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南加取经


赛伯,南加大公共外交中心主任

赛伯,南加大公共外交中心主任

公共外交的传统定义是一个政府向外国民众发起的外交活动。美国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的两位成员上星期五在南加州大学的公共外交中心举行公开会议,这个中心是美国的公共外交领域顶尖的研究、分析和培训学府,主任菲利普赛伯在现场散发的论文中指出,过去十年公共外交的重要性提升,主要是因为新媒体的普及,民众通过网路和电话手机取得信息,即使政府有意阻止,最终也抵挡不住科技的力量。

*公共外交无法独存*

不过,赛伯也指出,美国的公共外交和全面的外交政策之间有断层,他说,公共外交不能独立存在,而这却是美国政府运转的现况。他说,奥巴马总统和克林顿国务卿等官员的言论赢得中东和其他地区公众的注意,但他们的话没有被落实,公共外交不能只是善意表态,必须是外交政策的重要部分,而在奥巴马政府,到目前为止,公共外交仍然是陪衬,位于决策核心之外。

赛伯还指出,一心推销美国的作法也伤害到美国的公共外交,如果美国希望外国减少对美国的敌意,应该减少为自己做广告,而增加在健康、教育和其他日常生活方面的对外援助。

*调查观众需要*

赛伯在会中发言强调要了解别人的想法。赛伯说:"公共外交不能只是独白,我们必须知道公众想要和需要什么,通过现有的电脑工具,对报纸、推特进行快速、全面而有价值的内容分析,来理解人们在想什么,我们不能凭空告诉别人美国有多么好。

公共外交中心教授尼克卡尔建议先调查观众民意。卡尔教授说:"我的建议是先听再说,也就是先听取听众的意向,再决定怎么传播,确定你说的是他们关心的,而不是你自以为他们关心的事。"

有些人把公共外交视为粉饰国家形象的工具,赛伯不以为然。

*公共外交反恐利器*

赛伯说:"好的公共外交是打击恐怖主义的利器,把恐怖主义比喻为金字塔,最上面的是本拉登之类的坏人,但靠近底层的人数众多,他们的暴力倾向却小,他们当中很多是年轻人,是公共外交可以接触的一群。"

赛伯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美国的公共外交经费不足,决策者必须重视这方面的需要。

*重视国际访客项目*

赛伯说:"我们要更好的联系全球各地政府、企业、专业和艺术方面崛起的新一代领袖人物,国际访客项目应该要大量扩大,因为预算删减而伤害国际访客项目将是可怕的错误。"

奥尔森,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成员

奥尔森,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成员

咨询委员奥尔森也强调对访客项目的重视,他认为这个项目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直接对话和接触,最有意义。

赛伯认为中东地区虽然重要,但不能专注一地。赛伯说:"我认为美国的公共外交应该减少对中东的聚焦,多注意俄罗斯、拉丁美洲、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以及其他地区,如果我们再不注意,美国对非洲的影响力将逐渐消失。"

*不宜偏重一地*

赛伯建议美国政府注意中国电视在全球扩张影响力的趋势,美国应该加强对中东以外地区的广播。赛伯认为公共外交无法拯救世界,但它会有帮助。赛伯说:"我们不要忘了公共外交的最终目标是希望,是希望的宣言,是相互的鼓舞、梦想和尊重。"

*成效评估困难*

威尔逊; 南加大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威尔逊; 南加大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评估公共外交项目成果是委员会征询的重点。研究公共外交的交换学者罗伯特班克斯说,衡量公共外交成效非常困难,他研读过的文献作者几乎都这么说。

班克斯说:"困难的原因之一是需要长期的研究,长期追踪对象很困难,需要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而我们并没有足够资源。其次,研究的概念包括人的感受和态度,都不是容易衡量的东西。"

班克斯还指出,要判定公共外交的成效和政策之间的因果关系也很困难,因为时间长,期间的变数很多。

南加大安嫩伯格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威尔逊三世表示,他知道一个团体有能力每天调查三万两千网页、以百万计的推特讯息,他们可以查出讯息来自何处、人口统计学的资料,以及信息的内容。他指出,南加大可以衡量任何事物,不过衡量某一个对象的工具并不一定适用于另一个对象。

斯塔,南加大教授

斯塔,南加大教授

咨询委员奥尔森指出,资料库必须可靠,研究的结果才有意义。必须专心思考,寻找出资料有意义的部分,这是衡量评估的程序。另外一名咨询委员斯奈德则表示,他们知道资料库并不完美,但近年已经有所改善。

拉美专家斯塔教授认为塑造对外交政策有利的民间意向非常重要。

斯塔说:"必须先取得国内对外交政策的支持,否则不会成功 。"

*扩大合作层面*

斯塔还指出推动公共外交,不仅是美国国务院相关单位之间的合作。

斯塔说:"合作关系要超越政府层次,扩大到非政府组织、学术团体和企业界,但合作并不是利用他们做为政府的工具,而是观察彼此的目标是否一致,他们愿意合作是因为他们想要传递的信息跟政府是一致的。"

斯奈德,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成员

斯奈德,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成员

公共外交学教授尼克卡尔提醒美国政府不要被表面的数字所迷惑,他指出,当民意调查显示外国对美国的支持率高的时候,通常是美国国力减弱或遭到打击的时候,比方说911事件之后。

*数码革命促进改变*

约翰塔普林教授认为未来十年到二十年的领导层革新求变的来源,将会由下而上,来自于非集中的网络动力,而不是集中权力、由上而下的传统结构,他说,不明白这个基本趋势,将会和数码革命的威力相撞。

塔普林教授说:"中国的25岁的青年平均每天上网五个半小时,看电视的时间只有25分钟,这是因为他们觉得政府控制的电视节目无聊。此外,可能有百分之65的青少年通过手机、而不是手提电脑上网,行动电话之类的机器将是上网的主要工具。"

塔普林,南加大教授

塔普林,南加大教授

塔普林认为这两点观察值得委员会注意。他说,观众被动接收节目的时代已经结束。他建议把美国的穆斯林说唱歌手送到中东演唱,可以发挥软实力。相形之下,美国政府耗资六亿两千万美元建立的阿拉伯语电视频道几乎没有观众,被他评为浪费金钱。

赛伯教授建议委员会把美国资助的阿拉伯语电视迁移到中东,调查制作观众喜欢看的节目。

*咨询报告集思广益*

美国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是国会1948年成立,通过总统任命,由两党成员组成,负责评估美国政府和接受政府资助的非政府组织执行的公共外交政策和项目的效率,这些机构组织包括国务院、广播理事会和其他单位。美国之音隶属于广播理事会。委员会的七个成员每两年向总统、国会、国务卿和美国人民提出建议报告,委员会成员每年集会六次,征求学者专家和关心者的意见,南加大的会议是集思广益的会议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