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外交政策与宗教


美国宪法规定联邦政府不得涉入宗教问题,也就是说,美国不得有国教,不得限制人们信奉宗教的自由。美国开国先父之一的托马斯·杰弗逊赞许地写道,所有这些禁令在教会和国家之间竖起了一道隔离墙。

但是,一些学者指出,在国际事务中,美国政府应该更多地关注宗教问题,以及宗教在世界各国以及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的非常重要的角色。

把重点放在宗教问题上能帮助华盛顿达到它的外交政策目标吗?芝加哥环球事务理事会进行的一项新的研究的回答是肯定的。芝加哥环球事务理事会是一个跨党派组织,致力于在国际问题上影响舆论。研究报告指出,让外国的宗教社区参与进来是美国外交政策一个新的迫切任务。

托马斯·赖特使该项研究的负责人。他说:“宗教因素在世界政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但近十年里,美国没有能够审时度势,让他们参与进来。”

赖特指出,在反恐斗争中,华盛顿没有让伊拉克和阿富汗有威望的宗教领袖参与。而如果能够让非暴力的宗教领袖发挥作用,美国就能够建立起新联盟,在世界上很多动荡地区开辟出一条通往和平与繁荣的新道路。奥巴马总统去年在开罗发表演讲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是在向穆斯林社区、向所有穆斯林国家讲话。芝加哥环球事务理事会的研究认为应当扩大这种行动。

该报告的结论是,在一系列问题上,如果不更严肃更认真地考虑宗教界的参与,美国将失去解决冲突和建立和平的宝贵机会。

阿卜杜·拉乌夫是“科尔多瓦倡议”组织的主席。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促进穆斯林世界和西方国家之间的理解。拉乌夫认同该报告得出的结论。他说:“宗教是问题的一部分,因此宗教也必须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因为如果你不把宗教因素考虑在内,如果你不把宗教问题摆上台面,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大。”

拉乌夫还指出,只有承认和尊重一个社区的核心宗教价值观,美国外交才能建立将会带来永久和平的联盟。

不过,美国世俗联盟的执行主任肖恩·费尔克洛思反对这种看法。他认为,当一个国家把宗教融入外交政策时,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费尔克洛思以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为例指出:

“小布什总统总是把伊拉克战争称为一场圣战。他说,他在做决定时往往要寻求上帝的旨意。他告诉法国总统,他在做出战争决定时,特别参考了圣经中的启示录一章。这就很成问题了,而且和美国的基本价值观相悖。”

费尔克洛思表示,美国确实应该意识到各个国家的宗教情况,但是,美国外交政策是为全世界所有的人谋求福祉,而不管其宗教背景如何。费尔克洛思认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采取世俗的方式:

“美国的外交政策应该是世俗的外交政策,应该像美国宪法一样,重点是帮助所有的美国人。这不是基督教的上帝、穆斯林的真主或者其它神明的旨意,这是美国宪法规定的。我们要和所有人一起寻求和平,包括世界各地信仰不同宗教的人。”

“科尔多瓦倡议”组织的主席阿卜杜·拉乌夫承认,把宗教作为外交政策的一部分是有一定的危险,一旦处理不当,将会导致更大的问题。

他说:“处理不当,问题会变得更危险,任何强有力的东西都是如此。我们必须把宗教当作沟通的桥梁,必须好好斟酌我们使用的语言,使之成为桥梁;我们必须用非常有创意的方式让宗教参与其中。”

芝加哥环球事务理事会的报告总结说,美国确实应该好好考虑宗教的作用。报告警告说,如果强硬推行不妥协的世俗化方式,就有可能因为失去传统文化上的认同感而产生意想不到的煽动极端主义的效果。报告作者们指出,美国外交政策的挑战在于如何使宗教极端主义、而不是宗教本身边缘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