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3月30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3月29日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理查德·科恩的文章,题目是“谷歌在中国独自挺人权”。文章说,“1992年,弗兰西斯·福山出版了一本书,取了一个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书名‘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一个人’。在那本书中,福山表示冷战的结束标志着自由民主制度获得胜利,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但谷歌共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这位有思想的人最近表示对此不能苟同。中国的长城阻挡了(通向历史终结的)道路。”

科恩的文章说,“布林是来自俄罗斯的移民,是一个在苏联共产党政权之下受过苦的人的儿子。他先前也跟一些人一样,认为中国接受美国公司,将导致中国自由化,互联网会创造奇迹。互联网是一种最终的自由化机器,一种通讯媒体,可以躲过笨手笨脚、老旧无比、拿着红笔进行出版检查的出版审查官。从来不对任何事情天真的比尔·克林顿在2000年也发出这种典型的陈词滥调。他当时嘲笑中国试图控制互联网,说‘但愿他们好运。做这种事情就相当于把果冻用钉子钉在墙上。’现在大家看到了,果冻确实是给钉在墙上了。”

科恩的文章说,“或许更准确的说法应当是,福山和其他人发出的乐观言论受到中国的强烈挑战,假如不说是被驳倒的话。中国当局强调,他们眼中的进步跟我们的不一样。思想的自由表达导致混乱。持不同政见就是叛国。中国太难管理,因此必须使用严酷的手段进行管理。互联网不应当是自由化的力量,而应当是鼓励服从的力量。百花应当齐放,但必须开的是相同的花。”

科恩的文章说,“中国当局这种论点特别令人心寒的一点是,这种论点是肆无忌惮的。人们从北京那里得不到甜美的模棱两可的话,或听上去顺耳的谎言,如公开说中国没有出版审查制度,或者,像过去的苏联那样,坚持说街上那些脸色阴沉的人实际上都满怀幸福。相反,中国当局说,他们的制度就是这样,你要么接受,要么拉倒。布林和谷歌决定拉倒。”

科恩的文章说,“我在这里可以援引今年国务院人权报告有关中国的部分:‘2月8日,李荞明据报在一个拘留中心被殴打致死。监狱官员一开始声称他死于在玩躲猫猫的游戏时意外撞墙’”。

科恩的文章说,“我还可以再援引一段:‘3月,李文彦在被关押期间死亡。中国官方新华社引述监狱一位资深官员的话说,李死于做恶梦’”。

科恩的文章说,“我还可以再继续引用。但这里的主要意思是,中国就是这样,中国就是美国公司选择去做生意的地方。我理解做生意的难处,生意的不道德,利润的美德,把股东利益看得高于人权的信念,巨大的市场,以及在中国开设工厂如何会使中国变得更接近于瑞士。”

科恩的文章说,“这种赤裸裸的伪善就是为什么几乎没有其他美国公司也跟谷歌一道撤走。微软没有走,雅虎没有走。其他美国公司也没有表示,它们不能在一个警察可以随意抓人、杀人,连做样子进行审判都不需要的地方做生意。...”

科恩的文章最后说,“或许互联网最终会改善中国的境况,或许中国当局最终顶不住压力,不得不实行政治自由化。但谷歌令人敬佩地从世界第一大手机市场走开,...显示了在中国做生意的代价不是中国货币币值被高估,而是中国人权被低估。在这个意义上说,历史还没有终结。就跟很多美国公司一样,历史只是转移到了其他国家。”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10/03/29/AR2010032901890.html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