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应该如何对付中东乱局?


美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资料照片)

美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资料照片)

在中东地区经历史无前例的动荡之际,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日前举行听证会,对美国的中东策略和政策进行检视。尽管在听证会上作证的中东问题专家一致认为,美国应该加强在中东问题上的参与,但是他们对美国的政策失误以及应该采取的策略,尤其是在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的问题上,看法各异,彰显了中东问题的复杂性以及对美国构成的巨大挑战。

不管是主持这次听证会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 (John McCain), 还是作证的三位证人,他们都勾勒了一幅中东乱局的清晰画面。

麦凯恩参议员说,“在整个中东地区,我们看到国家权力和势力均衡被危险的打破。”前陆军副总参谋长基恩将军(John Keane)也表示,“中东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动荡的时期之一”。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克罗克说,中东从来没有像我们现在所目睹的这种动荡。

麦凯恩认为,固有国际秩序的解体在中东最为明显,也是最为危险的。他把这种局面归咎于奥巴马政府减少美国在中东的参与,让区域大国自己管理自己的政策。

麦凯恩说:“这个大赌博的结果现在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应当是明朗的:即中东没有出现新秩序,而是混乱。美国的缺席打开了一个权力真空,而且被最极端和反美势力来填充-像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这样的逊尼派恐怖分子,或是伊朗和它的代理人这样的什叶派极端分子,还有就是普京的帝国野心。”

基恩将军曾经在美国向伊拉克和阿富汗增兵期间协助彼德雷乌斯将军,他在描绘了阿拉伯之春之后中东国家出现的动荡之后表示,尽管美国减少在中东的参与不是导致该地区动荡的主要原因,但是至少进一步造成了该地区的不稳定。在他看来,美国所犯的最为关键的政策失误是策略上的,因而影响也最为深远。

他说:“简单的说,这个策略失败就是美国及其盟友未能击败激进的伊斯兰以及成功抗衡伊朗的区域霸权。”

基恩将军认为,美国在中东所面临的主要政策挑战就是如何制定一个全面的策略来对抗激进的伊斯兰以及抗衡伊朗在该地区咄咄逼人和恶意的行为。

与麦凯恩强烈反对美国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以及基恩将军对该协议的质疑所不同的是,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克罗克(Ryan Croker)认为,伊朗核协议尽管不完美,但仍然是可取的。但是他也认为, 美国必须对伊朗在中东所发挥的作用保持清醒,必须强有力的对抗伊朗在该地区的恶意行为。

当西维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提出自从911事件以来美国在中东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的问题时,这位前高级外交官回答说,他时常也想到这个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不理解我们对手所能持续的时间以及他们的持久力。”

在叙利亚问题上,克罗克大使强烈主张大幅度加强联军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包括设立禁飞区,这不是因为他认为叙利亚冲突可以通过军事手段来解决,而是因为军事行动可以改变政治环境。他同时强调,就像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冲突中都明确选边站的时候,美国也必须选边站。

克罗克大使说,他在中东近30年的工作经历使他学到两大经验教训,一个是当心你要卷入的事情,第二个就是同样当心你要摆脱的是什么。他认为,美国当初在发动伊拉克战争以及后来从伊拉克撤军时都没有进行审慎的考虑。

在奥巴马政府任内担任过负责欧洲与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戈登(Philip Gordon)认为,鉴于中东的复杂性,很难把中东问题归咎于某一个错误。

他说:“如果非要找出一个错误,那么很多人会认为是伊拉克战争。这不仅是因为它所带来的金钱和人力上的损失,而且是因为它打破了该地区的战略平衡,使伊朗主导伊拉克事务。它也导致逊尼派失去权力,而这助长了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它也使得美国民众对美国在中东的参与感到厌倦,甚至过度厌倦,从而使得美国没有做本应做的事情。”

但是他说,如果当初没有发动伊拉克战争,也许他们今天在讨论的是美国让萨达姆继续掌权的错误。他说,在伊拉克,美国进行了干预并占领了伊拉克,结果很糟糕;在利比亚,美国干预了但没有占领,结果很糟糕;在叙利亚,美国既没有干预也没有占领,但是结果还是很糟糕。他说,这里的教训就是,在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上没有一个单一的答案或模式。

目前是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研究员的戈登在作证时说,中东所发生的强大和板块构造式的改变不是美国引起的,美国也没有完全的控制。他认为,伊朗核协议的实施为美国争取到有价值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间得到明智使用的话,会提供真正的机会。

与麦凯恩参议员强烈主张首先推翻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的立场所不同的是,戈登认为,优先降低叙利亚冲突事关美国的重大国家利益。他认为,美国的优先考虑应该是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全国范围的停火,而不是包括阿萨德下台在内的一个全面政治解决方案。他担心的是,在阿萨德得到俄罗斯和伊朗的有力支持下,美国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军事支持甚至直接进行军事干预只会进一步加剧冲突而不会导致阿萨德政权的投降。

对于戈登的这个看法,麦凯恩参议员显然很反感。他反问道,“我们的道德标准在哪里?”在他看来,在叙利亚内战已经导致25万平民丧生的情况下仍然不对阿萨德政权采取任何行动是不道德的。

在长达近3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军事委员会的各位参议员就中东问题的各个方面向三位证人提问,寻求答案。可以看到的是,尽管美国的精英阶层在如何对付中东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但是他们一致的看法是,如果美国不加大在中东的参与力度,已经乱得令人无法忍受的中东局势只会更加糟糕,而且会影响到美国本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