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小小菜园村 挡住香港巨额高铁项目


菜园村抗议政府征地

菜园村抗议政府征地

为了配合中国大陆迅速发展的高速铁路建设,香港政府决意要在年底前动工修建一条通往深圳和广州的高铁。然而政府的这项六百三十亿港元工程却被住在一个叫菜园村的穷乡僻壤的老百姓所阻挡。这个案例也许是香港近代史上最受瞩目的一个维权案例。

在高楼林立、豪华壮丽的香港,位于新界的菜园村算得上是一个穷乡僻壤。它既没有富丽堂皇的民宅,又没有作业繁忙的加工厂。一条满是尘土的小路是小村通往外面世界的主要通道。

然而,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村庄显然在经历一场非同寻常的动荡。在村庄的入口处,扑面而来的是各种各样的标语。一幅布条上写着:“政府不仁,我不义。官逼民反,抗争到底。”另一幅标语写着:“高铁杀村不见血,赤手空拳护菜园。”

就在记者正在拍照的时候,村口小卖部里传来一声老人家的吼叫:“你是干什么的?” 看来,这位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就是这个村庄的门卫,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能进村。

*村里发生了“911”事件*

去年11月11号,村里发生了一场村民们所说的菜园村911恐怖攻击事件。村民们回忆说,那一天几十名身份不明的人突然降临菜园村。他们手里拿着测量仪器,卷尺和标记工具,挨家挨户进行测量,并且在居民们的房子上标上了一个个编号,还四处拍照。一年后,村民黄四娇回忆起那天发生了的事情时仍然很激动。她说:“ 无缘无故的来了几十个人,来到我们的家,说要看我们的房子。”

村民卢明光指责政府不尊重村民

村民卢明光指责政府不尊重村民

*村民抗争政府征地计划*

后来村民们才知道,这些不速之客是香港政府地政总署的工作人员,奉命到菜园村进行测绘,为政府征收近两百万平方英尺的土地做准备。较早前,政府决定征用菜园村的土地,为一条香港通往深圳和广州的高速铁路修建车场和救援设施。村民卢明光说,村里的人得知政府的计划之后义愤填膺,纷纷谴责当局的做法。他说:“最主要的是他们处理的方法不好。你完全把我们这些村民当成是普通的市民,一点也不尊重我们。这么大的工程项目都不来跟我们咨询,偷偷过来,贴上一张纸,就说要拆我们的房子。这样做,每个人都不会接受。”

村民们决定要抗争。他们很快就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团结起来,共同对抗政府的征地计划。村民们挑选了本身就是做社会工作的居民高春香担任领导人。后来,高春香还有一个正式头衔--菜园村居民维权组主席。她说:“我现在才知道我(当时)在做维权运动。其实我只是想拿一个公道,或者说,做最基本的事情,就是保护我自己的家园。我在想,反正我都要保护自己的家园,我顺便保护其他人的家园,我们一起来做。就是这样而已。 ”

村民黄四娇

村民黄四娇

*争取全社会支持维权*

高春香带领的菜园村维权运动引起了住在城里的社会活动人士朱凯迪的注意和支持。这位民权活动人士号召全社区都来关注弱势群体,并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征集了上万名民众的签名,使政府明显感受到了来自民间的压力。朱凯迪说:“最后,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大概有一万多人签名,那个就变成一个力量,使政府感到这个事情很难搞,很多市民站在村民的后面。”

在政府忙于庆祝60周年国庆的时候,朱凯迪和菜园村关注组其他成员组织了《用温柔支持抗争 去菜园村过中秋》音乐会,还定期组织年轻人去菜园村郊游,去立法会听证会表达自己的诉求。现在,每个周末都有一批批城里的大学生和中学生来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为村民们打气。活动人士说,菜园村维权运动可能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受瞩目的一个维权案例。

*维权运动需要媒体的力量*

菜园村居民维权组主席高春香说,这场维权运动的规模之所以这么大,还要归功于传媒的力量,这一点香港比中国大陆更幸运。她说:“我看到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居民)他们这样被政府拆,我的心都痛得不得了。相比起来,香港好很多。至少我们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真的是全世界的人,包括你的电台,还有一些欧洲的电台,他们也来拍。最少,人家知道有这个事情发生,也会跟我们评估一下,到底谁对,谁不对。而且希望通过这个方式,争取在政府和市民的需要之间达成一个平衡。”

菜园村居民维权组主席高春香

菜园村居民维权组主席高春香

蓬勃兴起的菜园村维权运动显然对政府的运作产生了影响。政府运输局官员说,过去一年来,政府官员与菜园村居民见面了至少40次,努力与村民们沟通,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政府正在努力与村民沟通*

香港政府依然希望能按原计划在今年年底启动高铁工程。有报道说,政府可能会把赔偿金额大幅度提高。但是,菜园村居民代表高春香说,目前百分之九十的村民表示,无论赔多少钱他们都不会搬迁。她说:“在今天的社会里,钱虽然重要,但是有一些东西不比钱低下。他们都说,人权、集体的需要,以及和谐的社区,还是一样重要。反正我们村民本来就是过着很简单很朴素的生活。 ”

亲政府的政党民建联中央委员黎荣浩支持政府修建高铁工程,但他也同情菜园村村民的处境,并希望政府在与村民沟通方面做得更好。至于高铁项目可能因村民的反对而被迫推迟,黎荣浩认为各方意见不同反映了香港是一个多元化社会,这比二、三十年前政府在进行大型工程时不顾弱势群体利益的做法要好很多。他相信中国大陆二、三十年后也会做得更好。


关键词: 香港高铁,菜园村,高春香,朱凯迪,维权运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