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不接受中国例外主义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星期三晚上在纽约表示,美国不能接受中国例外主义;南中国海礁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必须遵守国际体系200年发展起来的规则。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星期三晚上在纽约亚洲协会以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政策为题发表演讲,并跟与会者多有互动。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他花大部分时间回答与会者围绕美中在南中国海紧张局势中对峙的提出的很多问题。他认为,美国已经证明了有能力避免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崛起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冲突陷阱,“但需要做很多工作。双方都存在大量怀疑,我们的策略是三个R:就是规则(Rules),保证(Reassurance),和决心(Resolve)。”

礁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则

他认为,美国的决心至关重要,“如果没有遭遇抵抗,中国就会一直推进、推进、再推进。美国表达的决心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南中国海问题。中国说,太平洋可以太平,因为它足以容纳美中两国,如果美国站在自己这一边,少管闲事,因为亚洲人可以自己解决亚洲的问题。”

但是,拉塞尔说,中国的这种策略“与国际体系的规则和普世价值是不一致的,也不是其它亚洲国家所想要的。”

他表示,美国和其他国家都提出了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为问题的挑战。“所以,为什么这么一点儿礁石会产生这么大的问题呢?因为,礁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则。”

他说,对美国而言关键是,崛起的中国不要失去稳定,要在一套广泛规则的范围内行事——不是美国主宰制定的规则,而是200年来发展出来的国际体系的规则。

他说,美国在帮助中国融入国际体系后,要求中国也像美国一样必须接受国际规则的约束,“ 我们不能接受中国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中国是世界舞台上大国,在国际法规中没有这样的先例。”

拉塞尔在亚洲协会发表美国亚洲政策演讲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拉塞尔在亚洲协会发表美国亚洲政策演讲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他说,美国向中国保证,“不围堵中国,不寻求损害中国,不搞颜色革命以推翻共产党。我们让他们信服的办法就是让中国人跟我们对话,访问我们,来见我们,了解我们,自己作出判断,应采取什么战略,这就是有这么多美中高层交往的原因。”

拉塞尔说,当一些被用于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申索国的国际规则也被由于中国的时候,中国就表示沉默和犹豫不决了。而中国无法接受国际规则被用于自己的态度,正在制造地区的极大紧张。

人造岛只造紧张不造主权

拉塞尔表示,“在国际法中,你不能用制造人造岛的办法来建立主权,把沙子堆在水下礁石上,并不能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制造岛屿,它不能创造主权,不能制造新的权利,但却制造了紧张,制造了怀疑,制造了焦虑,制造了邻国和美国的反应。因为国际法给了任何国家——不仅美国——在国际海域通行无阻的航海权,这就是航海自由,这不是中国对别国的恩惠,这是主权,也是中国自己行使的主权。”

拉塞尔说,最近当奥巴马总统在阿拉斯加安卡拉其的时候,中国派遣了几艘解放军军舰通过白令海峡,通过美国12海里领海,“我们怎么办?我们发表了公开声明,肯定中国的行动是符合国际法的,我们捍卫了他们的权利。相反的,一个星期前,当我们船只,就如同我们在全球所做的,通过了中国申索的岛礁12海里附近,他们指这是非法的,他们抗议,为什么?这是没有用的!”

拉塞尔澄清了美国在南中国海的原则立场:美国不介入主权争议,“主权争议只有通过两个国际关系的途径来解决,要么两造妥协达成协议,要么同意接受第三方仲裁,但不存在强制性程序。”

主权争议与海洋申索有根本区别

他表示,海洋申索则是不同于主权争议的另一回事。“两者有根本区别。对于海洋申索,各国必须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解决。美国签署了该公约,但国会没有批准。事实上,我们在遵守这一规则;中国虽然签署、批准了这项法规,法规对其有约束力,但他们是否遵守了? ”

拉塞尔表示,如果中国详细了解美国的声明和政策,以及国际冲裁法院关于菲律宾的案子,他们应该松一口气,“因为除了其它与中国有争端的申索国,没有第三方;不是美国,也不是冲裁法院,对某个岛礁是否属于中国提出了主权问题。”

为什么是现在?

会议主持人、亚洲协会主席兼执行长希兰问拉塞尔,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南中国海紧张突然升高?为什么中国加紧人造岛的建设?为什么是现在?

拉塞尔回答说,根据他7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中国曾一度通过软手法说服申索国,“‘自古以来这是属于中国的,只要你们守规矩,不用担心,我们的是我们的,你们的是你们的,对半分。’这是东南亚国家外交官告诉我的中国的策略。但是没有起作用。”

他说,中国一直在关注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正在进行的法律程序,那就是菲律宾的诉讼。其中涉及4个诉求,中国的九段线与国际法不相符;中国在南中国海占领的是岛礁不是岛屿,不拥有专属经济去;中国在上面的人造建筑物不改变岛屿自然状态下的属性;中国在南中国海对菲律宾船只的骚扰是非法的。

中国强力反驳这些指控,认为这是中国的主权问题,国际冲裁法院没有司法管辖权来审这个案子。

国际冲裁法院仔细审议了中国的立场文件,然后,断然拒绝了中国的论点。现在,冲裁法院将审理菲律宾的案子,并将就九段线等问题作出裁判。

国际冲裁有损中共领导人的面子

拉塞尔说,这一裁判不仅对中国的海洋权,而且对中共领导人多有投入的面子有着巨大影响。“因为中国是海洋法的缔约国,国际法庭的裁判绝对对其有约束力,是终审,不能上诉。因此有人推测,这一切发生得这么快是因为中国想在裁判作出前造成既成事实。”

拉塞尔助卿还表示,中国国家习近平访美时表示承诺,不会对南中国海的人造岛实行军事化。拉塞尔说,这项承诺能不能兑现,是观察南中国海争端能否缓和的一个关键性指标。

兑现诺言、停止军事化

“简单说就是停止围修和对中国的基地军事化,如果停止了,这将是一个表达中国寻求和平解决之道的意愿的明确无误和强大的信号。”

对于中国官方指责美国在威胁中国的主权,拉塞尔助卿表示,“这不仅错误而且虚伪。美国没有这样做。”

不过,这位助卿表示,中国有一样东西是不能接受的,那就是中国称其在南中国海的主权是“无可争辩”的,“因为你查查字典就会发现那意思不对,不是无可争辩,至少有其它5个申索国,他们的主张跟中国一样,‘这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有古代的证据’,所以不能称此为‘无可争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