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VOA连线(野渡):鲜少发表过激言论 贾葭遭扣查友人惊讶


出生陕西西安的贾葭曾经在新华社,香港凤凰周刊,阳光卫视等多家媒体任职。在新闻界与艺文圈中有不少朋友,他们对贾葭可能遭到当局扣查,都表示非常惊讶。(VO MAP IN) 下面我们继续通过视频连线,请贾葭的友人,中国独立作家野渡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主持人: 根据美国之音这两天的追踪采访,贾葭可能是因为提醒在无界新闻的朋友不要刊登这封公开信而被调查,就你的了解,贾葭与公开信到底有多大关联?

野渡: 就我所知,贾葭和这封公开信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现在我在不同的渠道得到的消息是,那封公开信是以群发的方式发到几个海外的媒体,发过参与网和明镜新闻网,也发到过一些活跃在海外的媒体界人士,他们都收到了公开信,他们选择了以不同的时间刊发出来。据我所知,无界新闻网事实上以新闻札体的方式,把参与网列进了新闻札体范围,札体到了那封信。没有经过详细的审核,刊登出来。贾葭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这个事情,立刻提醒无界新闻网的总编辑欧阳洪亮。因为他们是老朋友,就提醒他。这种好心的提醒变成这样,很让人惊讶。中国的维稳体制下面,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觉得很正常。

主持人:贾葭曾经在一些被认为是中国体制内的媒体工作,他的言论常碰触当局的红线吗?贾葭为何被当局盯上?

野渡: 贾葭这几年在香港媒体工作期间,被香港一系列观察。因为我们知道,在香港占中事件以后,贾葭刚刚出版一本书《我的双城记》,里面只要是北京香港两地之间的观察对比,(就会被关注)。她作为一个在内地长大的写者和专栏作家,对于香港本地十多年的变化有一种独特的观察。在官方打压香港的社会氛围下,她的这种观察肯定是不受到官方欢迎的。 但是贾葭的言论还主要还是很温和的观点,不属于当局必须要清除的对象。当局目前对她的扣押,还是无界新闻这个事情造成的后果。

主持人:现在许多与公开信有关的人都遭到威胁警告,刊登公开信的参与网主编蔡楚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已经就此事成立调查小组。贾葭虽然是被失踪的第一人,但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人?
野渡: 我认为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人,因为像这种匿名公开信的事情,官方实际上很难真正弄清来源。在中国的政治效应来说,又必须查个根底才能向上面交代。这种情况下,会不断有他们怀疑的对象会进入官方政治打压的视野里面。如果贾葭是第一人,她肯定不是最后一人。

主持人: 除了公开信,新华社报道将习近平称为最后领导人,以及蒋洪,周方对公民权利和网络管理的公开放炮,中共宣传系统怎么了,为什么不断出现不同声音?

野渡: 事实上从2011年末到现在整整五年,中国整个社会氛围的变化,在中国官方体制下面,对他们在意识形态上面进行了高度的打压,这就是在这种打压的恐怖氛围内形成的反效果。这种反效果历史还是能看的到的。

主持人: 有关习近平下台公开信的全部内容以及贾葭的最新消息,您可以登入美国之音中文网,查询即时报导并留下您的看法。网址是VOACHINESE。COM。稍后回来,中国两会闭幕了,但会议上的新闻报导自由仍然面临重重困境。稍后媒体观察有深入分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