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活在阴影里的人(5):加拿大“毒品安注屋”引争议


Insite的毒品安注屋位于温哥华海洛因区最臭名昭著的一个街区,是一个有专人监督注射毒品的机构。在那里,护士提供客户清洁的针头用于注射毒品。研究人员发现“安注屋”有效地降低了那个地区的HIV病毒的感染率。但是,“安注屋”并非没有争议。批评者认为“安注屋”会导致毒品使用的增加。

温哥华一直被称为太平洋西北地区的一颗珍宝,但是温哥华也有黑暗的一面。在市区的东部,有4000多名静脉注射毒品者生活在这里。喜士定街周围的小巷是公开的毒品市场和枪战场所。

理查德•提格曾经是海洛因“瘾君子”,感染艾滋病病毒超过24年了。

理查德∙提格 海洛因戒毒者理查德∙提格说:“你瘾上来了,就想来上一针,你会去最近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就是这条巷子。你就想马上来上一针,一点也不想等。你不会等着去找个房间。你会去最近的地方,相对没有人看见的地方,然后马上来一针,享受快感。”

社区为此建了这个“安注屋”,北美第一个有专人监督注射毒品的机构。

海洛因戒毒者提格说:“人们毒瘾很大的时候,他们的目标就是,不管我们说什么,他们就要吸毒。那么,你的关注点就变成了,如果他们必须要吸毒,我们怎么做才能使吸毒比较安全,降低吸毒者感染病毒、造成大伤口的风险,以及减小吸毒者需要其它医疗服务的可能性。”

“安注屋”有12个注射室,客户可以在那里在健康专家的监督下注射自己的毒品。

“艾滋病预防项目”主管安德鲁∙德:“水在这里,消过毒的…”

在这里,客户可以拿到干净的针头、纯净水,并且有人帮助他们清洁伤口。

理查德注射海洛因的时候,“安注屋”是他的避风港。

提格说:“我知道,“安注屋”是上帝赐给温哥华和很多人的。我知道,有几个星期,“安注屋”挽救了10或15个过量注射毒品的人。”

“艾滋病预防项目”主管安德鲁∙德说:“我们做的重要的一件事是显著抑制了感染HIV和丙型肝炎病毒人数的增长。我认为,我们这里HIV病毒的感染率很可能降低了约70%。”

但是有人斥责“安注屋”。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和国会中的保守派想要关闭“安注屋”。

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大卫∙T∙约翰逊说:“在加拿大或一些中欧国家,对‘安注屋’这类机构进行了很多研究。一些研究表明,这类机构有利于公共健康。另一些研究则显示,这会从让更多的人吸毒成瘾,健康危害很大。”

吴里奥•蒙坦仁博士表示,设立“安注屋”的健康专家对“安注屋”是否能减少HIV病毒感染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英属哥伦比亚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吴里奥∙蒙坦仁博士说:“一次又一次的数据的结论并不一样的。 有的说,‘是的,是有帮助。有的答案是否定的,我、我的同事以及整个社区所关注的事并没有实现”。

如今,理查德•提格的生活重心是如何获得平衡与宁静。

提格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个公园吗?因为你只要环顾一下四周,就知道这里非常宁静。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摆脱。我不用再站在街上,站在背街的小巷里,站在垃圾桶旁边生活。”

他说: “我仍然要面对作为艾滋病毒携带者带给我的羞辱,我一直无所忌讳。我的最好建议就是脸皮要厚一点。你改变不了,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你就要要学着如何生活下去。”

其它国家也设有监督注射毒品的项目,不过,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计划马上开始设立这样的机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