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第二论泛太平洋贸易协定谈判在美举行


美国这个星期与亚太七国在旧金山举行泛太平洋贸易协定的第二轮谈判。此协议很可能成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奥巴马上任后的主要贸易议程之一就是达成泛太平洋贸易协定,从而促进出口,增加就业。

美国一些支持自由贸易的国会议员和商业团体敦促美国贸易谈判官员在明年底之前达成这项“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但美国的纺织业等制造行业也担心该协定会使它们的利益受损。

泛太平洋伙伴关系最初是由新加坡、智利、文莱和新西兰于2006年倡议的,这四个国家已达成协议到2015年之前取消相互间的所有关税。此后,美国、澳大利亚、秘鲁和越南于2008年相继表示原意加入协定谈判。这八个国家今年3月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举行了第一轮谈判。

加入泛太平洋贸易协定是奥巴马上任后的主要贸易议程,最终目标是成立一个包括所有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区。奥巴马政府希望,此协定将有助于美国增加向亚太地区的出口,并提升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和地位。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吉姆·韦布(Jim Webb)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加入泛太平洋贸易协定的第二轮谈判。他们说,积极参与亚太经济活动对奥巴马总统达到五年内出口翻番和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的目标至关重要。

两位参议员还在声明中说,“除非美国能够更积极地参与区域贸易,否则美国可能在一个迅速扩大的市场中失去出口份额,并丧失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华盛顿智囊团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弗里德·伯格斯腾(Fred Bergsten)估计,美国如果不参加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区,每年的出口至少损失250亿美元。

但也有国会议员担心这项贸易协定会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那样将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转移到海外,从而使美国目前的高失业率状况更加恶化。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琳达·桑切斯(Linda Sanchez)和乔治·米勒(Geroge Miller)撰文说,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公众普遍反对更多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一样的协定。

文章说,“这些协定使好的工作机会加速转移到海外,挖空了美国制造业的生产能力,而这些生产能力的丧失使美国更加难以摆脱目前的经济危机。”

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萨莉·詹姆斯(Sallie James)认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被一些对自由贸易持怀疑态度的国会议员当成了替罪羊。

她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已经成了一个时髦的词语,成了很多持怀疑态度的国会议员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他们几乎把它当成一个口号来用,但没有真正承认该协定给美国经济及其贸易伙伴带来的好处。我认为,他们只是觉得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个令人生畏的词,他们常常把它挂在嘴边是因为他们对自由贸易有顾虑,他们担心自由贸易会损害美国的一些特殊利益。”

包括众议员桑切斯和米勒在内的一些国会议员出于政治原因,还反对泛太平洋贸易协定包括越南和文莱。他们认为,这两个国家长期限制政治自由并侵犯劳工权益。一些议员呼吁在贸易协定中加入民主条款,要求这些国家改革法律制度。

卡托研究所的詹姆斯认为,政治因素不应该在贸易协定中起决定作用,但她认为可能还是会影响谈判进程。她说,允许越南加入协定带来的不仅是政治问题,还有经济上的问题。

她说,“经济上的问题,比如,从越南进口的纺织品和服装,一些国会议员所在的选区有较大的纺织业和服装业利益,他们就会担心从越南进口的纺织品和服装可能对他们的选区造成影响。同样,越南的虾和海产品也会引起一些议员的担忧。”

但詹姆斯说,她与一些商界人士交谈时发现,很多人实际上把越南看作泛太平洋贸易协定中真正的“奖品”。

她说,“尽管越南现在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但它发展非常快,亚洲这个地区是全球的增长地区。很多国家现在可能不认为越南是个大市场,但我认为越南有潜力成为美国的一个大市场,特别是服务业。”

尽管奥巴马政府对建立泛太平洋伙伴关系抱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并将这一贸易协定称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但詹姆斯对这一协定的影响和意义持有怀疑态度。

她说,“我对这项协定有点怀疑。我坚决支持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因此我的怀疑并不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的角度,我的怀疑是因为我觉得这项协定的范围不够广泛,当然协定包含的细节还有待敲定。”

詹姆斯说,泛太平洋贸易协定有可能会进一步扩展,目前马来西亚和加拿大已经发出讯号表示有兴趣参加谈判。詹姆斯认为,如果中国和日本也参加协定,将使这项协定产生巨大影响。但她对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持怀疑态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