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前乌克兰总统: 美若牺牲乌利益意味着世界秩序的终结


 前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勃布里斯(左)、前白俄罗斯总统舒什克维奇(中)与前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在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勃布里斯(左)、前白俄罗斯总统舒什克维奇(中)与前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在研讨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在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敲定内阁人选之际,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他会对俄罗斯采取什么政策以及他是否会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1994年卸任的乌克兰第一位民选总统克拉夫丘克日前在华盛顿表示,如果美国以牺牲乌克兰的利益来寻求其他利益,这将是世界秩序的终结。

在前苏联解体的25年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曾经同属于苏联的两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现在却是死敌,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引发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也因此遭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制裁,导致美俄关系紧张。

不过,在对俄罗斯强势领导人普京褒奖有加的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这一切有可能发生很大的改变。

前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克拉夫丘克:美国是现有秩序的捍卫者

乌克兰第一位民选总统克拉夫丘克(Leonid Kravchuk)日前在华盛顿的一个座谈会上表示,他仍然对国际准则维护和平的能力坚信不疑。

在回答如何看待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可能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的问题时,克拉夫丘克说:“当今世界是建立在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边界神圣不可侵犯这些伟大的原则之上。根据我对局势的理解,美国是这些原则的捍卫者。如果世界各国哪怕只有片刻的假定,世界强国,尤其是美国将牺牲一个国家的利益来寻求其他利益,这将是世界秩序的终结。”

不过他也表示,在川普明年1月20日就任总统之前,他不会对川普的话做出评判。

在1991年共同起草并签署了导致苏联解体的《别洛韦日协定》的克拉夫丘克在大西洋理事会主办的有关前苏联解体的研讨会上表示,在苏联解体的时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其他俄罗斯人对新独立的乌克兰是尊重的而且充满好奇。

这位在乌克兰独立后领导这个国家向民主过渡的前总统说,1992年,当一位记者问叶利钦,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否在筹划相互攻击?叶利钦站起来反问道,‘你疯了?’叶利钦接着解释乌克兰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联系是多么的密切。

独立后的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

尽管如此,这位现年82岁的前苏共党员表示,即使是当时,乌克兰也被看成是服从俄罗斯的。

他说:“每次乌克兰试图阐述它自己的政策,包括外交政策的时候,我们的关系立即会变坏,就像现在所发生的那样。”

克拉夫丘克警告普京:使用武力是死路一条

这位前乌克兰总统显然对国际社会对乌克兰危机的反应感到不满。在他看来,给乌克兰提供安全保障以换取其核武器的布达佩斯备忘录似乎不再有效。

他说:“俄罗斯倾向于使用武力。在它整个历史上,俄罗斯一直在打一场战争。我可以向你担保,走上意味着使用武力的道路是死路一条。”

他还认为,乌克兰已经走上了欧洲的道路而且将建立一条新的民主道路,而任何人不能使它脱离这条道路。

勃布里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违背《别洛韦日协定》

曾经担任过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的勃布里斯(Gennady Burbulis)也认为,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与这一协定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他说:“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所发生的一切与别洛韦日共识的精神与核心在根本上是矛盾的。这个协议的第5条几乎逐字逐句是这样说的:有关各方应当尊重各自的领土完整和边界,并致力于保护它们,而且确保跨越这些边界的信息的透明。”

这位《别洛韦日协定》的起草人与签署人之一还表示,他是有尊重的沟通以及由共识推动决定这种做法的坚定信徒。

他说:“我深信并坚持,在整个世界里,除了对话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是相互关系里的一个不同的文化,不是基于我强你弱的规则上。”

在他看来,这实际上是《别洛韦日协定》的真正遗产。

前白俄罗斯总统:共识的传统非常重要

《别洛韦日协定》的另一位签字人、前白俄罗斯总统舒什克维奇(Stanislau Shushkevich)也认为,通过共识做出决定是他们当初创立的一个传统,这个原则对于今天同样适用。

他说:“我们通过共识达成协定的事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此之前是苏联的传统,即苏联的所谓民主集中制,在这个制度下,多数派占统治地位而少数派的权利不会得到任何尊重。我很自豪我们推出了共识的传统。”

这三位见证了苏联解体这一历史事件并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前苏联领导人一致认为,对话、民主以及对国际准则的尊重这些自由主义信条对于今天的重要性与25年前是一样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