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纽顿学校枪击案后,美国人对枪支热情不减


一名枪手在一家小学射击杀死了20名一年级小学生和6名成年人的事过去已经一年了。尽管国家枪支控制立法很可能要通过了,大多数那之后通过的法律却是让人们可以更容易拥有枪支。

在一名枪手在康涅狄格州纽顿枪杀26名儿童和教育者一年后,枪击案受害者的家属被枪支还在夺去年轻的生命激怒了。纽顿牧师马修•克莱宾说: “朋友们,纽顿惨案在美国每个星期都会发生。每星期我们都因为枪支失去宝贵的儿童。”

在许多儿童被屠杀后的这一年中,许多人都在想无法控制的枪支拥有权背后的强大力量是什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美国有一种深深植根的对枪支的着魔。

一名妇女说: “我喜欢有许多暴力和枪支的电影,但是我对此觉得不舒服。”

这种着魔是在一个近期的研讨会出现的。宗教学教授多诺万•舍费尔发表了一篇有关枪支和末日思想的文章。他说: “美国以一种乌托邦式的宗教社区的方式被建立,其中枪支——对枪支这个物体的持有——变成了一种宗教的神器。”

舍费尔说,这就是美国枪支游说组织-全国步枪协会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他说: “全国步枪协会的策略是迎合少数的枪支所有者,他们投资于这种末日思想,认为美国一直在自由和暴政中战斗。”

奥巴马总统说:“纽顿,我们要你们知道,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在纽顿屠杀之后,奥巴马总统尝试严格控制枪支购买者的背景审查的努力失败了。支持持枪权的牧师大卫•惠特尼将其称作“不合法”。他说: “如果有人在推行“不合法”的事怎么办,就是他们明确的违反了我们法律的条款,他们变成了国内的敌人。”

在一场纪念纽顿枪击案一周年的仪式上,教师们强烈支持枪支管制。

一名教师说: “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枪支暴力不是一个道德上似是而非的问题。”

华盛顿国家大教堂牧师盖瑞•浩说,他觉得枪支已经成了与圣经不和的一种受欢迎的神学。他说:“圣经中的盲目崇拜的一种就是以为枪支能带来安全的枪支崇拜。我认为有一种方法让枪支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变成安全和保障的象征。”

一名受害者的母亲说: “劳拉从来没有摸过枪,在那天之前,她从来没有过任何和枪支暴力有关的经历。”

对于这位纽顿的母亲和其他遇难者来说,枪支是悲伤和痛苦的来源,而他们希望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的愿望和一些对坚信持有枪支者的观点背道而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