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1月5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1月1日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金融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的新年”。文章说,“新年是评论家们为新年预测的时节。我担心的是国际经济学问题。我预测2010年将是中国年,而且是消极意义上的中国年。”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中国已经成为金融和贸易大国。但是,中国的行为却不像其他经济大国。中国追随的是一种重商主义政策,把贸易顺差保持在不自然的水平上。在今天这个经济到处吃紧的世界上,中国的这种做法用不好听的话说就是掠夺性的。”

文章说,“事情的原本是这样的:跟自由浮动的美元、欧元或日元不一样,中国的货币根据官方的政策定在6.8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价位上。按照这个兑换率,中国的制造业对其竞争对手有巨大的价格优势,结果导致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在正常情况下,贸易顺差带来美元流入,会使中国货币升值,除非私营投资者撤出中国。然而,现在的情况是,私营投资者在试图进入、而不是离开中国。但中国政府限制资本流入,尽管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大举收购美元然后把美元存放在国外。这一切促成中国拥有两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这种政策对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国营工业部门有好处,但对中国消费者没有好处。那么,对世界其他国家如何呢?”

克鲁格曼的文章继续说,“过去,中国积累大量的外汇,其中许多被用来投资于美国的债券。这导致美国利率保持低水平,对美国有一定的好处,尽管这种低利率是导致房地产市场泡沫的主要原因。但是,现在全世界多的是低利率的资金寻找投资的机会。短期利率接近零,长期利率高一些,只是因为投资者预期零利率的政策将来会结束。因此,中国购买美国债券无关紧要。”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与此同时,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从吃紧的世界经济体系中吸走各国迫切需要的需求。我所作的粗略估算显示,在今后几年里,中国的重商主义政策可能会减少美国人140万个工作机会。但中国方面拒绝承认存在这个问题。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对外国的抱怨做出反应说,‘一方面你们要求人民币升值,另一方面你们又采取各种保护主义措施。’”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其他国家确实是采取了一些(有限的)保护主义措施,这完全是因为中国拒绝让其货币升值。有关国家完全有理由采取更多的类似措施。但是,其他国家会对中国采取保护主义措施吗?我通常听到两个理由,认为不应当在贸易和货币政策上跟中国对抗。但是,这两个理由都经不起推敲。”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首先,有一种说法是,我们不能跟中国对抗,以免中国大举抛售其美元储备,让美国经济乱套。这种说法完全错了,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真的是大举抛售美元会让中国自己蒙受巨大损失。一个更大的问题是,目前那些让中国的重商主义政策对世界其他国家如此有害的因素也意味着中国基本上没有金融影响力。”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我要再说一遍: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低利率的资金。因此,假如中国开始抛售美元,我们就没有什么理由认为中国的做法会使美国的利率显著提高。相反,中国抛售美元会导致美元对其他货币比价疲软。但这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这有利于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和就业。因此,假如中国真的抛售美元,我们应当向中国发感谢信。”

克鲁格曼的文章说,“第二个说法是,保护主义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坏事。假如你要是相信这种说法,那你学的经济学基础课就一定是从外行那里学来的,因为在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不能恢复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平时的规则是不适用的。”克鲁格曼的文章接着说,他的这种观点,来自已故的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他是现代经济学的鼻祖。

克鲁格曼的文章最后说,“总而言之,中国的重商主义政策是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重商主义政策的受害者不会从贸易对抗中损失什么。因此,我愿意敦促中国政府重新考虑其顽固立场。否则,中国政府现在所抱怨的那种非常温和的保护主义会成为某种严重得多的事情的开端。”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nytimes.com/2010/01/01/opinion/01krugman.html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关键词:纽约时报,中国,重商主义,保罗·克鲁格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