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熊健:28年激情燃烧的岁月(1)


美国之音前驻香港记者熊健

美国之音前驻香港记者熊健

来自台湾的熊健在1983年5月15号加盟美国之音中文部之前,在美国的维吉尼亚大学撰写博士论文,出于对新闻事业的热爱,熊健放弃了在这所著名高等学府继续深造的良机,加入了美国之音的新闻广播人行列,一干就是28年。

熊健说:“在28年的工作中,我当过播音员、导播、节目主持人、驻外记者、编辑、电视记者,是一个比较全面的广播人,这要感谢美国之音中文部的工作环境。”

*成为驻港首席记者发挥自己专长*

1999年1月1号开始,熊健被中文部选派前往香港,成为当时中文部驻香港的首席记者。当时为什么选择离开家人,独自前往香港工作呢?熊健回忆说:“当时申请这个工作机会的时候我想,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就应该去尝试一下不同的工作经验,因为在那之前,我有长达七、八年的时间是向中国听众介绍各种美国流行音乐的主持人,但是因为我本身是学国际关系的,我觉得应该学以致用,应该把我的专长,再加上美国之音的新闻训练,到外面观察一下大千世界,尤其是到中国,有机会跟中国人民、官员、中国各地方的人去接触,这更能够增加我的生活历练。”

从1999年开始,到2004年8月8号回到华盛顿的美国之音总部,熊健成为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外记者时间最长、连续6年采访报导中国两会新闻、中文部第一个在天安门广场出镜播报电视新闻的记者。熊健表示,驻港期间,他平均每年都有三、四次机会深入中国大陆去采访,他不仅去了中国偏远的西北地区,也得以到中国沿海大城市去报导,中国东西部城乡两极分化、贫富不均的社会现象给熊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难忘的两次记者招待会*

不过,提到自己在中国采访中的最难忘经历,熊健谈了两件往事。他说:“有一次在山东采访一个有关中国入世贸经济会议的时候,我问中国一个财经官员一个问题:中国方面对入世贸的日程方面有什么看法?这个官员生气了,他就当面质问我说:你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呢?你是哪个单位的?”

熊健回忆道:“根据这么多年我们采访两会的经验,在出席各个省人代会场合的时候,或者是在公开的记者会上, 所有提问题的人都是事先已经安排好的。我记得有一次外交部的人就问我说:下一次有一个会,你要问什么问题,到时点你。所以你要当众提问题是非常不可能的。”

不过熊健表示,即使中国财经官员当时很生气地当着一千多名记者的面质问他,但是作为一个记者,他认为在被允许出席的场合中提问题,哪怕是提回答者不喜欢的问题都是自己的工作职责。

*跟李光耀“较汁”*

另外一次在记者会上的难忘经历是熊健参加了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 中国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就在李光耀大谈中国和新加坡友好合作关系的时候,熊健提出了一个问题,导致全场愕然。熊健回忆说:“当时我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当时新加坡为了在苏州 投资的工业园区,跟中国方面有些摩擦。他对这个问题看法如何?我提了这个问题,李光耀当时愣住了,因为在这之前他讲得眉飞色舞,口沫横飞,说是中国和新加坡合作得非常愉快,但是当时哪壶不开我就提哪壶,我就问他为什么会有这种状况发生。(当时)全场惊愕,尤其是中国记者,报我以非常严厉的眼光,(意思是)说我怎么在这种场合,在谈到中国和新加坡促进友谊的场合,让他(李光耀)去说一些中新之间不愉快的事情呢?”

李光耀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大致回答了熊健的问题,他谈了自己对于当时这个投资计划的一些看法和感想。熊健认为,当时他和李光耀不过都是各司其职而已。他说:“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李光耀有责任去解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记者,我觉得我有责任去问这件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