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军战略再平衡被指过于偏重亚洲


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已经结束,目前正在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亚洲。一些安全问题分析人士说,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再平衡计划会削弱未来美军应对其它非传统安全风险的能力。

美军地面部队已经结束在伊拉克的十年战事,并准备在2014年完成从阿富汗撤军。

2012年年初,奥巴马政府宣布美军将把战略重心转向亚洲,后来美国官员们将这一说法改为美国在亚洲的战略再平衡。

美国安全问题专家们普遍认为,在十年战争消耗了大量的资源之后,美国的确应该重新聚焦亚洲,应对迅速崛起的中国带来的安全挑战。但是,最近的政府财政危机和国防预算的削减使一些人担心,美国在重新重视亚洲的时候,可能会减少对其他安全威胁的关注和适当的军事准备。

*报告:美军更可能会应对非政府、非传统安全威胁*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刚刚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在未来20年中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美国地面部队要应对外国内部或者跨境的混乱局面、自然灾害带来的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安全的威胁、第三方挑起的冲突,而不是应对象中国这样的国家可能挑起的边界战争和武装冲突。

负责这项研究工作的资深研究员内森-弗莱尔(Nathan Freier)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军方和国防政策决策者比较习惯为防备敌对国家的威胁作出军事准备。他担心美军目前在亚洲的再平衡战略会削弱他们应对其他地区非政府敌对势力的作战能力。

弗莱尔:“目前的做法过度注重外国政府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挑战。正象许多人所说的那样,我们几乎又回到了自己感到舒适的工作领域。各军兵种、国防部都是过去在应对传统敌对势力时设立的,在军事操演时都把这类威胁作为模拟的敌人。这种做法跟我们添置军事装备的方式很匹配。我认为这是我们国防政策的偏见。”

*前国防部官员:美军战略调整过于偏向亚洲*

曾经在国防部国防政策办公室工作过近20年、之后再到白宫担任国家安全助理的巴里-帕维尔(Barry Pavel)说,美国目前的国防力量和战略思维过分偏向了亚洲和应对可能来自中国的威胁。

帕维尔:“国防部自然而然地将80%的努力和战略计划用来防范中国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适当的战略安排,但我认为这种做法有点过分,对此我很担心。内森在报告里提到的那些令人不安、但极有可能出现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可能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伤害。

*前伊拉克联军司令担心美军忽视非政府非传统威胁*

退休美国陆军中将、前伊拉克联军司令部司令杜比克赞成美国在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将战略重点转向亚洲,但他担心国防政策决策者因此忽略了应对中东地区非政府势力、非传统的安全威胁。

杜比克:“我不认为我们在过分防范亚太地区潜在的安全威胁,但我认为我们在过分防范国与国之间的常规和传统战争。对国防部和各军兵种的官员们来说,很自然他们会做出战略和军力结构安排以战胜或者阻赫常规性的威胁。但是我们在这个领域投入太多,在防范更可能发生的冲突时我们的投入又不足。”

曾参与奥巴马政府制定亚洲再平衡政策的前美军海军部官员弗兰克-霍夫曼(Frank Hoffman)为这一战略调整作出辩护,但承认这项战略调整可能带来的风险。

霍夫曼:“你没有投入资源的领域也是你冒风险的领域。但你不能在亚太地区冒险。那里有三、四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七、八个最庞大的军队,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我们的战略就是把资源集中在对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上。这也意味着我们在中东、南非、中南美洲冒险,在这些地区我们的投入会相对较少。”

美国正经历一场罕见的政府财政危机,政府各部门正在执行一项强制性的自动削减开支计划,其中国防部必须削减的经费最多。

白宫前不久提交的2014年国防预算报告提出在未来10年中将国防开支减少1500亿美元,期望以此说服国会在未来若干年给予国防部相对平稳的预算。但是,在网络攻防能力和调整驻亚太地区的军力方面,国防部将增加或保持强劲的财力。

国防部长哈格尔说,国防部正继续调整资源配置,杜绝浪费,为21世纪各项新的安全挑战做好充分准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