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平反六四猜测多 香港候任高官回避话题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

香港 - 香港纪念六四事件23周年的规模,超过了往年。曾在1989年谴责六四镇压的梁振英等人在即将出任香港高官之前大多回避六四话题。人们对于中共何时平反六四的问题也议论纷纷。
*人气旺盛筹款多*

香港民运团体支联会在6月4日于维多利亚公园主办的烛光晚会,号称有18万人参加,打破了1990年以来每年的人数记录。而警方说有8万5000人参加。中国半官方的通讯社中通社罕见地用大约200字发了消息,报道这个晚会,引用了警方数字,没提支联会。

按照支联会估计的数字,1990年有15万人与会,后来人数大幅度滑落,在2009年回升到15万,后两年保持这个高位数字,今年创新高。而香港警方估计的数字要低得多,有9年每年只有一万多人,最高数字是2010年的11万3000人。

香港苹果日报6月6日的头条标题是《脸书效应 反霸精神 中国的维园 良心的基地》。英文的南华早报一篇社论的标题是《六四的烛光依然闪耀》。明报刊登了一些打算参加晚会的大陆客背面的照片,说他们不愿意正面上镜,担心当局报复。他们的T恤衫上有“民主”“六四23周年”字样。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主席台上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主席台上


支联会在六四之夜筹款232万港币,打破了记录。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说,其中100万将用于日常开支,130万将用于建立永久性的六四纪念馆。下面是维园晚会上的歌声和口号。

他们主要用粤语呼喊的口号是“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临时性的香港六四纪念馆在一个多月前开幕,李卓人在几天前就说已经有六千多人参观,估计至少有20%是大陆人。纪念馆外有人排队,馆内有民主女神雕塑和不少照片。

*高官今昔两重天*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曾在1989年6月5表态:“深切哀悼所有壮烈成仁的北京爱国同胞。强烈谴责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他随后还在电台节目中说:“大家从乐观至悲观,从悲观到绝望,从绝望到震惊。”但是最近,梁振英面对记者们的几次追问,都不谈六四,而表示:“已说了很多,再无补充”。

香港新领导班子的成员、一些候任的司局长情况也类似。有几个人不回答问题,有人说:“要用良心思考问题,将来历史,下一代会有判断。” 还有人说:“我个人的立场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港市民能就六四事件或任何他们关心的议题行使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只有盛传将出任财政司副司长的陈茂波表示不忘六四,支持将六四事件写入教科书。在平反六四问题上,陈茂波说:“要给内地时间”。

明报的民调显示,有将近70%的香港市民认为,在梁振英当政期间,香港纪念六四的自由会缩小。

有人甚至担心,今年的六四烛光晚会将是香港的最后一次。在大会上,被六四坦克造成伤残的方政带领大家高呼口号:“平反六四!勿忘六四!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不信六四不翻案 北京平反待何年?*

明报在维园晚会上对300人的问卷调查显示,只有6%的人认为六四会在5年内平反,有14%的人认为需要6到10年。明报还引用流亡民运人士王军涛的话说,最快也要等十八大召开的两年后,“因为新任领导层必须站稳脚跟,才能提出平反六四。”

去年曾经和温家宝总理长谈过的香港前人大代表吴康民表示,肯定和否定六四都会引起一大串问题,涉及许多人和事,所以中央搁置六四问题。他还认为“六四早已悄悄地平反”。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对六四事件在短期内平反抱乐观态度,认为“有可能今年就能做到”,因为平反者得民心,压制平反者遭民恨。但天安门母亲们则持悲观态度。她们的公开信说:“‘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也变得遥遥无期。人们对于未来感到极度的无奈和迷茫。”

茅于轼和“天安门母亲”这个团体的发起人之一张先玲都认为,要等到当年参与六四事件的官员完全淡出权力中枢,才有希望平反。

南华早报的新闻分析说,将在十八大建立的新领导层,在1989年没有直接参与镇压行动,他们接班后,给六四翻案的障碍会逐步缩小,给新领导层更大的余地来为此做准备。

但是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华的朋友、长居法国的学者游顺钊不看好十年内或者习近平交班时平反。他在《世纪.六四结:平反二字喊哑一代人》这篇文章中写道,习近平肯定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就算他想在民主改革方面有所作为,也会另开一个新帐簿,不会主动为邓、李、江等人结帐。二把手李克强看来更不是个温家宝。”“ 他们只好拖得多久就多久。”不过学者游顺钊也表示,如果六四风云在全国再现,那么平反当然在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