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4月2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4月26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半开的大门:改革的势头停滞,经商环境在恶化”。评论说,“从1979年中国开始改革,中国吸引外来投资的一张最好的牌就是政策。任何时候,不管问题多么糟糕,人们都可以相信明天的经商环境会改善。即使1989年天安门屠杀,也只是短暂地打断了走向市场经济的进步。”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然而,现在情况不同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的经商环境处于逆转的关头。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官员开始表示出对一些外国企业的公开敌意,而美国和欧洲商会报告说,它们的成员对中国的经商环境越来越悲观。很多外国企业在中国继续买卖兴隆,但与此同时,那种认为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只有向前进的看法正在迅速崩溃。”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对这一现象有好几个解释。有一些解释比另外一些更加言之成理。一个解释是,这是中国的自大所致。随着发达国家受到所谓过于解除管制的金融行业的拖累,一些人认为,中国领导人开始以为他们的经济模式更高超,中国可以在没有外来帮助的情况下发展。”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但是,这种说法听上去不真实。中国国家一级的领导人很清楚中国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并且基本上珍视外国企业对中国经济、就业和技术进步增长的贡献。”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对北京行为变化的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解释是,北京希望放慢外来直接投资的步伐。中国的问题现在不是缺乏资本,而是生产过剩。大量的资本试图进入中国,有一些是伪装成外来直接投资的热钱。鉴于这种局面对中国中央银行所造成的压力,无怪乎中国政府对它所要批准的投资项目变得更加挑剔起来。”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另外,在涉及对等待遇的时候,中国领导人也变得越来越强硬。中国公司在收购外国资产的时候所遭遇的政治问题让中国的外资管制机构在准许跨国公司收购中国公司的时候也变得不情愿起来。其他国家对中国产品提出反倾销和保护性关税,也引发中国采取针尖对麦芒的措施。我们希望这都是暂时性问题,但北京利用其不断增长的市场作为杠杆以避免受制于人也并不出人意料。”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但是,上述这些解释都不能抹煞一个事实,这就是随着跨国公司越来越指望通过中国市场来获得增长,它们也跟中国的公司形成了竞争。而这些中国公司常常是国有的,即使是民间公司,它们跟中国政府部门的关系通常也比外国公司更强。贪污腐败、既得利益以及地方保护主义这些因素,都使得中国市场对外国公司不利。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感觉到,中国正在转向那种帮派资本主义,而俄罗斯经济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就转向了帮派资本主义方向。”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中国公司得到很多不同的优惠待遇。例如,欧洲商会提出抱怨说,中国的风能发电的合同制订得有利于中国的生产厂家。在电讯业方面,中国的管理部门设置行业标准,使跨国公司处于不利地位。中国新的专利规章让全球大制药公司难以发挥优势。在汽车行业,中国官员设定了增加中国国内公司市场份额的目标,规定在今后5年里把国内公司的市场份额提升6%。”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最离谱的案例是,去年接近年底的时候,中国政府出台一套全国性的政府采购指南草案,规定采购产品所包含的知识产权‘完全独立于海外组织和个人’,这实际上就以‘自主创新’的名义把外国公司排除在政府采购之外。北京在本月稍微放松了一些有关规定,但中国的竞争场地远远没有整平。”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或许这一切现象最令人不安的一面是,中国缺乏法治,使得外国公司在中国政府个别官员做出的决定违反法律或国家政策的时候难以得到公平的听证。外国公司或许偶尔在中国法庭跟中国公司打官司能打赢,但中国的法官从来不会做出违反共产党官员命令的裁决,因为中国的法官是党领导的。另外,外国公司根本就不能在一个外国法庭跟一个中国公司打官司打赢,再通过中国地方法庭执行外国法庭的裁决。”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在地方一级,经商环境有时候更加恶劣。外国和地方的私营公司都必须仰仗当地土皇帝一样的官员的好意。那些地方官员常常找黑社会集团来给他们帮忙。产权遭受践踏是家常便饭,成功的公司小心翼翼地隐藏盈利水平,以避免遭到没收。”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最后说,“假如这些现象不加制止,即使是外国企业继续在中国的司法和管理体制中撞运气,从长远来看对中国也不妙。除非北京显示愿意恢复人们对改革势头的信心,外国企业主管将得出结论,认为在中国大陆经商的风险太大,不值得入场的代价。中国届时为此将付出代价。”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