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国际仲裁是和平解决纠纷的新机会


2015年9月23日,中国一艘海警船在南中国海黄岩岛附近接近菲律宾的一艘渔船。(资料照片)

2015年9月23日,中国一艘海警船在南中国海黄岩岛附近接近菲律宾的一艘渔船。(资料照片)

星期二国际仲裁法院的裁决基本被认为是倾向美国盟友菲律宾一方的。专家表示,中国和美国可能会加紧外交和军事努力,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各自的立场。

美国表示,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就菲律宾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提出的过度主权要求提出的诉讼案的裁决是“最终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美国敦促各方避免发表挑衅性的言论或采取这一类的行动。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资深主任丹尼尔·克里滕布林克星期二说,美国“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挑动南中国海的紧张。但是,他说,华盛顿不会对这片水域“视而不见”,以换来中国在其它问题上的合作。

克里滕布林克是在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讲这番话的。他说正在通过多种渠道与北京沟通,建立相互信任,避免在这一水域巡航时出现误算和事故。

国务院表示,仲裁法院的裁决将给今后就缩小地理范围的海事纠纷而举行的讨论提供一个基础,为最终在没有威胁,没有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胁的情况下解决有关纠纷提供一个基础。

国务院发言人柯比星期二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敦促争议各方避免发表挑衅性的语言或采取这一类的行动。这个决定能够而且也应该成为一个恢复和平解决还是纠纷的新机会。

没有历史性权利

国际常设仲裁庭周二裁定,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在这一广大的海域不享有历史性权利。

这一裁决由仲裁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内的相关规定做出。北京于1996年批准了这一公约。

但中国表示,其不会承认其裁决的合法性。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认为这一仲裁案是一场“政治闹剧”而不予理睬,并声称这一公约对南中国海争议不具有管辖权。(www.fmprc.gov.cn/web/zyxw/t1379787.shtml)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教授彼得·达顿警告说,中方拒绝接受裁决所带来的真正危险是损害北京自身的声誉。

达顿说:“可能会需要一代或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弥合中国与许多东南亚国家间的裂痕”。

另一些人担心这一裁决或将给中国“壮胆”,促使其在南中国海地区进行更多的军事演习。

华盛顿东西方中心的菲律宾问题分析人士夏尔曼·迪欧格拉西亚斯表示,“真正令人不安的”是仲裁庭的裁定“缺乏对军事行动的管辖权”。

迪欧格拉西亚斯还补充说,马尼拉或许希望看到更多的美国海军舰船在南中国海争议水域巡航,并且华盛顿向马尼拉保证“如果有事发生,美国不会袖手旁观”。

北京的举措

国际危机组织亚洲主管蒂姆·约翰逊表示,中国还有一些可以保全面子的方法可以用。约翰逊称北京可以“逐步避谈”所谓的九段线的历史权利,并且“让中方的声索向海洋法公约的宗旨靠拢”。

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官员们还表示,这一裁决或将为所有声索方创造空间,使他们能够尝试就资源管理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并且尝试共同开发。

菲律宾外长佩费克托·雅赛在早些时候表示,各声索国“有可能会考虑”讨论解决争议的不同方法,比如共同开发及使用南中国海地区的资源。

美方举动

美国不是南中国海地区的声索方,但美方长久以来支持这一地区的水上通道对国际航运保持开放。美国海军航空母舰及其它舰船在北京声索主权的水域进行巡航,受到中国军方言辞上的指责,并使得中美发生摩擦。华盛顿不承认北京在这一地区的主权声索。

美国官员已经公开拒绝了北京的声索,并且呼吁中国与其它国家在诸如联合国支持的仲裁庭这样的国际法庭上和平解决这一争议。但一位前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表示,华盛顿需要用行动支持其言论。

前副助理国防部长艾米·希尔莱特近期表示,美方可以通过部署轮换部队的方式“非常强有力地”执行美菲安保协议。

美国军武装部队根据《增强防卫合作协议》,可以进入菲律宾五个地点。

希尔莱特补充说,美国应当“定期地、常规地、持续地进行航行自由行动”以挑战中国在南中国海地区做出的“过度声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