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国际社会仍然需要美国的领导吗?


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利伯曼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利伯曼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近年来,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民众的厌战情绪以及对美国对外政策功效日益增多的怀疑,促使很多美国人思考,美国继续在全球进行政治、军事和经济的参与是否值得。不过,一份报告说,美国的外交事务专家达成的共识是,在当今世界,美国的国际参与,而且是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仍然是美国利益的最好保障。

从二战以来,国际主义在美国获得了强有力的、跨党派的支持,也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但是在今天,随着美国国际影响力的相对减弱以及自身所面临的问题,一些美国人开始质疑美国是否有能力继续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以及这样做是否明智。2013年皮尤研究中心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以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管好自己的事。

与此同时,一些国家以及非国家主体也开始对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秩序提出挑战。

国际社会仍然需要美国的领导吗?(视频第一部分)

鉴于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面临日益增多的外部挑战以及内部的怀疑,美国是否应该减少在国际上的参与,重新采取孤立主义的国际政策?它是否有其他的选择?强有力的国际主义给美国所带来的好处是否要大于它所带来的代价?

这些正是美国企业研究所“美国国际主义项目”所要探究的问题。由前康涅迪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凯尔(John Kyl)共同主持的这个项目召集了来自各种不同政治背景、意识形态和不同年龄的外交政策专家。他们得出了一个根本的共识,即今天,美国的全球领导角色对于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与自由与70年前的时候同等重要。

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12月3日出席了报告的发布会。

利伯曼参议员:“美国的全球领导作用符合美国自己的利益。换句话说,我们不只是说,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这样做是正确的,尽管的确是这样,但是我们在说的是,我们的安全、繁荣与自由都会因为美国在全球的领导作用而得到推动。”

美国进步中心的德里昂(Rudy De Leon)是该项目安全问题工作组的共同主席,曾担过美国国防部副部长。

国际社会仍然需要美国的领导吗?(视频第二部分)

他说:“在安全领域,美国的参与,包括美国军人的前沿部署,不仅可以遏制侵略,而且在一旦发生冲突时,使得美国迅速的在远离自己边界的地方迎战,并及时防止损失,而要想挽回这种损失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利伯曼参议员说,很明显的事实是,2013年以来发生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必要性。

他说:“从普京进入克里米亚到现在卷入叙利亚,中国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态势,尤其是在它周边的海域,这些眼下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给‘如果美国没有全身心的作为一个国际领导者参与到全球事务中去会发生什么’这样一个问题提供了答案。”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曼肯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曼肯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国际主义项目安全问题工作组的共同主席曼肯(Tom Mahnken)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曾经出任过国防部副助理部长。他认为,美国人往往对其国际领导角色所带来的好处认识不足。

他说:“我们过去采取过另外一种做法,即坐等威胁积聚起来(然后去应对)。虽然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你可以争论说,这是不必要的高昂代价。”

曼肯表示,毫无疑问的是,这种代价要比美国早些时候就参与进来的代价大。

在二战期间,美国的珍珠港遭到日本突袭,损失惨重,但是这个事件也导致美国放弃孤立主义,参加到二战中来,最终成为战胜国,并由此奠定了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

自然,发挥国际领导作用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前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美国企业研究所国家安全2020项目主任特仑特(Jim Talent) 在研讨会上表示,不承担领导作用也是有代价的。

特仑特参议员:“由于不可避免的代价,那些批评美国承担国际领导角色的人往往不考虑美国不承担国际领导作用所带来的代价。”

这份报告表示,人们往往忽视美国在追求和平、抑制对手以及帮助解决冲突方面所发挥的关键作用,也会低看包括外交、外援、经济援助以及人文交流在内的这些国际参与的基础工具的重要性。

《开放社会基金会》华盛顿中心主任瑞卡德(Stephen Rickard)表示,的确,美国在很多国际事务的参与上经常犯错误,但是由此认为美国应该不参与国际事务则是错误的。

他说:“报告明确表示,我们不要害怕承认我们犯了错误,我们应该虚心接受批评,我们也应当进行自我批评,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而得出结论说,我们应当不参与进来,只管自己的事。”

《世界事务》双月刊的出版人、编辑登顿表示,一旦出现权力的真空,它就会被其他的东西填满。

他说:“过去两三年所发生的事情相当清楚的表明,不管是普京在克里米亚、乌克兰还是试探北约的防卫,还是习近平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领土宣称,不管是伊朗在非洲还是在中东的参与,美国不参与或是放弃参与的话,其他的力量将会填充这个空间。”

尽管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受到一些挑战,但是报告强调,这个世界并没有厌倦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梅尔泽(Joshua Meltzer)是澳大利亚人,也是这个项目一个工作组的共同负责人。

他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任何盟友,不光是澳大利亚,还有日本、新加坡和韩国这些正式盟国急切的关注美国在该地区的参与程度,而且耗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向美国说明它在该地区参与的重要性。这不仅仅是在军事领域,与美国的贸易和经济接触也被看作是至关重要的。”

特仑特参议员说,鉴于国会议员对国际问题以及美国对外政策的无知,他建议把这份报告作为新科参议员和州长的入门读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