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中两国经济自由度排名下降


《华尔街日报》和美国传统基金会1月20日在香港和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公布2010年“经济自由度指数”。香港仍然是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排名则有所下降。

这套指数从10个领域给179个国家的经济自由度打分。得分越高,表明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程度越低。

香港在2010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中保持了最自由经济体的排名,在179个经济体中位列第一。自从《华尔街日报》和美国传统基金会开始编制这项指数以来,这是香港连续第16年名列榜首,从来没有被其它经济体超越过。只不过跟去年相比,香港的评分略微下降了0·3分。报告指出,尽管香港的商业自由度和劳工自由度得分比2009年度都有提高,但是香港在贸易自由度、货币自由度以及腐败对经济影响的程度等几项要素的得分都略有下降。

2010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的作者之一、传统基金会副总裁吉姆·霍尔姆斯在华盛顿的发布会上说,这次评分的100多个经济体中,大约半数在经济自由的道路上不是停滞不前,就是出现倒退。另外50%参评经济体的经济自由化进程正在不断取得进展。因此,2010年度的经济自由度指数平均得分为59·04,跟去年相比基本没有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2010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中的排名位列第8名,比2009年度的排名下滑二个名次。英国和中国在2010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中的排名也都下降。本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的作者之一、传统基金会副总裁吉姆·霍尔姆斯认为,这些国家的排名下降是因为政府限制了公民的经济自由。

“一些国家尤其是英国和中国,可能还包括美国,它们限制国家的经济自由。但许多其它国家,包括澳大利亚、韩国、墨西哥、德国,甚至法国,它们甚至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继续给予或者加强了公民的经济自由。”

加拿大在本年度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位列第七,取代美国成为北美最自由的经济体。

传统基金会副总裁吉姆·霍尔姆斯说,美国本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政府为了应对金融和经济危机而对市场进行干预。他说,

“从很大程度上说,美国排名下降是由于华盛顿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而采取的干预措施。我们评估的政策影响只是截止到2009年6月底之前的,这些影响导致了10个评估领域中的7个得分下降。其中三个领域的退步非常明显,它们是金融自由度、货币自由度和产权自由度。”

传统基金会数据分析中心主任威廉·比奇补充说,政府支出的变化反映其干预的程度。当政府支出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大幅度增加,财政赤字扩大预示居住在美国的人未来的支出会下降,或者他们的赋税会增加,而增税对经济自由度的伤害尤其严重。

比奇说,政府对金融市场的过度干预可以挫伤国家在金融领域的竞争力。

“政府的行为超出它的职责范围,到处插手,就会降低国家在金融市场的竞争力,引起低效率,还会违背成百上千万投资者的意愿。”

中国本年度的经济自由度排名比上个年度下降8个名次,位列140名。传统基金会政策分析师安东尼·金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问题时说,中国在经济自由度方面总的来看放慢了脚步。

“遗憾的是,中国总体的经济自由度进展落后了。这已经反映在了我们的商业自由度、劳工自由度和综合投资自由度等领域。”

在评定经济自由度的10个领域中,中国在5个领域的得分低于平均分50。其中财产权自由度得分20分,投资自由度20分,金融自由度30分。跟去年相比,中国的贸易自由度和腐败程度得分增加,而腐败程度得分跟经济自由度得分成反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