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4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希拉里·克林顿或成妇女平权里程碑


著名的维吉尼亚细长型香烟广告(Creative Commons)

著名的维吉尼亚细长型香烟广告(Creative Commons)

大多数活过1968年的美国人都记着这句话:“干到今天不容易,宝贝儿!"(“You’ve come a long way, baby.” )

这是针对女性吸烟者的“维吉尼亚细长型”香烟广告词。广告公司成功地归纳了当时的“美国时代精神”---身着长裤套装、手提公文包的自信妇女形象,体现了当时美国对女权的意识。当时女权运动的领导者是格洛里亚·斯坦纳姆(Gloria Steinem)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女权主义者。

大约40多年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台和电视台都被禁止做香烟广告;一名女性在竞选中领先,可能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但是,妇女为美国的组织和政治机构带来的改变却不是那样显著。

著名女权活动人士格洛里亚·斯坦纳姆1981年7月4日参加在白宫外举行的争取平等权利的集会。

著名女权活动人士格洛里亚·斯坦纳姆1981年7月4日参加在白宫外举行的争取平等权利的集会。

“当妇女人数达到临界人数,在任何机构中占到20-30%之间,她们将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机构的功能。” 杰伊·牛顿-斯莫尔如是说。牛顿-斯莫尔是《广泛的影响:女性是如何改变美国运作方式的》(Broad Influence: How Women Are Changing the Way America Works)一书的作者,也是《时代》杂志的记者。她说:“当然,妇女已经在国会达到了这一临界点,在(奥巴马)行政当局和联邦法院系统里也达到了这一临界点。”

牛顿-斯莫尔说,如果仅仅看数字,她的研究表明,在美国政府的三个分支机构里,美国妇女已经达到了这个临界数字。

牛顿·斯莫尔说:“政府高级公务员与政治委任官员中,有30%是女性,35%的联邦法官是女性,包括州法院中40%的法官。

女性是否能够改变机构运作方式?希拉里·克林顿正在测试这一概念。这位前第一夫人、两任联邦参议员和前国务卿,正在大步迈向11月份的总统大选;极有可能与笃定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川普对决。

力量有多大?

妇女目前占美国选民的53%,其投票率显示比男性高出10%。自1980年代里根两任总统开始,妇女的选票在历次总统大选中都起到决定性作用。

毫无疑问,妇女选民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

角逐美国总统大位的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川普

角逐美国总统大位的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川普

但它没有回答一个关键问题:已经任公职的妇女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来落实成果?哪些因素促成了妇女竞选公职的决定?

几年前,两位学者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在新泽西州发现了有趣的趋势。

苏珊·卡罗尔是罗格斯大学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资深学者兼性别研究教授。卡罗尔和她的同事凯利·迪特马尔发现,在2004至2011年间该州立法机构中的妇女人数有一个飞跃:共25名妇女---民主党16名;共和党9名---第一次进入新泽西州议会,五名已经在州众议院的妇女进入了州的上院也就是州参议院。

新泽西副州长金·古尔戴格诺(右)

新泽西副州长金·古尔戴格诺(右)

他们的研究引发了2012年的一项新研究---“有备遇见机会:新泽西州议会妇女代表的增加”。(Preparedness Meets Opportunity: Women's Increased Representation in the New Jersey Legislature)研究梳理出了飙升背后的推手:机会、腐败、丑闻、死亡和辞职腾出了12个席位;他们发现,妇女被认为是更具道德水准的替代选项。

而且,更重要的是,卡罗尔发现这些女性官员都是在基层得到栽培和鼓励而参加竞选的。那么此后呢?

卡罗尔说:“我们一直在维持这个水准。并没有继续增加的势头。机构里妇女人数越多,维持这个数目就更加困难;因为你必须取得巨大成功,才有可能保持一定的数目。”

换言之,从一名民选公职女性增加到三名很容易,而从30名增加到39名就很难了。

打破平衡

联邦立法机构内不断增长、目前得以维持的女性议员的人数,已经促成了带薪亲属病假、保护妇女免受家暴,以及增加乳腺癌研究资金等法案的通过。牛顿-斯莫尔指出,去年一年,是女参议员们迫使国会推动了处理美国军中性侵犯问题的重大改革。

妇女将重大问题推上日程、并且取得胜利的例证是令人信服的。 话虽这样说,仍然存在显著的差距:50个州中,只有六个在任州长是女性。

资深政治学者卡罗尔说:“要在公职岗位中达到平等,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政府仍然还是男性主宰的世界,这毫无疑问。”

希拉里

所有这一切有待美国妇女拭目以待:希拉里·克林顿能否打破美国政治重大和厚重的“玻璃天花板”,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

希拉里·克林顿在竞选集会上

希拉里·克林顿在竞选集会上

乔·弗里曼是一位长期的女权主义学者、活动家,她2008年出版了一本叫做《我们的声音会被听到:美国妇女争取政治权力的斗争》(We Will Be Heard: Women's Struggles for Political Power in the United States)。她说:“在我们的社会里,女人和拥有权力仍有些自相矛盾。”

她说:“情况比40年前好多了。但拥有权力的女人仍然让人不舒服;而美国总统是全国最有权力的职位;甚至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职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