦点是:应该不应该给罪犯们第二次机会?

马库斯.马丁在被犯有判攻击他人罪之后,在狱中度过了11年多的时光。他去年12月获释,如今在他父亲的保险和保释金公司工作。马丁希望讨回自己的投票权。

他说:“任何一名普通公民应当有的任何权利,我认为我也应当拥有。因为我服完了自己的刑期,现在又回到了社会当中,我是一个纳税人,是一名社区活动人士,或者说,我也是人。”

多数狱中服刑的重罪犯不能投票

多数狱中服刑的重罪犯不能投票

根据马里兰州的法律,马丁在他的假释到2020年期满之前不能投票。他说,这不公平。他说:“无论是同性婚姻,还是对一个社区或者更大的地方做出改变,反正如果我是一个美国公民,这种变化就会影响到我。”

民权团体表示,在美国有500多万人因为曾有重罪前科而被剥夺了选举权。

美国各州的法律各有不同,因此国会众议院正在考虑出台一项允许所有前监狱囚犯在服刑完毕后,在联邦选举中投票。

安德里斯.伊达拉贾是耶鲁大学的法学专业学生,他也是一名人权活动人士,同时,他还是一名有重罪前科的人。他最近在国会的一个小组委员会做了证。

他说:“被排斥是一条复杂链条的末端。这个链条的开端经常是贫穷和缺乏教育,和刑事司法系统以及惩戒机构有关联,通常以孤立、痛恨和被剥夺权利而告终。我个人从头到尾经历了这个链条的全部。”

安德里斯.伊达拉贾由于毒品问题而被判有罪,曾经入狱六年多。他说,他在监狱的阅览室里获得了对公民权利的新认识。

伊达拉贾说:“投票尤其重要,因为一旦我们把某个人排除在投票活动之外,我们就把他排除在一个公民应当享有的最基本的活动之外。”

但是反对立法给予前罪犯投票权的人士争辩说,不是所有的罪犯都配得到第二次机会。

罗杰.克莱格领导着一个名为“同等机会中心”的保守派政策团体。克莱格说:“投票的权利应当根据个案审议原则逐一恢复,某一个人必须首先显示出他或者她的人生道路已经走上了新的方向。我认为,某些像安德里斯这样的年轻人可以显示出这一点,但是确实也有很多人做不到。”

马库斯.马丁承认他犯过错误。但是他说,他在监狱渡过的光阴,实际上让他变成一个更好的公民。

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从生活中学到一个道理,那就是除非你经历了什么是痛苦什么是欢乐,否则你不知道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我真诚地认为,除非你失去那份自由,否则你不会知道自由民主是什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