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3月1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3月17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会听吗?”社论说,“华盛顿有关中国操纵其货币汇率的大声抱怨和其他国家意味深长的沉默,可能会让人误以为这仅仅是美国的一个问题。这不仅仅是美国问题。中国决定把其经济增长建立在价格人为低廉的商品出口上,这对世界各国的经济造成了威胁。这种做法导致美国和欧洲贸易逆差大增。更糟糕的是,这种做法也使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受到排挤,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复苏前景构成了威胁。”

社论说,“在对中国问题淡化处理之后,奥巴马总统上个月表示要对中国货币币值低估的问题采取‘强硬得多’的态度。国会130位议员本周致函财政部长盖特纳,要求奥巴马政府在下个月对国会提出的报告中明确指明中国是操纵货币的国家。星期二,来自两党的一些参议员提出一项法案,力图迫使行政当局采取行动,以便铺平道路,对中国商品设立报复性贸易壁垒。”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态度是强硬的。星期天,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中国全国人大年会闭幕时回绝了美国的抱怨,说美国的抱怨是‘一种贸易保护主义’。他还明确表示他不计划做出任何(货币政策)变更。”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2003年以来,中国中央银行一直收购大量美元,以保持人民币对美元的比价人为低下。中国的这种做法在2005年有所放松,准许人民币对美元缓慢升值,从8点25元人民币兑1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6点83元人民币兑1美元。全球经济衰退发生,中国停止人民币升值以保护出口。人民币自那时以来一直保持在6点83元人民币兑1美元,给墨西哥和印度这样相距遥远的国家带来经济痛苦。”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北京对汇率的干预是教科书上典型的以邻为壑、通过让自己货币贬值以便谋求价格竞争优势的例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宪章禁止这种做法。目前人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劝说中国至少使其推动出口的战略缓和一些,并且不引发更具有破坏性的事情。在华盛顿有关中国操纵货币的抱怨声加大之际,中国官员含蓄地发出警告说,中国可能采取报复行动,从其中央银行的两万四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抛售美国财政部债券。”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这种做法对两国都是具有风险的。这种举动可能让美元贬值,并让中国的美元资产缩水。美国可能渡过中国的抛售,甚至能从美元贬值中得到好处。但任何大动作都可能进一步扰乱处于惊慌状态的金融市场。北京还有其他的潜在报复武器,如关税和配额。在这种摊牌中,理性是没有保障的。贸易战会让全世界遭受池鱼之殃。”

社论说,“更好的做法是在多边场合处理这个问题。在多边场合,中国不能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弱小而正义的斗士抵御美国的肆意强权。假如多边协议能够达成,而且是在国际舞台上达成,进行报复或威胁进行报复就会有更多的合法性。”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一个做法是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中国是否正在破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规则,操纵货币汇率。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职能之一,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愿意挑事。到时候,中国将发现,回绝美国的批评容易,回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判断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出判断之后,其他因中国货币政策而受损的贸易国家最终就可以在世界贸易组织那里寻求法律纠正。”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即使是在走到那一步之前,其他国家也可以开始公开表示,人民币价值低估也对他们造成伤害。欧盟以及印度和韩国等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这样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纽约时报的社论最后说,“世界经济处于困境之中,肯定不能持续吸收中国廉价货币政策补贴的出口。明确指出这一点的国家越多,北京就越有可能改弦更张,有关的分歧演变成各方受损的贸易战的可能性就越小。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