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周幼康:1991年独家采访张学良引强烈反响


美国之音记者周幼康1991年5月在纽约采访张学良将军

美国之音记者周幼康1991年5月在纽约采访张学良将军

周幼康在美国之音中文部38年的工作生涯中,以自己的实际工作带动中文部逐步从一个翻译机构变成一个新闻机构。他在第一线采访过无数的人和事,用大量翔实、及时的报导打动了无数听众的心,周幼康在中国年纪较大的广播听众中可以说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汪道涵称久闻周幼康大名*

1993年6月7号,在打破海峡两岸延续40多年僵局的“汪辜会谈”举行后不久,时任海协会会长的汪道涵和时任海协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一起到华盛顿,向当地侨界汇报“汪辜会谈”成果。在中国大使馆举行的记者会上,周幼康不顾大使馆事先发出的“汪道涵不接受采访”的通知,主动前去向汪道涵介绍自己,结果是汪道涵的一句“周先生,久闻大名”打开了僵局,让周幼康成为唯一一个在当时的记者会上采访到汪道涵的记者。

当周幼康问汪道涵到华盛顿来是否承担着比“汪辜会谈”更重要的使命时,汪道涵说:“我是来征求各位对今后两岸关系发展方面的建议,我想这方面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薄尽绵力,促成两岸关系向良性方向发展。”

*张学良获释后首访美,说服张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1991年春天,被蒋介石幽禁半个多世纪的“西安事变”主角之一的张学良先生,获释后首次赴美国探亲访友。周幼康回忆说,当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希望能够采访到张学良,但是都遭到拒绝。最终,周幼康通过私人关系说服张学良,于1991年5月11号下午在纽约独家采访到张学良,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美国采访张学良的媒体记者。

当年是如何成功说服张学良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呢?周幼康回忆道:“我说你要让我访问,为什么呢?第一,现在张学良放出来,最关心的就是他回不回大陆,这是大家最最关心的,全中国就在等着他回大陆,这是最重要的,是最大的新闻。如何让中国人民最多最快知道?只有我们美国之音。第一美国电视和报纸大陆看不到也看不懂,只有美国之音透过广播而且不受中国大陆的干扰,能够直接到中国大陆去。”

在那次的采访中,周幼康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问张学良先生是否有回大陆的计划。张学良说:“我还是怀念我的故土,大陆也表示欢迎我回去,但是我因为政治的关系,暂时不想回去。时机还不成熟。如果能够回去,最想看看父母的坟墓,现在政府把我父母都葬在一起了;我也想看看故居、同乡、亲戚,他们应该都已经故去,能看的都是他们的后代,很想看看这些人都怎么样了。”

*张学良访谈报导引起强烈反响*

在谈到海峡两岸关系时,张学良说:“我衷心希望两方面能够和平统一起来,我是非常反对中国分裂的,当年我都是赞成统一的,很反对内战的,这是我最大的希望。”

和张学良的访谈当时在国际华文媒体界引起巨大反响,特别是那是被释放后的张学良第一次公开表态时机未成熟、暂无计划回大陆探亲。不过,在事隔20年后的今天,周幼康在谈及这次采访时,依然认为这只是他46年采访生涯中的普通事件,并没有特别值得骄傲的地方。

*39年如一日地寻找、报导新闻最有意思*

周幼康说:“我40年如一日,天天在找新闻,这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我不觉得哪一个采访是最值得骄傲的、最值得难忘的采访,我觉得每次采访都是很难忘的。我对大人物、小人物同样尊重,特别是小人物更要尊重。”

周幼康表示,自己能够为美国之音中文部工作将近40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他表示,如果时光重来,美国之音仍会是他职业的第一选择。他也为自己能够成为美国政府在冷战时期所进行的宣传工作的一部分感到骄傲。周幼康说:“(美国)政府能够出这么多钱来建美国之音,他的出发点是对的。在那个时代做宣传,美国政府有这个远见,透过广播,运用当时最新科技,把信息传递到封闭的地区,中国是其中之一。他(美国政府)突破铁幕,功不可没,确实在冷战时期发挥了巨大力量,因为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替代它(广播)。”

2005年9月底,在最后一个工作日中,周幼康发完最后一篇采访报导,离开了这个让他一辈子都觉得“很有意思、很快乐”,让他能够一直保持“身体健康、头脑清楚、精神抖擞”的工作。如今,周幼康在华盛顿郊区居住,过着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悠闲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