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今昔不同 美越自然靠近


美国驻越南大使泰德·奥修斯在出席一次双边会议期间与媒体见面。(资料照)

美国驻越南大使泰德·奥修斯在出席一次双边会议期间与媒体见面。(资料照)

1990年代,当泰德·奥修斯(Ted Osius )作为外交人员来到越南的时候,他被禁止谈论“橙剂”(Agent Orange),也就是美国在越战中对敌人使用的剧毒脱叶剂。

20年后,美国的政策发生了彻底改变。奥修斯现在是美国驻越南大使,他负责两国共同开展的一项工作,那就是,清除越南土壤中的二恶英,照顾遭受这种化学物质侵害的本地人。

奥修斯星期四在一个纪念美越建交20周年的论坛上说:“我们把这块曾经激烈争夺的地区变成了一处与越南展开大量合作的地方。我们坦诚地讨论了过去。我相信,跨越过去的唯一方式就是诚实面对过去。”

在华盛顿方面负起历史责任的时候,“橙剂”问题的立场转变也表明越南和美国的联系所经历的巨变。随着战争的过去,两国加大了经贸和教育交流,共同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表示担忧,两国高层领导人也不远万里进行互访。

在商贸方面,河内与华盛顿是首先就12国参与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完成双边谈判的两个国家。这项协议将增进两国友谊,但是两国官员也试图消除认为这种友谊是为了抗衡中国的看法。越南前外长阮怡年(Nguyen Dy Nien)不认为领土争议让越南投入了美国的怀抱,他称这种说法为“谣传”。

他说:“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要利用这种关系来制衡另一边。那不是我们的政策。”

阮怡年说,两国关系升温是对双方都有好处。他表示,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首次在白宫迎接到访的越共总书记的时候,他点起了香。“我的内心感动。” 阮怡年说。

不过,中国也令TPP对越南更具吸引力。越南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越南去年11月从中国进口42亿美元的货物,而向中国出口量仅为15亿美元。为了减少对中国这个“亦友亦敌”的邻国的依赖,并缩小贸易赤字,越南希望在TPP中找到其他的贸易伙伴。

华盛顿和河内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更加咄咄逼人的态势也有共同的关切。这个月,中国在开展围海造地的十字火礁(中国称永暑礁)进行了民用飞机试飞。

越南前贸易部长张廷选(Truong Dinh Tuyen)暗示,随着中国的崛起,TPP是美国在亚洲彰显实力的一种方式。

他说:“我认为,美国比越南更需要TPP。”

如果华盛顿当心北京,其他东南亚国家加入TPP似乎比美国昔日的敌人越南加入来的更为合理。菲律宾是美国的军事盟友。泰国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的伙伴。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但是,这些国家都没有加入TPP。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周边国家都没有展现出破除保护主义壁垒的政治意愿。但是越南不同。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越南“不断加大经济改革”。

她呼吁越南在技术培训、研发、基础设施和技术方面加大投资,以促进生产率的提高和在价值链上的提升。

越南对美国也有一个请求。越南希望美国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这能让越南免遭一些反倾销诉讼。一些人认为越南的设置价格上限和固定汇率是非市场的控制方式。但是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也被人比作是汇率操纵,因为美国政府的美元印钞机也对汇率造成影响。

与此同时,越南和美国正在其他领域取得进展。比如,美国每年花费大约1000万美元帮助越南清除战争遗留下来的没有爆炸的武器。美国向九个省因战争导致伤残的越南人提供援助。奥修斯大使表示,他回华盛顿的时候会争取获得更多这方面的支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