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探访印共(马派)大本营


印共(马派)喀拉拉邦总部大楼 (美国之音朱诺)

印共(马派)喀拉拉邦总部大楼 (美国之音朱诺)

在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的首府特里凡得琅市(Trivandrum),AKG中心大厦是一座广为人知的地标性建筑。这座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大楼位于闹市中心,大门上方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镰刀斧头标志。这里就是印度共产党(马派)喀拉拉邦的总部。

1957年,印共(马派)在喀拉拉邦的大选中获胜,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依靠民主选举获得执政权的共产党政府。此后,印共(马派)在喀拉拉邦连续执政了50多年,直到2011年,才被国大党领衔的政治联盟以微弱优势所击败。

印共(马派)党员、出租车司机萨利姆(美国之音朱诺)

印共(马派)党员、出租车司机萨利姆(美国之音朱诺)

50多年来,喀拉拉邦成为印共的真正大本营。在这里,印共拥有最多的党员人数,多个行业的工会和农业合作社都是印共领导的下属机构;在这里,随处可见飘扬着的镰刀斧头红旗,先后遇到的几位出租车司机得知记者来自中国,都会高呼几句“马乌—泽东——辛达巴”(毛泽东万岁)。其中一位司机萨利姆(Saleem)主动介绍说,自己就是一名共产党员,曾经作为候选人参加过地方议会的选举。

“议会道路”受到中共批评

约翰·马泰(John Mathai)是喀拉拉邦印共(马派)的秘书长,他带着记者参观了AKG大厦里的办公室、图书馆、党报编辑室等部门,还给记者介绍了参观中遇到的党员“同志们”,其中有两位党员,过几天就要去北京跟中共进行一些党际交流活动。

坐在AKG二楼简朴的办公室里,马泰向我详细介绍了印共(马派)的发展史。印度共产党诞生于1920年,地点是前苏联的突厥斯坦自治共和国(现已分成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等独立国家)。印共以组织工农运动起家,建党初期,党的纲领和指导思想深受苏联共产党的影响。二战期间,由于英国与苏联成为反法西斯阵营的盟友,印共支持英、苏一方,而没有参与甘地和国大党领导的、旨在反抗英国殖民主义的不合作运动。

印度独立后,印共曾短暂领导了反对封建领主的武装运动,遭到印度政府的镇压,大量印共骨干被投入监狱。不久,印共放弃武装斗争的指导思想,决定以合法政党的身份参加全国性和地方性的选举,并在喀拉拉邦率先取得了胜利。

然而,在1957年于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共产主义大会上,印共的“议会道路”遭到了中国共产党的严厉批评。虽然印共并未因此而放弃其既定方针,但分歧和裂痕也开始在党内出现。马泰认为:“印度和中国的国情不同,印共和中共所选择的道路不同,也是在所难免的。”

中印战争成为印共分裂的导火索

1962年发生的中印边境战争将印共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作为国际共产主义大家庭的成员,印度共产党的官方立场是支持中国,认为这场战争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然而,印共党内的看法并不一致,继而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并因为各自的立场而分成“国际主义派”、“民族主义派”和中间派。其中,“国际主义派”也就是亲中派,该派的大量骨干党员由于反对印度政府的言论而被逮捕入狱,而“民族主义派”虽然支持印度政府,但也因印共整体立场而受到“牵连”,部分成员也同样被捕入狱。

随后,由于中共与苏共的关系恶化,印共内部也分裂出“亲苏派”和“亲中派”。右翼的“亲苏派”主张与执政党国大党合作,被左翼的“亲中派”批判为“走修正主义路线”。在1964年的印度共产党代表大会上,印共的左右阵营彻底分裂,其中的“亲中派”从印共当中分离出去,另行组建了印共(马派),英文的缩写是CPI(M),与原来的印共CPI区别开来。

此后的几十年间,印度共产党经过一系列的分裂、融合、再分裂,先后出现了50多个派系。不仅在名称上有印共(马派)、印共(马列派)、印共(毛派温和派)、印共(毛派极端派)之分,在意识形态和方针政策上也分成传统的左翼、联合印度政府的右翼、以及坚持武装斗争的极端左翼等各种阵营。

而在这些众多的派系中,印共(马派)一直是最为稳定、坚持走议会道路参与国家治理的政治党派。他们先后在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以及特里普拉邦取得了政权,其中,喀拉拉邦是印共(马派)群众基础最雄厚、执政时间最长的邦。

印共在喀拉拉邦取得成就的原因

历史上,喀拉拉邦一直是印度的主要农业产地。印度独立初期,喀拉拉邦的大量底层农民与拥有土地的贵族阶层之间有着巨大的贫富差距,这使得印共的“均贫富”主张有了广泛的支持者。此外,喀拉拉邦不同于印度北方一些省邦,没有强烈的宗教对立和种族对立,民族主义政党和极端宗教党派在这里缺少施展拳脚的空间,使得代表下层百姓利益的共产党易于获得更多的支持。

同时,喀拉拉邦传统上一直是重视教育的地区,从独立到现在,喀拉拉邦的识字率始终是印度各省邦中最高的。这种高识字率有利于农民和手工业者了解政治、参与政治。自从1957年执政以来,印共(马派)政府坚持抓教育,将印共的主张和思想在学校中进行传播,也为该政党在地区内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接班人。

然而,批评人士也指出,印共(马派)在意识形态上逐渐显出落后于世界发展的趋势,这是他们在上一次大选中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印共(马派)一直致力于反对全球化,反对资本主义的“入侵”,历届喀拉拉邦政府对招商引资并不热心,一味沉溺于“小农”的均衡发展模式。

应记者要求,马泰请图书管理员展示了他们的藏书,除了马克思、列宁的著作专柜,记者还发现了中共专柜,上面陈列着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的专集。马泰表示,印共(马派)在下台的这几年里,也在不断学习,改变自己的认知结构。他们先后组织了几个访问团,前往中国、俄罗斯去取经。“世界在不断变化,政党自身也要变化,”马泰说,“我相信,在明年(2016年)3月的新一轮大选中,我们会取胜,会重新夺回政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