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金元因素


刚刚结束的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共花费20亿美元。如此昂贵的竞选是否会导致腐败?政治捐款是美国公民表达个人政见的方式,还是收买候选人的手段?沿着美国人的200多年来的竞选历程,让我们一起来探讨金钱与政治的游戏规则……

美国的总统大选是金钱的游戏。2004年大选花费超过七亿美元。2008年翻了一番以上,超过16亿美元。2012年的选举更是创下天文数字。民主党阵营共花费9亿3千多万美元,而共和党一方的花费超过10亿美元,两党的竞选花费总额将近20亿之巨。

如此昂贵的美国大选,钱到底从哪里来?又花到何处去?在民主与腐败之间划出了一条清楚的界限。换句话说,美国公民有权利通过捐款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政见,但是却不能够用钱来收买候选人。

200多年前,当美国的国父们精心制订宪法时,根本就没有想到今日的政治选举会如此昂贵。他们当年最担心的,不是有人能够收买政客,而是富裕的政客会花钱收买选民。建国之初,美国的选民人数不多,穷人比例又高,收买起来并不那么困难。早期的政客们最普遍的做法是,在竞选时向选民提供威士忌酒,并且允诺上台后提供各种好处。有“宪法之父”称号的麦迪逊在1777年竞选维吉尼亚州的议员失败,据说是因为选民责怪他不肯提供威士忌酒。这种情况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建国后大约半个世纪时,纽约市收买一张选票需要花费大概五至三十美元。

美国早期的政治竞选活动多集中在国会和权力阶层内部,候选人第一次到选民中去“拉票”是从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与J. Q.亚当斯(J. Q. Adams)的选战开始。当时,两位候选人的阵营为了攻击对手,纷纷到各地组织竞选委员会,在民间散发竞选海报。

但随着美国人口的增加和传媒产业的发展,选票越来越贵,政客们开始掏不起钱了。而基层竞选活动却蓬勃发展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对募捐的需求越来越大。候选人们纷纷寻找富裕的资助者。同时,各类社会团体也开始以捐款的方式来支持候选人。

南北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经济结构。政府需要订购大量的军事物资,北方的工商界藉此与政府部门之间建立了紧密的关系。南北战争后,从全国性金融系统的建立,到铁路运输和轻重工业的快速发展,美国的国家政策与工商业的前景关系日益密切。十九世纪后期,大企业日益介入竞选活动,成为重要的政治捐款者。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工会势力迅速膨胀,成为大资本之外另外一个主要的捐款来源。到后来,五花八门的利益集团也开始组织起来给候选人捐款,以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

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捐赠者壁垒分明。奥巴马的主要“金主”来自西海岸的IT巨头以及美国的著名院校,如加州大学、哈佛大学、微软和谷歌公司。而在罗姆尼的捐赠者名单上,则多是金融巨子,如高盛公司、美洲银行、摩根斯坦利公司等。

有如此多的组织和个人“慷慨解囊”,总统候选人的资金愈发雄厚。募来这么多钱来做什么呢?主要是进行选举动员和竞选广告。以2012年的总统决战为例,奥巴马和罗姆尼在最后两周的冲刺阶段准备了充足了钱,向各个摇摆州猛砸重金,发动电视广告轰炸,并通过邮件和志愿者上门拉票,争取最后的胜利。这还不算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等外界团体大力在摇摆州发起的广告攻势。据估计,截至投票日,美国各家电视台播放了100多万个政治广告。

“拿人的手软”,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总统,政策取向都受到了捐款人的影响。早在二十世纪初,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就提出,要全面进行竞选募捐改革。1907年,国会通过的提尔曼法规定,公司和银行不得向联邦一级的竞选人捐款。然而,这条法律写得含含糊糊,根本没有起到效果。后来国会又多次试图通过法案,对捐款行为、数量、以及候选人的开支进行限制,并且要求候选人公布捐款来源、数目以及竞选开支。

根据最新的法律,美国工商界、工会以及各种利益集团都不得直接向候选人捐款,也不能直接去为某个候选人效力。但另一方面,根据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原则,公司和工会都可以组织起自己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

比政治行动组织有更多灵活性的,是所谓527组织。这个527是一个税务的号码,更多地集中在支持某项专门的议题。它们虽然不能直接支持候选人,但是可以用各种方式来影响选民。最著名的527组织之一,就是2004年大选中的“说出真相的快艇老兵”。

还有一种越来越常见的做法,就是由组织或一些有关系的个人出面,或是通过召集活动或是通过邮件,为候选人募捐。组织者将个人捐款集合在一起,交给候选人。这种做法被称作捆绑(Bundling),而专门筹集这类捐款的人则被称为“捆绑者”。

经过这样一番改革,总统候选人的竞选经费超过百分之七十都来自民众个人的腰包,而且绝大部分来自个人的小额捐款。换句话说,就是个人在政治捐款活动中的重要性增加了。筹款能力的最主要因素在于竞选人的个人魅力、公众号召力和政策取向。少数工商界和劳工界的铁腕人物想要操控选举,比从前困难了许多。

尽管如此,随着竞选开销的快速增加和利益集团对政治的深入参与,关于竞选资金的限制呼声仍不断高涨。美联社2012年9月发布的民调显示,有83%的选民认为,美国至少应该限制企业、工会和其它组织向各类利益集团捐款的数额。67%的人认为,应该进一步限制个人竞选捐款。

毋庸置疑的是,金钱与政治的游戏不会停止,二者相互依赖,又彼此制约,继续推动美国的民主选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