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著名华裔学者郗小星


美国天普大学物理学系主任郗小星

美国天普大学物理学系主任郗小星

今年5月21日,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国际超导界的著名学者郗小星被美国政府逮捕,罪名是非法输送美国敏感的科技给中国企业和政府。如果罪名成立,他最高有可能被判处80年监禁以及100万美元的罚款。

这件闹得沸沸扬扬的“科技间谍案”经过了将近四个月之后,在上星期五(9月11日)突然有了个意外的结局。负责案件调查的美国司法部宣布,撤销对郗小星的所有指控。

这是否又是一宗类似于李文和案件的针对华裔科学家的调查呢?美国之音的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郗小星博士。以下是专访的记录。

问: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被FBI调查?在你被逮捕之前有什么迹象吗?还是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

答: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我知道这件事情,就是他们进了我的房将我给arrest(逮捕)的时候。他们arrest的时候,我是一点主意都没有,他们到底是在抓我什么事情,他们没有找我谈过。有些事情,比如在机场经历的(搜查行李),是很多人都会经历的,也没有特别觉得怎么样。查行李,看是不是带什么吃的,这事情总是有的,但是从来没有找我谈过什么。

问:能不能谈一谈案件的具体情节?他们指控你的是什么?后来又是如何发现证据有误?是谁发现的?

答:具体的事情还是让我律师来说。但是已经公布的,就是那四个email。第一个Email是说我把一个设备已经deliver(送到)那个institute(机构)了。这个设备实际上是我在中国的一个合作项目,indictment(起诉书)里面,说我为中国取得技术,其实是我和以前的博士后一起在中国做合作项目。这样的一个设备,这个设备和它(起诉书中)说的那个pocket heater,加热器——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口袋式加热器”——我跟中国单位合作,建的那个设备,和这个口袋式加热器不是一回事。

问:后来这个乌龙是谁发现的?是FBI自己确实觉得有问题了,还是你们发现后告诉他们的?

答:是我们发现告诉他们的。还有一个问题,我的科研涵盖很多方向。出事的时候,我的组里有九个科研项目,都是美国的。我做的事,不是单一项目,不是单一技术。我做很多项目,很多种材料,用很多种技术来做。这个过程中自然我就会用不同的办法,用不同的加热器。这也不能怪他们(司法部),给谁来看也搞不清楚。但是,他们(司法部)没有做due diligence(仔细调查),就觉得都是一回事。比如讲,有ABCD几种加热器,假设他说的是第一种,我跟别人说第二种、第三种,他就觉得都是第一种。其实根本就是不同材料。(起诉证据的)四个email中的第二、第三、第四,根本说的就不是二硼化镁,根本说的就是氧化物。二硼化镁和氧化物是彻底不一样的东西。可以说很多制膜要求都是彻底相反的。但是这对于不是专门做我这件事情的专家,就是太复杂的事情了。

问:后来是你们发现了告诉FBI。那么离你们告诉他们和他们撤诉有多长时间?

答:我的律师是8月21号去见的检察官和调查人员,给他们做了presentation(展示),告诉他们这一件件事。

问:二十天时间他们就撤诉了?

答:21天。

问:你在昨天的声明里说,整个案件对于你如同一场噩梦。能谈谈你和家人的遭遇吗?你们的感受是什么?

答:有这么个案子悬在那里,对谁都是个很大的压力。把我带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当然知道以后也是一样。虽然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事,但究竟是不是正义最后能胜出,虽然有信心,但也不能说百分之百会实现。如果要是实现不了的话,对我自己和家人——要坐牢、要罚款——当然是很重大的一件事。从家属来讲,大家都很担心。从出事到现在,我太太就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身体当然也受影响。另外,除了担忧以外,太太的工作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问:她做的什么工作,受了什么影响?

答:她在Penn State(宾州州立大学)做物理系教授。她也有很多科研,跟我是一样的,是非常active(活跃)的研究者。这件事以后,她自己的研究也必然受了很多影响。我女儿本来都安排好了,夏天到非洲去做项目,但也搞得分心得很厉害。大家都很worry(担心)。

问:你女儿是大学生?能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一下背景吗?她遭遇到什么情况?

答:我女儿今年22岁。上大学四年级。出事的时候,她刚刚放假,夏天要去非洲。我太太前一天刚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平时我女儿不一定在这儿,全家在一块儿,本来很高兴,有计划去餐馆聚会吃饭,计划得好好的。我太太前一晚刚刚从国外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就发生这个事儿了。当然大家的计划全都被破坏了。像我们小女儿,早晨她还没起来,正在睡觉,听见外面冲进来,大声在那里命令。出来看看,(他们)拿着枪对着:把手举起来,走到那里。一般谁能想象到这种事。她受到很大冲击。我们老大也是,媒体里报道说,天普大学物理系的教授,是个中国的间谍。当然她心里也觉得很愤愤不平。我们还很担心会出什么事情。

问:既然是一场噩梦,我看到你的声明说,感谢美国司法部撤诉。你为什么还要感谢他们呢?

答:这你是不是看了中文的报道?你去看我的网站上,登载了全文。www.xiaoxingxi.org。我说的是,“I am gratified and relieved that justice system has done its work.”(司法系统做了应该的工作,我很感谢并松了口气。)我所感到很高兴的是美国的法律系统did its work(起了作用),因为这确实是美国和有些别的国家不同的地方。有理的话,就有可能把理给说清楚的,真理最后可以胜出。如果要是专制国家的话,那你就不好说了。确实是民主国家。所以我很高兴美国的法律制度has done its work。

问:你觉得这个案件——包括以前李文和的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是否有针对亚裔、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裔的因素?

答:这件事,你问我之前有没有迹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看上我。他们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起来的。你说是否跟华裔有关系,我没有证据,我也没法说,我也不能一定说他是因为这个。但是当然像你说的,有一个个这种案子的话,大家自然会有这种疑问。

问:你今后会对美国政府提起要求赔偿的诉讼吗?

答:这个案子刚刚drop(撤诉),我们真还没有将事情想清楚。因为我们对美国的司法程序、司法制度如何工作,也没有非常完全的了解。所以这件事等这段时间过去、生活稍微安定下来以后,我们需要把这件事情好好相通了,才可能会有想法。现在还太早。

问: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

答:想补充的,就是现在这个案子给撤掉了,但是对我的负面影响还在那里。媒体现在也说,证据搞错了。有些读者问,到底案子里有毛病,还是有别的原因?总有这样的疑问。经常有这种情况,案子撤掉了,并不能证明这个人没有做错事。所以很多人心目中,总是会有怀疑,我肯定做了something wrong(某种错事)。这件事情对我的damage(损害)到底会有多么长,这现在我也没法预料。他那个indictment(起诉书)里面说的很多都是不符合事实的。比如,说我给中国提供敏感技术来换取钱,就是将技术卖钱,或者是换取“things of value”(有价值的东西),还有说我追求“lucrative position”(有大价值的职位),这都是不实的。我从来就没有把任何技术或者任何东西拿去卖给中国人。我许多朋友也都问我是否卖了什么,根本就没有。我从来没有要任何经济上的回报。我跟中国所有的交往,都是正常的学术交流。当然,学术交流,如果我到中国去访问,讲报告,有的时候对方将路费报销了,这都属于科学界常规的做法。除此以外,我没有任何拿钱或者超出常规的东西。像这种事情,如果能帮助澄清,我很感谢。我在中国从来没有用技术换过钱或者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