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官方拒不接受宽恕斯诺登的诉求


美国情报部门前雇员斯诺登。

美国情报部门前雇员斯诺登。

奥巴马白宫顾问、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领袖都拒不接受国家安全局前合同工斯诺登提出的宽大请求,并坚决要求斯诺登被遣返美国接受审判。

奥巴马政府顾问法伊弗星期天说,不予考虑斯诺登的赦免请求,他应当为泄漏机密情报而面临刑事指控。分别为参院和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范斯坦参议员和罗杰斯众议员也维护强硬路线,指控斯诺登损害了美国利益。

斯诺登最近要求与美国国会议员谈本国的监视项目。他还要求国际社会说服美国,撤销对他的指控。他在写给德国反对党绿党议员施特罗贝尔的信中说,“说实话不是罪。我坚信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美国政府将放弃这种有害的行动。”

在斯诺登揭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遭到美国情报部门窃听后,很多德国公众人物要求德国给予他庇护。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党的前秘书长盖斯勒在明镜周刊上写道:“斯诺登为西方国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该我们来帮他了。”

但是,美国方面对斯诺登的立场丝毫不为所动。范斯坦参议员说:“他获得了机会了来剥夺我们的情报体系,如果他真是个见义勇为要制止不轨行为的人,他可以打电话给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与我们私下洽商。”范斯坦说,斯诺登没这样做,却采取了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害、把美国军人生命置于险地的行动。

罗杰斯也持同样看法。他说:“这个泄密者违反了自己的保密誓言并且窃取了情报。”他指责斯诺登配合俄罗斯情报部门,以致俄罗斯允许他暂留。他还帮助了三个与基地组织勾结的集团改变通讯方式,以避开美国的情报拦截,把美国驻阿富汗官兵的生命置于险境。

罗杰斯说,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不该放在情报机构监视项目是否做过头上,而该注意到他们在反恐和反网络战中作出的努力。他说:“说到底,坏人并非美国情报机构”。

罗杰斯说,收敛情报调查工作的压力让我们承担重蹈历史覆辙的风险。他说:“我们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曾这样做,结果造成大量误解,导致几百万人丧生的二次大战。我们所犯的类似错误给了本拉登发动9-11袭击的机会。”

罗杰斯还讽刺欧洲对美国监视项目的抗议为“作秀”,称他们可获得“最佳演员奖”。他不相信欧洲领导人声称自己为斯诺登的指控大吃一惊的说法。

罗杰斯说,情报机构为了保护本国利益而收集盟友的情报历来就有,美国这样做,欧洲国家也这样做。虽然斯诺登泄漏的电话窃听机密让美国和德国处于十分尴尬的政治窘境,但是这却是柏林情报人员最不担心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