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未成年非法移民讲述他们的故事


非法移民依然是美国总统竞选的重要话题,一些候选人主张采取严厉措施阻挡非法移民越境潮流,但也有一些候选人呼吁移民改革,给予已经进入美国境内的人们以合法身份。而夹在中间的则是非法越境的未成年人,他们的父母送他们过来,误以为他们能够自动被允许合法停留在美国。这些年轻人向美国之音西班牙语部讲述了他们所面临的困难。

由于父母遭到犯罪分子的勒索威胁,卡洛斯离开萨尔瓦多来到美国。

他非常幸运,因为他的叔叔让他住在马里兰州的家里,并且雇了一名律师帮助他留在美国。同时,卡洛斯也在上学。他向美国之音讲述了他的经历。

他说,“这很困难,因为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到陌生的人,几天都没饭吃,处境很糟糕。”

越过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之后,他被移民官员拘留了。

他说,“我在一个移民安置区待了10天,这个地方被称为‘冷藏室’,是一个特别冷的房间。你也没有毛衣穿,什么都没有。”

国土安全局的官员们预计,在2014年,约有6万8千名无人陪同的未成年人越过边界。

据称,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在途中都遭受了性骚扰、暴力对待和威胁。

但是,穿越边界并不是唯一的挑战。社工们说,获取证件以留在美国也很困难。

中美洲资源中心的亚伯·努涅斯说,“某些情况下,他们要面对法官,但是家人们却没有资金或者知识来寻求相关服务。”

一种方法是获取庇护身份,但是要证明对遭受迫害的合理担忧却很复杂。

移民律师德莉·凯洛皮说,“我们一般会尝试找到证人来证实这些孩子们的故事。我们也会呈交他们原住国相关情况的证据。”

美国出入境记录研究会说,移民法庭上三分之二的未成年人都没有法律代表。当然,没有律师的话,绝大部分小孩都被驱逐出境。

卡洛斯和他萨尔瓦多的朋友迪亚戈·萨莫拉(Diego Zamora)在等待移民法庭的听证期间也在上学。但是适应新生活并不容易。

萨莫拉说,“我的一个老师有些种族主义倾向。他有时候发脾气,因为我不会说英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随着这些未成年移民的涌入,学校也受到了影响。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的公立学校就是这种情况,它们缺乏资金,不能满足300多名新生的需求,这些新生大多来自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

蒙哥马利郡公立学校的劳拉·牛顿说,“当学生数量增加时,你就必须提供更多教师和教育服务,所以这会影响经费。”

尽管卡洛斯和迪亚哥每天都去上学,而且政府也知道他们的情况,他们的未来却取决于移民法庭是否会给他们特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