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贫富差距大


分析人士都同意,美国的富人和贫困者之间有极大的经济差距。他们也说,这个情况并没有改善。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以及奥巴马总统是否有办法来拉近这个鸿沟,像是他在星期二国情咨文中的提议,专家看法分歧。

阿米亚不懂她母亲为什么必须付账单。

不过蒂芬妮·贝若德无法不去想到关于账单的事,她必须努力维持家计。

她在沃尔玛兼职,赚取最低工资。如果她要全职工作,就负担不起2个女儿的保姆费用。

贝若德称自己是一个“贫困劳工”。她最近又添了一个单独养家的标签,因为她的丈夫才被裁员。“贫困劳工” 蒂芬妮·贝若德说:“我们现在的情况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窘困,现在我们必须勒紧腰带,我们负担不起任何额外的支出。在我们给女儿买了尿片和一些东西之后就没钱了。”

贝若德在马里兰乔治王子郡家里附近的沃尔玛工作。这里没有精品店也没有名店街可逛。

不过29公里外的马里兰高档赛维采斯地区,人们的生活情形大不相同。

当地人称这个地方为“马里兰的罗迪欧大道”,有如加州贝弗利山著名的名人购物区。这里街道两旁都是当地人负担得起的高档名店。

在过去10年里,这里的房价的中间值增加了一倍,房价涨到将近1百万美元。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研究说,美国全民百分之一的最高收入者的收入过去3年来增加了百分之30,而其他人的薪资只增加不到百分之零点5。

彼得·卡佩里是美国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他认为,美国的工会工作被外包、金融行业薪金大增是原因。

卡佩里通过Skpye接受采访。他说: “最大的问题是,是否有什么事情在改变游戏规则并重新洗牌,进一步更有利于原本就非常富有的人。”

不过在马里兰州的赛维采斯镇,这里有另一种解释。

当地的一名妇女说: “我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经济危机,可能有很多人失去工作。”

当地的一名男士说: “因为世人的贪得无厌。”

贝若德正在与沃尔玛抗争,希望能提高最低工资。沃尔玛说它的工资已经比一般还高。作为私有企业雇主,奥巴马预期要提高联邦合同工最低工资的行政命令,对沃尔玛并没有影响。

奥巴马总统曾经推动要提高所有劳工的最低工资,不过国会认为提高工资将导致更多裁员。

卡佩里说,提高工资只是一个短期办法。宾州大学华沃顿商学院教授卡佩里说: “我不认为任何人会认为这是帮助贫困劳工的最好办法,不过这个东西原来就在那里,提高最低工资要比实施一个全新的项目来得容易多了。”

卡佩里说,美国应该把目标放在未来的世代,保存美国的中间立场,因为这才是美国正在失去的东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