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试图扭转中国在制裁伊朗上的立场


奥巴马政府希望国会有关加强制裁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的待决法案能够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予以豁免。分析认为,政府希望以此说服中国软化其在针对伊朗核问题的联合国制裁议案上的立场。

华盛顿邮报3月5日的一篇报导说,未具名的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消息来源向其透露了上述消息。报导说,该计划事实上是要认可中国在美国推动的防止伊朗得到核武器的努力方面是合作的,同时也是华盛顿敦促北京支持新的联合国制裁伊朗协议的广泛策略的一部分。

在俄罗斯立场有所转变后,中国成为美国推动的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制裁方案的关键所在。中国在第四次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制裁案上的态度还关系到巴西、土耳其和黎巴嫩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能否改变它们在这方面的反对态度。

不过,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奥巴马政府说服国会给予中国制裁豁免的作法已经惹恼了韩国和日本等盟国。一名未具名的外国外交官对该报说,他们对这样的提议“完全是目瞪口呆。”该外交官还质疑,中国怎么配得到这样的待遇?

国会的相关法案拟加强现有的针对向伊朗销售成品油的制裁。奥巴马政府希望新的法案能够在这方面对美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英国等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参与伊朗核谈判的德国予以豁免。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几名熟悉这方面议题的专家都不愿对奥巴马政府的这个计划发表评论。不过,美国陆军战争学院(United States Army War College)战略研究所(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的国家安全事务教授史蒂芬·布兰克(Stephen Blank)认为,这或许是奥巴马政府在说服中国支持美国推动的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制裁案的一部分,不过这样做也是有代价的。

他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得为所有的事付出代价。如果你从中国那里得到什么,就可能在日本和韩国那里受损。这样做是否值得?或许政府觉得是这样的。我无法就此置评。”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一名外国官员抱怨这种作法会鼓励中国尽可能地冲淡联合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努力,并会推动中国公司在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部门进行更多的投资。

该报导说,类似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过,例如日本公司在美国的压力下大幅度削减了在伊朗油气产业的投资,而当他们撤出后,中国则走了进去。报导说,如今中国承诺在伊朗能源领域投入至少8百亿美元;而曾在伊朗阿扎代甘油田占有百分之70利益的日本如今已经将投资份额削减到百分之10。

乔治亚理工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约翰·加弗(John Garver)是中国和伊朗关系方面的专家。他说,中国在这方面的态度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加弗在谈到过去三次针对伊朗的联合国制裁行动时说:

“中国曾经把它们(制裁案)削弱、稀释、拖延、并制造漏洞,这样中国就可以继续与伊朗发展经济关系。老实说,如果这次中国会有转向,那会令我吃惊。中国可能已经得出结论,认为美国在这方面的努力会失败,因此它不会从参与这样的努力中得到什么好处。”

加弗和布兰克都指出,在伊朗核制裁问题上,能源和经济是中国考虑的要点,但并非全部。布兰克说,中国在这方面的不支持态度也在于它并不像美国那么担心伊朗会形成核扩散威胁。加弗则认为,更重要的是中国担心美国制裁伊朗的动机是要推翻其政权,而如果成功的话,会使中国现政权更为脆弱。

加弗认为,中国和伊朗其实在政治和战略方面的一些想法是吻合的,而中国和美国其实在政治上存在更大的差异。他担心,目前美国有淡化这方面差异的趋势,认为中国和美国做法不同,但会殊途同归,而事实并非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