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学者:东盟共识机制掣肘美日应对中国


刚刚访问过日本、韩国和马来西亚的奥巴马总统4月28日与菲律宾签署加强美菲军事联盟的协议.奥巴马这次的东亚和东南亚之行凸显出面对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北京,华盛顿加强与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努力。

奥巴马总统这次亚洲之行的重头戏是对日本的访问.在行前接受日本报纸书面采访时,以及在访问结束发表美日联合公报时,奥巴马总统都明确重申了美国近来反复表达的立场,这就是美日两国在1960年签署的美日安全保障条约适用于日本和中国争议的一组岛屿,即位于东中国海的尖阁诸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钓鱼岛。

北京当局对美国的这种声明表示很不高兴。但日本驻美国大使馆公使山田重夫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则表现出日本方面明显的高兴。山田重夫说:“日美联合声明向日本人民和东亚地区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这就是美国致力于美日同盟关系,致力于亚太地区。除了重申美国对东亚地区的承诺之外,另一个我认为是更重要的信息在于,日本希望向外界发出的信号是,在美国重新向亚洲地区平衡之际,日本过去是,而且将来也将继续是美国可靠的伙伴。”

奥巴马的这次亚洲之行日前被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形容为"避开北京但盯着中国"。如何应对如今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军力迅速扩张的中国,是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必须应对的一个敏感问题。

在华盛顿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日前举行有关美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联盟加强合作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讨论的一个主题就是国际准则与中国问题。在设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研究和教育机构东西方中心主任萨图.利马耶博士看来,对东南亚国家来说,东南亚地区目前有一种争斗(struggle)。他说:“这种争斗围绕我所说的三个平衡。一个是大国力量平衡,一个是秩序的平衡,这涉及规则准则,价值观,制度组织。再一个平衡是有关国家关系的平衡。”

目前,美国和日本都表示,在解决领土纠纷和海事纠纷的时候,中国也应当和其他国家一样遵守国际准则和规则。美国和日本试图在这个问题上争取东南亚国家联盟对中国采取同样的立场。

但华盛顿外交政策研究机构斯蒂姆森中心(Stimson Center)的资深研究员辰巳由纪认为,东盟10个成员国以全体共识为东盟的大原则,这种局面对美日的努力构成了障碍。她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东盟国家在2012年不能表示支持菲律宾。具体地说就是,东盟没有在菲律宾与中国就斯卡博勒浅滩对峙的时候给予菲律宾外交支持。”

现在还不清楚东盟今后是否会在通过国际法和和平谈判解决纠纷的问题上明确支持菲律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