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首位台裔法官:公平公正最重要


在美国,法官是个令人尊敬的崇高职位,因为在三权分立的美式民主制度中,司法权由法院系统体现,而法官是它的灵魂。今年初,纽约东区联邦法院任命郭佩宇为联邦助理法官,使她成为首位台湾出生的美国联邦法官。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中就成为法官的基本条件、首位美籍台裔法官的意义,以及独立司法制度对社会的重要性发表了看法。

郭佩宇说: “我三岁时随全家来美国,我们不认识任何人,没有身份,家长不会说英文,英文是我学的第二语言。小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要有任何权力,因此,能获得这个在法律界备受尊敬的职位,有机会审理案件,做出对人们很重要的裁决,是很大的荣耀。”

1967年,美国移民法实施后的第三年,郭佩宇随全家来美与先来的父亲团聚;将近50年后,她被任命为纽约东区联邦法院的助理法官,成为首位台湾出生的联邦法官。

郭佩宇表示:“首席法官主持了宣誓,我们宣誓拥护宪法,坚持公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天我父母都来了。宣誓结束后就是穿法袍。我选了我父母,我父亲82岁,我母亲81岁,他们来给我穿法袍。”

在美国的法院系统里,亚裔法官大约只占3%,亚裔女法官比率更低。大学就读耶鲁历史系,然后进哈佛攻读法律,郭佩宇说,她之所以选择这个亚裔女性稀少的专业,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郭佩宇说:“我的成长伴随着强烈的正义感,三岁来美,成长期正值美国上世纪60年代,当时有许多有关公民权、人权和平等问题的讨论,因此怀有一种强烈的社会必须公平的感觉,希望自己成为其中一部分。”

在成为联邦法官前,郭佩宇已拥有跨度颇广的法律生涯:从纽约证交所的听证官到联合国海牙国际刑事法庭的起诉代表,从纽约市政府的法律顾问到联邦政府的检察官,她认为,公平、公正是成为一名法官的最重要品质。

郭佩宇指出: “你必须能把个人看法和偏见放在一边,在审理案件时根据事实作出裁决。你必须聪明,刻苦工作,因为案件很多;同时你也必须有所谓的司法气质,就是说,当人们生气激动的时候,你必须能做到冷静,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工作,而不受自己情绪的影响。”

而她的性格中似乎天生具备了这样的特质,郭佩宇说: “我总是希望,如果双方起冲突,我会试图把他们带到一起,找到解决方案。我喜欢解决问题。”

郭佩宇表示,一个社会要正常运转必须要有法律,要能解决冲突,要确保每一个人得到公平对待,“当你走进审判室,你知道你会受到公正平等对待,无论贫富、肤色、你父母是何人,这些都无所谓。原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一个独立司法体系是非常重要的。”

而法官的独立性是独立司法制度的核心。郭佩宇认为: “法官不能向政客负责,包括总统。总统提名地区法官,这是行政部门,但还需国会参院确认,两个部门必须都同意,这样法官才能独立,他无须担心总统的干扰,也无需担心国会的干扰。助理法官由地区法官选出,我们也是独立的。我们任期8年,工作出色还可再延长。”

虽然身为少数族裔,但郭佩宇说,族裔背景不会影响她作为法官的立场。郭佩宇表示:“作为一名法官,我们必须中立和客观,不让个人感觉或观点干扰。每个来到你面前的个人,无论是亚裔、白人、黑人、拉丁裔,毫无关系,他们会得到同样对待。”

郭佩宇所在的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共有法官29位、助理法官17位,郭佩宇是其中第三名亚裔法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