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会和民间力图打击现代奴役活动


在亚特兰大,社区成员把手放在彼此的肩膀上,举行烛光守夜活动,支持保护拐卖儿童受害者的《安全港》法案。(2014年12月11日资料照)

在亚特兰大,社区成员把手放在彼此的肩膀上,举行烛光守夜活动,支持保护拐卖儿童受害者的《安全港》法案。(2014年12月11日资料照)

人口贩运是世界上最有利可图的非法活动,每年创造的非法收入高达1千5百亿美元。这也是美国的一个严重问题。美国在打击被称为“当代奴役”(modern day slavery)的活动。

当年14岁的荷丽•史密斯和许多同龄的孩子有着相同的遭遇。

她说,“我曾经是个问题少女,常常感到愤怒和迷茫,和父母的关系也不好。我还非常缺乏自信。”

那时,荷丽在新泽西州她家附近的一个购物中心遇到了一名岁数较大的男子。

“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在电话中聊天。他说的一些事情使我感觉很好。”她说。

这个陌生人描绘了一种色彩缤纷的生活方式。他说,他周游全国,去舞厅,出去和名人交往。最终,荷丽跟着此人离家出走,去追寻更好的生活。

她说,“刚刚离家出走不到几个小时,我就被强迫在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卖淫。”

危险中的孩子

荷丽•史密斯的经历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少见。美国联邦调查局说,操纵儿童卖淫的活动每年带来95亿美元的收入。

据估计,美国每年有多达30万未成年人面临性剥削的危险。

B可是儿童性剥削的另一名受害者蒂娜•弗伦特说,这种现象往往受到忽略,部分原因是对性剥削有不同的叫法。

她说,“它就发生在我们眼前,而我们对它有不同的叫法,如果是美国公民,我们把它称为‘娼妓’或‘卖淫’,如果是外国人,我们称之为‘性贩卖’。我认为这是语言脱节现象。”

弗伦特创建了华盛顿的非营利团体考特尼之家(Courtney's House)。这个团体专门挽救受到性奴役的少年儿童。

人口走私还有其他的形式,包括强迫劳动。威廉•贝尔说,他担任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市长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他说,“警察局搜查了一栋公寓楼,其中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有25个人在那里缝制服装。没有人会想到住宅区里会有这样的场所。”

打击人口贩运的努力

贝尔市长参加了“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组织的一个专门小组。这个小组本星期在华盛顿开会,讨论制定一个打击人口走私的全球战略。

这个小组的并列组长、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最高阶将领的查克•克鲁拉克说,许多从事人口走私的人逍遥法外,但是,他确信这种情况会改变。

他说,“我们要捕大鱼,要打击现代奴役活动和人口走私,要瓦解他们的活动,要将罪犯绳之以法。“

国会的反应

本星期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12项打击人口走私的议案。议案规定从各个方面下手解决这个问题,其中包括对已知的有性奴役前科的人加强旅行限制,改善对受害者的治疗以及处罚明知故犯刊登性交易广告的人。

这些议案中的大部分在前几届国会期间已经在众议院通过,但是没有在参议院通过,成为华盛顿两军对垒政治气氛的牺牲品。这一次同样存在着这些议案是否会被拖延的问题。

至于荷丽•史密斯,已经30多岁的她帮助教育美国少年认识到有可能遭受性奴役的风险。

她说,“我最近回到我1992年毕业的那所中学去讲演。有一个学生问我:‘为什么现在对我讲这些呢?’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为什么现在对她讲这个呢?既然少年是犯罪分子下手的目标,他们就有权知道这一危险。”

荷丽说,最近的打击人口走私议案是个很好的开端。但显然,要消灭当代奴役活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