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中是长期敌人?


美中国旗

美中国旗

美中关系历经8任美国总统发展至今,双方合作范围之广前所未有,但是,互不信任程度也在日益加深。

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中美中对峙升级就是最新证明。中国和美国是否已经成为敌人?最近在纽约举行的一场以此为主题的辩论会试图对此作出回答。

辩论会以“中国和美国是长期敌人”为动议,四位美中关系专家分成支持和反对的两个小组,围绕主题展开激烈辩论。

崛起与现存大国为敌不可避免

支持这一观点的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说,根据他的研究,崛起大国和现有大国为了各自的安全不可避免地会成为敌人。“这是现有国际体系的三大特点决定的:一,这个体系没有高于国家之上的更高权威,因此,实际上这是个自助体系;二,各国均有一定程度的军事进攻能力,而这种能力特别强大的国家是极少数;三,必须了解国家意图,但实际上又无法预言,没人知道未来10至15年谁领导中国或美国。”

著有《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的米尔斯海默教授说,“在这样的国际体系里,一个国家想要生存必须变得非常强大,换言之,首先,必须成为区域霸主;其次,必须确定没有同等竞争者,也就是在这个国际系统里确保没有另一个区域霸主同时存在。”

他具体指出,在现代史上,美国是唯一的西半球霸主,美国门罗主义的要义就是把欧洲赶出西半球,不欢迎他们再回来。美国20世纪的外交政策就是确保没有同等竞争对手。

米尔斯海默说,德帝国、日帝国、纳粹德国和苏联,曾是20世纪美国四个潜在的同等竞争对手。“美国的努力就是使他们不能在欧洲和亚洲称霸,不容忍他们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

米尔斯海默表示,“中国有着跟美国同样的思维方式。中国模仿美国称霸西半球,试图称霸亚洲。中国充分了解过去一百年的历史,称为百年民族屈辱史。中国希望自己非常非常强大。中国要把美国赶出东亚,成为亚洲霸主。历史很清楚,美国不容忍同等竞争对手,如果能够防止,美国不会让中国称霸亚洲,这就是美国的重返亚洲政策。美国要维持在亚洲的支配地位。”

这位教授就此得出美中必为敌手的结论:“结果就是中国朝一个方向推进,而美国则从另一个方向反推进,这就是激烈的安全竞争。这一竞争会涉入武器竞争,导致危机和代理人战争。这并非因为中国贪婪或挑衅,而是在这一国际体系中的最佳生存之道就是成为区域霸主。中国理解这一点,而美国则不会让它发生。”

事实证明美中敌意在加深

彼得·布鲁克斯是美国前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成员。他通过实际事例支持“中美是长期敌人”的观点。他说,美中双方都承认存在很高程度的战略互不信任,并在继续加深。

在台湾问题上,中国从不放弃使用武力,美国坚持维持现状;朝鲜半岛最可能发生战争,而一旦战争打响,美中介入的可能非常高。在东中国海,中国与日本就尖阁列岛,即中国称钓鱼岛,发生主权争端,美国说它们在日本管辖之下,在美日安保条约范围之内,如果中国决定挑衅,美国将予干预。在南中国海,中国主张80%在其主权范围内,为此,中国在那里建人造岛屿,美国已经派战舰在该岛12海里内巡航。

布鲁克斯说,声称在南中国海拥有主权使中国有可能控制南中国海。“而南中国海涉及五万亿美元的商业利益,其中美国占1.2万亿,日本、韩国和台湾80%的能源进口经过南中国海。”

布鲁克斯说,中国有反介入拒止战略,五角大楼称之为对美国在西太平洋干预进行的阻止、拖延或拒绝战略,美国有击败这一战略的海空战略。中国在进行大规模军事现代化,过去25年国防预算两位数增长,建造航母,强调军力投射;中国还派遣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建造隐形战机、彰显网络战能力,包括针对美国的太空战。而美国则进行亚太再平衡。60%的美国军舰将派往太平洋,美国陆军正扩大在那里的存在,美国顶级武器技术将首先派往太平洋战区,包括F-22战斗机、濒海战舰、歼35攻击机。

布鲁克斯总结:“很明显,中国和美国不仅是竞争对手,而且是敌人。这不会很快改变。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反对“中美是长期敌人”观点。他反驳道,美中关系目前的现状不是图生存,而是求繁荣。他认为,米尔斯海默教授预言的可怕结果是可以避免的。“因为中国也在读他的理论。虽然米尔斯海默教授告诉中国称霸东半球是最佳生存之道,但他揭示的结果是中美都不愿意看到的。”

历史证明敌对可以避免

戴博说,过去36年美中关系的历史证明,尽管美中价值观不同、出现过各种危机、双边关系已经具高度竞争性,但是,美中都避免了相互敌对,并从接触中共同获利。

戴博强调,“美中之间的敌意威胁确实存在,而且并不清楚双方是否有智慧避免可怕结果。但是必须了解的是,美中现在不是敌人。美国并没有在围堵中国的崛起,事实上,美国一直在促进中国的崛起。美中交往是片面的,中国获利多于美国,但美国也获利。”

他表示,美国从对华贸易中获益。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达540亿美元,创造了八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也从中国人才中获益。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200万中国学生留学美国,很多留在这里为美国社会做出贡献。美国现在有200万中国移民,成为仅次于墨西哥人和印度人的第三大外国出生的移民群体。美国10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中5位是中国出生的。

如果中国真的成了美国的敌人,如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说的那些可怕结果就会出现,而且美国将开始禁止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并严格限制旅游签证。

戴博指出,把中国当作敌人也可能背叛美国的价值观。“根据米尔斯海默的说法,维护美国利益的最佳途径是减低而不是加速中国经济的发展。而这实际上就是呼吁美国为维护霸主地位而去有意伤害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福祉。”

戴博说,必须对“中美是长期敌人”观点做出回答的是,这究竟是必然如此还是可能如此。“如果进程可能背离,结果就会改变。米尔斯海默教授的好处在于点出了美中面临挑战的严重性,但并非必然导致可怕结果,美国的选择是如何迎接和管理挑战。”

建设性现实主义能影响进程

前澳大利亚总理、现任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陆克文表示,米尔斯海默教授的观点在理论上是可疑的,实践上不能反映美中关系的现实,是完全否定人的因素的危险的决定论。

陆克文认为,米尔斯海默理论的逻辑缺陷首先是自相矛盾,“他先说需要一个理论来解释正在发生的事,因为人们无法预测未来;但后来他又说,国际关系理论可以可靠地预测未来。”其次他说,国家意图无法预测,而实际上他的结论都建立在他所预测的国家意图之上。比如,中国意在像美国一样显示或通过其行为想成为东亚霸主;中国意在将美国赶出亚洲;中国意在称霸亚洲,而美国意在不让其成功。”

陆克文指出,这不只是逻辑上不一致,而且是危险的,“这是危险的决定论”。根据这一预测,等于推断出冲突和战争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外交或政治领导不会影响进程。“这好像说,尼克松与毛泽东通过他们的外交活动是无法改变美中关系未来的。但是,他们通过他们领导力做到了。它好像说说,邓小平个人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不可能产生任何影响的,不用说,那也是错的。”

陆克文说,政治领袖个人可以改变现实。在国际关系中不存在决定论。他提出了他对美中关系未来发展的选择:“建设性现实主义,而不是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即,承认美中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台湾、网络、太空、人权等领域存在的分歧,同时承认存在着建设性接触的很多领域,朝鲜核扩散、反恐、全球经济增长。通过在这些领域的建设性接触,假以时日,积累政治资本,以处理好美中关系中的一些根本问题。”

现有国际关系限制中国称霸

戴博说,中国非常可能成为东亚霸主。但问题不是中国现在想什么,而是中国现在在国际关系中能做什么。“中国受到限制。中国不可能得到梦想的一切,中国知道这一点。为什么?中国面对巨大的国内压力,政治合法性和稳定问题,经济继续增长的挑战,不仅空气而且水和土地的污染问题,北方缺水问题,收入差别悬殊问题,社会安全网络极差等问题。他们的最主要目标是维持稳定,维持中共对政治权力的垄断。这些在国际上限制了中国,中国没有盟友,没有软实力。中国不像美国,在形成门罗主义时被强大国家所包围。中国邻国的人口、经济实力、GDP和军事预算总和超过中国,这还没有把美国加进去。美国现在仍然是最强大的军事大国。”

布鲁克斯回应道,戴博忽略了中国的抱负和雄心。“问题不是中国能不能做到,而是他们正在做,如我指出的,所有中国崛起和军事现代化的执着事实。”

但戴博说,美中关系中有竞争对手的一面,并在加剧,并很危险,应努力加以扭转。但是,其中也有合作的一面,“无论是气候变化、对抗伊博拉,还是参加维和行动。这是美国在围堵苏联时从未有过的非常密切的方式。问题是我们如何平衡两者并让合作占上风。”

米尔斯海默回应道,在经济上美中不是敌对的,但在安全领域是。因此,拿它跟冷战时的美苏比不恰当。他表示,可比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各国有大量经济往来,但围绕德国,也有激烈的安全竞争。” 他说问题是,“结果,安全竞争战胜了经济往来。”

陆克文说,米尔斯海默的决定论却不能解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情况。“看看二战后的英国、法国、德国。多少个世纪它们试图把对方从地球上灭掉。” 但最后外交活动发生了作用,“1945年后,欧洲各大国终于让外交占了上风,最终形成了虽不完美但被称为欧盟的组织。”

成功还是失败的外交?

陆克文指出:“有关英法关系、法德关系的历史决定论叙事,最终通过建设性的外交途径解决了。你可以批评其经济表现,但至少欧洲70年没有战争。这就是外交干预的成就。”

布鲁克斯回应道,没人怀疑外交努力有积极的一面,但是他告诉大家,之前他所指出的所有问题,都说明了实际上正是外交努力的失败。他说,

“习近平最近对美国的国事访问显示了非常紧张的双边关系,非常紧张的会谈。说到网络安全,中国已经窃取了2000万个美国政府雇员的信息,包括我自己的。美国商会会告诉你们,今天在中国,他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充满敌意的商业环境。”

中国和美国究竟是不是敌人?现在是不是?未来是不是?专家们各执一词。虽然没有全美民调数据反应民意,但是,出席这次由“智力平方”主办的辩论会的450名与会者,在辩论之后的投票显示,不同意“中美是长期敌人”的占56%,赞成的为32%。

而在辩论之前进行的表决显示,支持者为27%,反对者是35%。也就是说,经过上述辩论,支持者增加了5个百分点,反对者增加了21个百分点。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