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媒评朝鲜核爆 促美政府采取强硬措施


8日在韩朝边境附近的韩国涟川郡,韩国士兵调试用来进行宣传广播的设备。周五被认为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生日,这一天,韩国通过向朝鲜广播反平壤的宣传内容来回应其核试验行为。

8日在韩朝边境附近的韩国涟川郡,韩国士兵调试用来进行宣传广播的设备。周五被认为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生日,这一天,韩国通过向朝鲜广播反平壤的宣传内容来回应其核试验行为。

朝鲜6日“成功”试验氢弹的重磅消息引起各国舆论哗然。美国的一些主流新闻媒体也随之发表专栏文章,关注朝鲜的动向并谈论美国的对策。

《彭博视点》(Bloomberg View)的专栏作家乔什·罗金(Josh Rogin)写文评论称,美国政府没有货真价实的朝鲜政策。罗金说,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政策只是在等待朝鲜或是其“赞助人”中国自愿采取有成效的行为。因此当这种美国被迫关注朝鲜的情况出现时,美国政府能做的只是悲叹(grieve)。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车维徳(Victor Cha)曾任2005至2007年间六方会谈美国代表团副团长。他与曾任1994年朝核危机美国首席谈判代表的罗伯特·格鲁奇(Robert Gallucci)共同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撰写文章,发表他们对朝鲜核爆试验后美国等应采取何种对策的看法。

车维徳和格鲁奇认为,尽管这次事件给中国带来不快,但不会导致其立刻放弃朝鲜这个盟友,因此美国应继续给北京施加压力。两位作者称,“华盛顿方面应该把朝鲜问题作为美中关系的基石来设定合作框架”。

文中提到,早在2005年一名朝鲜外交人员就对其政府的外交政策做过如下评述:“你们(美国))之所以攻击阿富汗,是因为他们没有核武器。看看利比亚都发生了些什么。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们的核武器。”

车维徳和格鲁奇称,朝鲜领导人依然相信不论他们采取什么行动,只要有核武器就能够防止外来袭击。然而,两名专家指出,朝鲜必须要认识到核武器项目的局限及随之而来的风险,同时美国也务必认识到来自美方的回应是非常有必要的。

罗金在《彭博视点》的文章中说,对于朝鲜一次次核试验,美国不能也不会采取太多行动。他表示,在经历了观察、批判、谈判等循环后,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回到原点,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不过,在《纽约时报》的这篇专栏特稿中,车维徳和格鲁奇则认为美国及其盟友韩国不会再像以往那样被动。如若朝鲜将核武或技术售卖给恐怖组织,这类激进行为则会迫使美国回击,甚至终结这个近70年的共产党政权。

尽管事情发生后,出现了很多质疑“氢弹”真假和试验是否“成功”的声音,但车维徳和格鲁奇表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实验是否成功。他们同时指出,“奥巴马政府不应把这个问题搁置,推给下一届新政府”。

两人也列出了一些应对此次朝鲜试验的具体措施,例如美国与联合国都应立即增加对朝鲜的制裁,包括经济制裁、禁止旅行,还有对核项目官员、侵害人权者和网络罪犯提起诉讼,以及惩罚与朝鲜进行商业往来的公司等。

除此之外,他们认为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国家应该停止接收朝鲜劳工,防止他们为朝鲜国内的核武器项目提供资金。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保守派专栏作家珍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则发文从美国国内政治的角度探讨了这一事件。

文章说,自2006年以来朝鲜的前三次核试验受到了广泛的国际谴责,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和制裁并没有阻止平壤。鲁宾认为,“那恰恰就是为什么朝鲜还在继续做出威胁”。

鲁宾引用一些共和党籍议员的话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政策导致世界更大范围的轻视美国。她说,“除非以及直到美国愿意重建自己的国防,不然朝鲜和其他每一个流氓国家还会继续挑战美国,那就是一个缺乏‘警察’值守的危险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