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领养幼儿被退回,震惊美领养家庭


被美国养母送回莫斯科的俄罗斯男孩萨韦利耶夫

被美国养母送回莫斯科的俄罗斯男孩萨韦利耶夫

在一位美国母亲把领养的7岁男孩退回俄罗斯以后,莫斯科表示暂停美国家庭的领养程序。美国国务院一个高级代表团4月29号和30号在莫斯科会见俄方官员,讨论如何更好保护儿童和参与国际领养的各方。与此同时,许多申请领养俄罗斯孩子的美国家庭担心他们的领养程序是否会继续进行。

*领养儿童中的幸运儿*

安娜.温克这一天满17岁。

这个日子为什么如此重要呢?除了生日礼物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安娜恰好在生日那天成了克里斯汀.温克的女儿。

克里斯汀.温克说:“我只记得她来的时候,穿着蓝色的鞋子和黑格子连衣裙。她伸出胳膊,扑到我的怀里,还拥抱我兄弟。我们在那一刻成了一家人。”

温克从俄罗斯领养了安娜,在她3岁生日那天把她带回华盛顿的家里。

温克后来又回到俄罗斯领养了约翰,那时他2岁。安娜和约翰都说他们很幸运成为温克家庭的一部分。

安娜说:“我确实很受关爱。我爱我的家人,我信任他们。”

*退回事件掀起波澜*

最近,一位美国母亲把她领养的孩子送回了俄罗斯,说孤儿院没有说明那个男孩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温克一家对那个男孩被退回去感到震惊。

约翰说:“这件事让我咬牙切齿,实在让我太气愤了。”

这个事件也让俄罗斯官员感到气愤,而且导致克里姆林宫冻结了美国人领养俄罗斯儿童。

不过,美国国务院说,没有收到关于暂停领养的正式通知。

*政策不明让领养家长忐忑不安*

这种不明朗的情况让正在办理领养手续的美国人感到担心。贝斯蒂.罗利就是其中之一。她频繁打电话给为她办理领养手续的机构询问最新情况。迄今为止,她的领养手续仍在进行。

罗利说:“你的心就好像总是吊在嗓子眼儿里,感觉好像一点劲也使不上。”

罗利在等待的同时,跟本地从俄罗斯领养孩子或者正在领养过程中的一些家庭通过互联网取得了联系。

她说,在附近一个援助团体帮助下,她做好了应对任何意外情况的准备:“我们有许多人意识到会有冲击,会有许多我们无法预料的挑战。”

*孤儿院经历与孕期酒精影响*

专家们说,从东欧领养的孩子在身体、行为和认知等方面比较可能有问题。其原因可能包括在孤儿院生活过6个月以上以及生母在怀孕期间酗酒等。

和许多美国人一样,罗利之所以选择到俄罗斯领养是因为那里允许单亲家长领养,而且领养程序只需要一年即可完成。达茨基金会领养机构的马克.艾克曼说,俄罗斯的领养事务正在改变。

艾克曼说:“我们大体上处于一个下降趋势,从俄罗斯领养的儿童人数每年都有所减少。”

艾克曼说,近年来,俄罗斯鼓励国内领养,供外国人领养的小孩子少了。

有意领养的外国家长们一般要在俄罗斯呆一个星期,了解孩子,然后再做出决定。

*领养家长须预先了解孩子*

莫斯科市第十一孤儿院院长丽迪雅说,官员们向有意领养的家长提供孩子在医疗方面的情况:“我们尽可能多地介绍情况,以便他们了解孩子,孩子的行为举止,与别人交流的情况,他的情绪,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可是,一旦孩子离开俄罗斯,就无法知道那个孩子各方面的情况了。

俄罗斯和美国官员计划讨论孩子们离开孤儿院以后如何更好地保护他们。

像克利斯汀.温克一样,那些成功地从俄罗斯领养孩子的人说,专家、朋友和家庭构成的网络是帮助克服任何意外挑战的关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