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朝鲜“国宝”牡丹峰乐团北京罢演原因析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现身北京国际机场,准备离开北京(2015年12月12日)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现身北京国际机场,准备离开北京(2015年12月12日)

朝鲜金家父子亲手打造的表演团体在北京突然“弃”演回国,是中朝关系中出现的一次罕见的外交事件,对双方微妙尴尬关系将产生深刻深远影响。朝鲜最高级别和水准的轻音乐团、合唱团首次到北京献艺,屁股尚无坐热即打道回府,个中原因众说纷纭,当局守口如瓶,舆论一律,删贴消音如仪,美国之音媒体观察综合如下:

罢演原因 众说纷纭

其一,叛逃说:上周六 (12月12日)乐团(含牡丹峰乐团和功勋合唱团)突然坐飞机回国,引发评论猜测如潮。排在第一的就是说,该团有两名团员脱队。平壤大怒,立刻撤团。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在平壤,准备上火车(2015年12月9日)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在平壤,准备上火车(2015年12月9日)

其二,级别说:一种是朝方要求不久前刚去了朝鲜的常委刘云山出席,但中方只答应文化部副部长出席,朝方要求起码要政治局常委,中方只答应委员出席。双方无法谈拢。又有韩国媒体报道:朝方希望习近平或李克强观看演出,中方说只能派政治局委员观看。双方达成协议。

其三,氢弹说:这种短暂而脆弱的协议由于金正恩在12月10日该团抵达北京同一天发出“氢弹”论而破局。韩国媒体说,中方因此降低看演出官员级别,朝鲜不满,双方破裂。为此,中联部长宋涛和老部长、现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和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在该团下榻的民族饭店协商无效(双方背后能拍板的当然是金正恩和习近平),罢演成定局。

其四,绯闻说:这是指从该团决定访华到入境东北为止,大陆有关其团长玄松月大校的报道和绯闻不绝于耳:都说她是金正恩的“旧情人”。朝鲜觉得最高领袖受到羞辱,不堪忍受而撤团。

其五,内容说:朝鲜两个文艺团体演出内容充满“个人崇拜”“狂热战争”意识形态标语口号,豪言壮语,中方要求修改,朝方不许,认定:领袖定的一字都不能改,遂谈判破裂。

其六,金正忌日说:文工团访华前后,恰逢金正日去世四周年纪念日(12月17日)。朝鲜打算举国哀悼。因为朝鲜有在领导人周年忌日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及文艺表演,以示哀悼的传统。

其七,石油/派兵说:有香港消息说:近日,中方增加了中朝边境军力,并中断对朝石油供应,故乐团撤团。

其实,这应是罢演事件引起的连锁反应或后果,而不是罢演原因。

朝方反应:

到现在为止,尚无有平壤方面官方说法。不过,代表团到9日进入中国后,一直到四天后12日牡丹峰乐团回国,朝中社中文网的消息还是:“朝鲜功勋国家合唱团和牡丹峰与团赴华访演的消息引起世界一片哗然。中国各界谈及朝鲜两家艺术团抵达北京,其规模、演出日期、时间和地点,等待着朝鲜民族的骄傲---有名艺术团打响音乐炮声的那一刻。”

从13日起,朝中社中文网瘫痪,无法登陆。

中方反应:

一如既往,官方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媒体加紧控制,访民口如防川。重要官媒报道新华社一句话通稿:“因工作层面间沟通衔接原因。 ”新媒体也没有刊登相关重要评论。

海内外反应:

朝鲜高级外交官在平壤为牡丹峰乐团成员和功勋合唱团奔赴北京演出送行(2015年12月9日)

朝鲜高级外交官在平壤为牡丹峰乐团成员和功勋合唱团奔赴北京演出送行(2015年12月9日)

有北京的专家学者杨希雨、苏浩、邓聿文和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姚树洁教授在海外和中国国内的分析被认为比较“靠谱”。

杨希雨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他12月11日曾对美国之音说,金正恩的氢弹说,不是虚张声势。不过,环球时报周末曾做读者调查,分析金正恩的氢弹说真假,75%以上读者说是假的。

文工团回国第二天(12月13日),多维新闻援引杨希雨(多维说他曾担任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办公室主任)话说:至于牡丹峰乐团临时取消行程,虽然中朝双方对于真实原因始终秘而不宣,但从气氛上来说,对中朝关系造成了很大冲击。

该报道说:至于此次氢弹对于中朝关系的影响,杨希雨以“极大的冲击”进行了总结。因为一旦氢弹试验成功,对中国的安全威胁将是前所未有的,地理安全乃至地缘政治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单从威力来看,这次的氢弹是远比此前的原子弹大得多的武器。通常来说,原子弹的威力为数百到数万吨级的TNT当量,但氢弹的威力,则是原子弹的几何倍数,可能高达数千万级吨TNT当量。何况氢弹不仅会对朝鲜当地居民造成巨大伤害,对距离朝鲜仅一百多公里的中国延吉,也是极大的威胁。”

这位中国的外交事务专家说:有关牡丹峰乐团罢演回国一事:“一次失败的访问,还不如不访问。而且从气氛上来看,确实对于中朝关系也是造成了很多负面的影响。“牡丹峰乐团首次海外演出,应该是一项政治决定,而不是艺术决定。而且从朝鲜方面超高规格来看,对于此次交流也是极为重视的。 ”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苏浩(12月14日)对美国之音谈到了牡丹峰乐团罢演造成的影响:“确实,这个事件应该对中朝关系会造成消极影响。”他说: “朝鲜这个国家是非常‘特殊’的,”“不单是这件事,在过去的很多事情都是逆于国际社会的规则和规范。这不是第一次,我想以后可能还会再有。”

中共中央党校邓聿文教授,因在朝鲜问题上“妄议中央”被从该校(学习时报副编审)下岗。他也在周末对多维说:此次牡丹峰乐团等来华演出是一场政治意义大于文化意义的演出。

邓认为,“绯闻说”淡化了这次演出的政治意义,“消解演出本身的政治意味”。邓还认为,此次朝鲜功勋国家合唱团和牡丹峰乐团来华演出是早有计划的,应是此前刘云山访朝期间定下的结果。因此,“对于此次演出被取消本不应以近期动向加以考量。”

邓聿文认为“氢弹说”也不足为据。他说,一方面,中国对金正恩宣布氢弹确实不满,但这种说法忽略了一个时间点,金正恩宣布氢弹是在12月10日,当天中联部长还会见了朝文工团领队兼朝宣传部第一副部长,另外当天安理会审议朝鲜人权,中国是 投了反对票的,如果中国不满,完全可以投赞成票或是干脆弃权,毕竟这更能表达对朝不满。“所以,不会是这个因素。”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姚树洁在财经网其博客上发文说:这一罢演事件,没必要追究谁是谁非。关键在于:“中朝矛盾,已经到了连用艺术团来调和的空间都很小的地步。”

姚树洁说:根本问题在于,中朝两个国家的价值观已经出现了不可调和的裂缝。中国已成越来越国际化的经济、政治大国,她所考虑的已经不是60年前那场残酷的卫国战争,而是如何成为一个富强开放的大国。

而在金正恩的领导下,朝鲜“其意识形态还停留在60年前”。他说:“金正恩认为,中国要他这个小兄弟,就必须按照他的意志办事。”

演出视频流出 朝方停战讲话中方拟定

朝鲜牡丹峰乐团在平壤演出(2012年7月7日)

朝鲜牡丹峰乐团在平壤演出(2012年7月7日)

牡丹峰乐团罢演后,该乐团在朝鲜的演出视频流到网上。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该乐团在平壤演出无论内容还是形式,以及演出引起的观众对在前排就座的金正恩的个人崇拜,可同文革中毛受到的狂热个人崇拜相媲美。

视频中出现了60年前板门店停战时朝方大将南日的讲话:我英勇的人民军和游击队员,中国人民志愿军同志们:(1953年)7月21日10时在板门店,朝中为一方,以美帝为头子武装侵略的另一方,签署停战协议。该协议签订,是我们为反对外来帝国主义联合势力和美帝走狗李承晚卖国集团,捍卫祖国的独立自由,进行了三年英勇斗争的结果。

不过,据参加了板门店谈判的中方代表丁国钰将军回忆(搜狐网军事论坛):“发言的是朝鲜代表,但发言稿都是我方草拟的。”丁国钰说,当时谈判每方四个人,志愿军和朝方各两人,美军和南朝鲜也是各两人,发言的时候是朝方代表讲话,“可实际上重要的稿子都是总理那边亲自决定的,一般的稿子由李克农出主意,乔冠华拟好,经党委同意报总理批准,第二天再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