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9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移民运动员为美国奥运团队添彩


重量级自由式摔跤选手特尔维尔·德拉戈涅夫3岁随父母由保加利亚来到美国。(美国之音布鲁尔拍摄)

重量级自由式摔跤选手特尔维尔·德拉戈涅夫3岁随父母由保加利亚来到美国。(美国之音布鲁尔拍摄)

看着参加里约奥运会美国代表队550多名运动员的名单,你可以轻易看出一些运动员或者他们的父母在人生开始的阶段可能来自其他国家。实际上,有50多名运动员是在美国国外出生的。

认真看看名册,你会发现遍布世界的国名:苏丹、肯尼亚、中国、阿尔巴尼亚、黑山、古巴,还有更多。

重量级自由式摔跤选手特尔维尔·德拉戈涅夫是美国奥运代表队一位移民出身的运动员,他与美国之音分享了他动人心弦的故事。

他的父母伊瓦伊洛和伊尔德在1989年逃离了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那时的德拉戈涅夫只有三岁。

他解释道:“当时共产党政权正在垮台,而社会又只长期习惯于共产党领导的一种模式,所以将产生巨大的分化。如果你不富有,你即将会变成穷光蛋。基本上就是中产阶级会全部消失,当时看起来我们家也会是其中一个,所以能够逃出来我们很幸运。”

他们逃到了奥地利,在难民营呆了一年。虽然他那时很小,德拉戈涅夫对搬迁仍然记忆犹新,比如乘坐卧铺火车离开保加利亚。在奥地利的时候,他全家住公寓高楼里,周围草场很大,四面林木环绕。

德拉戈涅夫说:“各个不同家庭聚集在草地上,孩子围着楼跑,所有大门都开着,你随便进谁的屋子都可以。就像个巨大的社区。”

现在他30岁了,有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德拉戈涅夫回想起过去,感慨这对于他的父母来说是多么艰难。但是当时作为一个小孩子,有那么多其他的孩子一起玩,一起疯跑骑车,特别有意思。

父母准备齐了文件材料后,他们便来到美国,第一站是圣地亚哥,他的爸爸在那里加入了美国陆军。

不久之后,他的爸爸被调到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这里比邻墨西哥。他的父母告诉德拉戈涅夫说,他必须赶快学英语,因为他要上学了。但是德拉戈涅夫跟其他人相比一点优势也没有。虽然他上了个双语班,但是大多数人都是讲西班牙语的。这里没有保加利亚语与英语的翻译。

德拉戈涅夫说,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够去一个正常学校接受浸入式教育,这样他就能开始学习。父母让他在家说英语,然后他们用保加利亚语来回答德拉戈涅夫。这个习惯延续至今。

他说,就像所有其他孩子一样,他慢慢开始学习英语,但他永远忘不了在二年级的时候在一个普通英语班上受到的侮辱。

德拉戈涅夫解释说:“他们让我们站起来,向美国国旗宣誓。我从来没那么做过。我不知道怎么做,老师就特别凶的跟我说‘把手放在胸膛上’。我就把左手放在胸口,她说‘不是,用右手’。她走过来把我的右手放在我的胸口。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宣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老师随即叫他们坐下,然后每人朗读一本书的三句话。

德拉戈涅夫说:“我那时候英语磕磕巴巴地很不好。”他坐在第一排,老师问他:“你是不是笨啊?你是不是得去上双语班?”他记得他回家告诉爸爸妈妈,他讨厌学校,再也不要上学了。

他的父母让他上了双语班,他遇到了一个“非常棒”的教了他四年的老师。她让德拉戈涅夫爱上学习,而他五年级时骄傲地阅读了一整本用英语写的书。

德拉戈涅夫直到高中二年级才开始参加竞赛性的运动。

他说:“我长得很高大,所以美式橄榄球实际上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在我家,他们看美式橄榄球就像是个玩笑,他们说‘那根本不是个运动,足球才是’”。

但是德拉戈涅夫的体型并不适合当个足球运动员,他真的很想减肥,所以决定试试摔跤。这一试一发不可收拾。他在内布拉斯加大学卡尼尔分校上学的时候,两次成为第二区校际比赛冠军。他参加美国摔跤队已经八年了。里约是他的第二届奥运会。

德拉戈涅夫说:“第二次来,特别好玩,特别新鲜。这是个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场地,不同的队友,你体验着这一切,享受这次经历。第一届是伦敦奥运会,一眨眼就过去了,这次我想慢下来,好好享受奥运经历。”

身高1米88的德拉戈涅夫对于四年前奥运会上的第五名成绩感到失望。在2014年,他赢得世界自由式摔跤锦标赛铜牌。这周六,他的目标是登上125公斤级的领奖台。

2016年巴西夏奥会奖牌排行

第31届夏奥会官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