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媒体评中国(2009年10月22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10月22日发表美国西北大学政治科学助理教授石宗瀚的文章,题目是“为什么中国还不能成为领袖?”文章说,“在经济发达国家大都出现破纪录的财政赤字的时代,寻求新的全球经济领袖是合情合理的。仅仅从官方报告的赤字和现金储备来看,中国似乎是一个理想的候选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位资深官员上个星期六在北京透露,在经过内部调整之后,中国可能很快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二大股东。”

石宗瀚的文章说,“但是,全球经济领袖并不是仅仅靠现金储备就可以确立的。要想获取更大的全球经济角色并且令人信服,北京政府就必须向全世界表明,它理解现代经济得以运作的规则,明白如何按那些规则办事。然而,世界经济下滑却表明了中国在这方面是多么落后。中国的市场制度和机构明显落后于先进的亚洲和西方国家。中国政府的某些部门继续肆无忌惮地无视产权和商业合约。有关的规则被方便地扭曲来迎合有势力的国营企业。”

石宗瀚的文章说,“中国政府无视产权和合约,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国内的私营企业家。最近几个月来,成百上千的私人租赁或私人资本的煤矿被强制国有化。北京只要发出几个通令,中国那些把自己的储蓄投资于煤矿的投资家就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亿。在其他部门也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比如,中国政府部门为了减缓越来越严重的生产力过剩的问题,强迫私营公司把企业按照政府定价卖给国营的同行企业。由于中国的司法体系和政府部门都站在国营公司一边,私营公司没有什么办法抵御政府的接管。”

石宗瀚的文章说,“外国投资者先前可以享受某种程度的保护,不受这种政府掠夺行为的侵害。然而,在这次全球经济下滑期间,外国投资者也成为受害者。为了减少那些跟海外同行企业签订赔钱的衍生证券合约的国有企业的亏损,负责监管国营企业的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在今年9月表示,这些国有企业可以不履行合约,因为该委员会从未准许某些国有企业签署衍生证券合约。这一举动让在香港的一些银行惊讶万分。因为不希望得罪中国政府,外国银行现在准备接受仲裁,但它们感到很不情愿。”

石宗瀚的文章说,“在一起类似的个案中,投资于中国庞大的不良资产的外国投资者今年7月惊讶地得知,中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判定合法收购不良贷款的外国投资者在没有得到担保者和当地外汇管理机构许可的情况下,不得获取贷款担保附属财产,尽管原初的贷款担保者保证提供担保附属品。这一裁决让不良资产的外国投资者在很难收取贷款的法定附属担保品,要想收取,就必须通过重重司法和官僚机构的障碍。”

石宗瀚的文章说,“中国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比拒不履行衍生证券合约更清楚地表明了中国还没有准备好担当世界经济领袖。中国政府在2000年代早期邀请外国投资者投资于中国的不良资产,以协助消化中国1.4万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贷款。...但是,一个很有关系的国营公司...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早先的一项有利于外国债权人的裁决,最高法院的法官们就推翻了先前的裁决,作出了对该公司有利的裁决。”

石宗瀚的文章最后说,“中国的决策者们应当知道,全球经济领袖并不是仅仅凭大笔的现金储备就可以得到的。从长远来说,对产权予以可信的尊重以及不带偏袒地强制执行商业合约会吸引更多的全球投资者进入中国的经济圈。在那样的一天到来之前,中国的经济将只是容易吸引有关系的寻租者,这些人获利靠的是中国政府乐于扭曲规则。”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4500604574484532133485624.html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