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维州前犯人重获投票权


今年总统大选选情胶着,每一票都很关键。在美国的一些州,被定罪的重刑犯会被剥夺投票权,即使他们刑满释放以及假释结束后也不许投票,摇摆州维吉尼亚州就是其中之一。今年早些时候,维州州长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 试图改变该州投票法律,自动恢复20万刑满释放者的投票权,这引起了轩然大波。

今年四月,维州州长麦考利夫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恢复几乎所有刑满并完成监督释放期(supervised release)的人的投票权,总共包括20万6千人。这当中80%的人是非暴力犯人,他们的投票权会被立即恢复。而其他的暴力犯罪者的投票权则要在完成监督释放期三年之后才能恢复。

维州共和党人对此提出了上诉。该州最高法院推翻了麦考利夫的行政命令,判决称权利的恢复不能一概而论,只能逐个案例认定。

今年八月,麦考利夫说他已经逐个审核并签署了1万3千名刑满释放者的权利恢复文件。到10月下旬,这个数字超过了6万7千人。这个数字还在增长。相比之下,2012年大选中,奥马巴在维州赢得了对手罗姆尼大约15万张选票。

虽然麦考利夫说,所有的案例都经过逐个仔细审核过,但一些反对改变投票权利法律的人认为,他这么快为这么多人恢复权利,根本不可能对每个案例都仔细审查。他们认为,麦考利夫的行为是没有顾及维吉尼亚的社会安全和民众利益。

保守派智库“平等机会中心”(Center for Equal Opportunity)主席罗杰·克雷格(Roger Clegg)说,没有事实证明已经洗心革面的刑满释放者不能享有投票权。

他说:"在我们相信一些人有权在民主制度下投票之前,他们必须要有基本符合客观标准的责任感、可信度和义务。总归一句话,如果你不想遵纪守法,你就不能行使为别人立法的权力。投票就是这样,你在立法。当你在公民表决、选举或者倡议中投票,你就是在直接立法。当你投票选举立法者或者执法者时,你就是在间接立法。而我不认为犯过重罪的人有符合最低标准的责任感。”

而一些刑满释放的人却认为,投票权是受宪法保护的公民的基本权利。

乔书亚·凯格尼在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帮助刑满释放的犯人重新融入社会的非盈利组织担任监狱项目协调人,(Joshua C. Cagney, Jail Programs Coordinator at O.A.R.)他自己曾因酒后驾车撞死人而被判入狱。

他说:"为什么一个人要证明自己洗心革面才能选举能代表自己的那个人?我不认为这个权利要求你必须符合标准。对于选举能够在国会、众议院和白宫中代表自己的人来说,做一个道德正直的公民不是必要条件,宪法中没有说你必须是个完美的人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个国家建立的基础只说每个人都有不可剥夺的权利来对包括宪法及其前十条修正案在内的事情表达他们的担忧。”

很多人,特别是共和党人士认为,麦考利夫在大选前采取这一举动是为了给民主党拉票,因为对于美国监狱里比例很高的少数族裔囚犯来说,他们优先关注的事情和民主党的议程合拍。而且麦考利夫是民主党,重获投票权的人会买民主党的账。

连川普在维吉尼亚州的竞选活动中也说:“希拉里•克林顿指望靠她的朋友麦考利夫,让成千上万的暴力重罪犯来到投票站,企图抵消执法人员和刑事受害者的选票。他们让这些不该被允许投票的人在你们维吉尼亚州的大选中投票。”

但很难确定被恢复投票权的刑满释放者中到底有多少人会真正去投票,又有多少人会把票投给民主党。凯格尼通过麦考利夫今年的行政命令重获投票权,但他还没有下决心今年把票投给谁。

他说:“老实说,我不知道今年会投票给谁。但作为一个犯过罪,现在投票权被恢复的人,我不能说我要投给民主党还是保守派。我也可能投票给第三党的候选人。我会按照对我和我认为对总统候选人、国会候选人和其他候选人重要的原则来投票。”

虽然凯格尼认同恢复刑满释放者投票权的做法,但是他认为这么做不该是出于政治目的。

他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和美国许多人,不管是犯没犯过罪的人都厌倦了一些民选官员在政治动机下采取行动,并批评其他的民选官员。这就成了一局棋,而美国3亿2千万人都成了棋局里的卒子。我觉得这不公平,只因为别人给我们的分类就让我们成了卒子,这使我们很容易觉得被疏远了。作为美国七千万曾被判有罪的人之一,我感到厌倦。”

其实,在维州,并不是只有民主党支持恢复刑满释放者的投票权。该州前任州长,共和党籍的鲍勃·麦克唐纳(Bob McDonnell)在2013年已经放松了该州的法律,考虑自动恢复完成刑期并付清罚款和赔偿的非暴力犯人的投票权,但他们需要自己提出申请。

就全美范围看,大部分州的法律都规定,一旦犯人完成刑期、假释结束,他们的投票权就会自动恢复。缅因州和福蒙特州的法律进一步明确规定不剥夺罪犯的投票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